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 >

第15章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舒宁没和你说?”
  
  “说过,但我还想亲自确认一遍。”
  
  “她都说过还需要什么确认,她不像你,不会骗人。”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她想大叫,可嗓音哑的快连话都说不出来。
  
  郜临远终于瞥了她一眼,手伸到中间拿了一瓶矿泉水给她,“喝了再说话。”
  
  她想了想,还是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凉凉的水浇灌在她的身体里,穿越五脏六腑,使她清醒了大半,火气和震惊也被压下了不少。
  
  她克制住自己的激动,深吸了口气,淡淡地重复了一遍问题:“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明明知道我妈出事的真相,你和我在一起一年多,却半分未提,你敢说你没有骗过我?”
  
  “……”郜临远一针见血,邈邈说不出话来。的确,关于这点,出于自己的私心,她并不想告诉郜临远,或许她也早就想到如果被他知道了事实,他们两个只会越来越远。
  
  她说:“我也是后来我妈走了之后才知道的,我承认,这件事,我是骗了你。”
  
  郜临远专心开车,没有说话。
  
  她继续:“舒宁没有告诉我她的男朋友是你。”
  
  “那你现在知道了?”
  
  “所以你们是真的在一起了?”
  
  “你没有眼睛吗?”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和舒宁在一起?为什么是舒宁?你就不能换个人吗?!”
  
  “是她怎么了?”郜临远依旧毫无起伏地回应着他,仿佛这么大的事在他眼中再平常不过。
  
  心里的怒意蹭蹭蹭又窜了上来,越烧越高,“郜临远,你成功了!我被刺激到了!你满意了没有?!”
  
  郜临远忽然沉默了下来,车速也慢了下来,久久的安静后他才缓缓开了口:“我没有想拿她刺激你,和她在一起纯属偶然。”
  
  “你什么意思?”
  
  “如果没有问题,舒宁将会是我的结婚对象。”
  
  “你父亲同意?”
  
  “他调查过,舒宁是C市舒家的女儿。”
  
  “……”
  
  车内除了空调打出热气的声音外没有任何声音,两人周围的气压低至了冰点,没有人再愿意开这个口,因为两个人都知道说到了这个份上,再多说什么也无益。
  
  邈邈自嘲地想:反正他们俩都分手了,他和谁在一起都不关她的事了,如果是舒宁的话,还能肥水不流外人田。
  
  只是,要把两人的关系瞒着舒宁,也是一件难事。
  
  “你准备瞒着舒宁我们俩的事?”
  
  “……我们俩有什么事?”
  
  邈邈把头转向另一边,遥望着窗外。被他这么冷嘲热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还会心痛到想哭?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吃一堑长一智呢,每次都要自讨苦吃?
  
  车子很快就到了电视台楼下,郜临远事先接了一个舒宁的电话,告诉她快到了。所以到时,舒宁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们了。
  
  邈邈把文件夹交给舒宁。
  
  舒宁急匆匆地说:“你们两个在楼下等我,我把东西交掉了马上下来。邈邈,你先别走啊。”说罢,踩着高跟鞋小跑着到了电梯那儿。
  
  她和郜临远两个人都站在楼下,相对无言,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流转,直到舒宁气喘吁吁地再一次到来。
  
  舒宁似乎也感受到了氛围的诡异,双眼在他们俩之间来回,想了又想,恍然大悟地拉着邈邈的手,指着郜临远说:“不好意思啊,都没介绍就让你俩见面了,很尴尬吧?我来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郜临远。”
  
  带着幸福的笑意的眼神又划过郜临远,指着邈邈说:“临远,这是我闺蜜,萧邈邈。”
  
  邈邈不想破坏气氛,先上前了一步,伸出手来,佯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微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郜先生。”
  
  郜临远挑了挑眉,搭上她的手,“我也是,萧……小姐。”
  
  “好啦。”舒宁笑着看他们两个,勾起邈邈的胳膊,说,“邈邈,跟我们一起去吃饭,他请客哦。”眼睛调皮地瞥过郜临远。
  
  邈邈稍许思忖了下,便答应了。
  
  郜临远先他们一步上了车,舒宁刚准备上车的一瞬间停了下来,她弯腰对车里的人说:“临远,我们打的吧。”
  
  郜临远疑惑地看着她,舒宁指了指车,说:“只有两个座位……”
  
  最后他们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郜临远坐在了副驾驶,邈邈和舒宁则坐在了后座。
  
  舒宁对邈邈嘘寒问暖了一阵,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郜临远,“临远,你驾照和车都拿回来了?”
  
  “驾照又去考了张,车拿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威胁我们的人民警察,不让他们开罚单呢。”舒宁笑盈盈地开玩笑。
  
  郜临远说:“做人要低调。人民警察也得办事的。现在网络力量太大,万一我被人肉了,再搞出一件‘我爸是谁谁谁’,我不是吃饱了兜着走,到时候你也会成名人了。反正再考一张也不是难事,车拿回来就行了。”
  
  舒宁听完了转头对邈邈耳语:“看他那副高干子弟的样儿,还装得跟遵纪守法的百姓似的。”
  
  邈邈疑惑地看着舒宁,舒宁笑了笑说:“你不知道吧,他前一阵不知为了什么事疯了似的飙车,飙车就到高速上飚呗,他竟然在下面车挤车的路上飚,人家人民警察在后面追着赶着追不到他,等到了目的地,人民警察终于逮到他了,他大概有什么急事,二话不说把驾照给了警察,自己管自己走了。结果驾照被吊销了,车也被拘留了。”
  
  “小宁,你在背后说我坏话我都听到了。”郜临远的声音突然降落。
  
  舒宁嘴一瘪,“做了还不许人说吗?”
  
  “老王这大嘴,早晚把他开了!”
  
  舒宁扑哧一笑,转头对邈邈说:“其实这些事都是老王偷偷跟我说的。哦,老王就是他家的司机。他车和驾照没收了后,天天让老王来接我。”
  
  邈邈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但还是强颜欢笑,“你不是说他天天来接你吗?”
  
  “早上老王和他一起出来接我,晚上老王先来接我,再去接他,老王接和他接都一样啦,不用计较那么多。”
  
  邈邈没有再多想,像郜临远那样的,天天在道路上飙车都会有人帮他顶着,更何况难得飚一次,或许他突如其来想尝试尝试被吊销驾照的滋味,又或者他是真的有急事,谁知道呢,少见多怪罢了。
  
  到了餐厅,邈邈有些诧异,她诧异不是因为这家西餐厅郜临远以前常带她来,而是因为郜临远竟没有选择坐到他最喜欢的那个位置。以前郜临远和她每次来这家西餐厅的时候都是固定座位。可今天他却没有选择那个包厢,而是在大厅里。邈邈想不出缘由。
  
  吃饭间邈邈故意不抬头,一个劲地猛用刀叉切牛排,口中不停地咀嚼,她知道她只要一抬头,看见的必定是对面两人温存的画面。
  
  她清楚地听见舒宁正对郜临远撒娇:“我不爱吃西兰花,也不爱吃胡萝卜,你帮我吃掉吧!”她想起以前舒宁对她说过,她最讨厌的就是装腔作势的女人,天天不知恬耻地对男生撒娇,腻不腻啊。当初邈邈还遮遮掩掩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在郜临远面前也是这样的。只是如今舒宁自己也变成自己口中讨厌至极的女人了。
  
  邈邈偷偷用余光瞄向他们,只见郜临远让服务员拿了一个空盘子,他推到舒宁的面前说:“你知道的,这些都是配料,可以不吃的。你要是讨厌那个味道,可以把它们挑出来。”
  
  舒宁不甚开心地撅嘴,张嘴把一块胡萝卜吃了下去:“你就不能为我吃一次嘛!胡萝卜营养那么好,你为什么不爱吃呢?”
  
  郜临远淡淡地笑了笑,说:“习惯而已。我吃东西比较挑。”
  
  哪里只是比较挑啊,简直就是特别挑,邈邈忿忿地想。他爱吃的东西十个手指都能数出来,不爱吃的占食物的一大半。看她和舒宁都点了这家店的特色牛排,他偏偏不好吃这口,叫了大虾。
  
  不知不觉进入了自己的世界,直到一个声音叫醒了她。
  
  “萧小姐,东西不好吃?”
  
  “啊?”她莫名其妙地看着郜临远,舒宁看向了她。
  
  “我看你许久未动。”
  
  “哦,没事。东西很好吃。”
  
  她立刻塞了一块切好的肉到了嘴里。
  
  不知为什么,邈邈此刻的心情好了一些。
  
  吃完后,三个人等在了餐厅门口,对着夜色,邈邈舒了口大气。郜临远正在给老王打电话,让他把车开回家,然后换辆车来接他们,邈邈阻止了他。
  
  “你送舒宁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郜临远让老王等等,放下了电话,皱眉看她,刚想说话却被舒宁抢先。
  
  “邈邈,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儿?别去了,我让临远送你回宿舍。“
  
  “不用了,我真的有事。办好了我立刻回家,回家了我立刻给你打电话,舒大小姐,你看行不?”
  
  “好吧好吧,那你路上小心点。”
  
  邈邈挥手给舒宁告别,眼神转移到郜临远的身上看了两眼,放下了手,转身离开。
  
  她所谓的“有事”,就是去泡吧。
  
  虽说借酒浇愁愁更愁,可是没有酒,愁思都无处可浇,只能闷在心里,连个发泄的地方都没有,把自己闷坏了倒还不如多喝几杯,让自己醉过去了算了。
  
  在她喝完第二杯抬头时,视线内意外发现了个故人。
  
  那个故人似乎也一眼看见了她,向她走了过来,移了下长脚凳,坐在了她的旁边。
  
  邈邈笑了笑,“师姐,真巧。”
  
  “叫我陶可就好。我都毕业这么久了,师姐师姐的听着烦。”
  
  “陶可。”
  
  “嗯,怎么今天一个人到酒吧来了,没人陪你吗?”
  
  “没有。”
  
  “有烦心事儿?”
  
  邈邈想了想,轻轻“嗯”了一声。
  
  “想说吗?”
  
  “不想。”
  
  “行。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事儿,我不强求你。我陪你喝酒吧,一个人喝闷酒没劲,两个人正正好,你看怎么样?”
  
  邈邈点了点头,“谢谢。”
  
  “不客气,今天我请你。本来就欠你的,说好请你吃饭,后来忙得都忘记了,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也忘了。”
  
  “邈邈,关于上次的事……”
  
  邈邈打断了她,“什么事?我忘了。”
  
  陶可灿烂一笑,“行,忘就忘了吧。以后有什么忙要我帮的千万别掖着藏着,尽管告诉我。”
  
  “好。”
  
  陶可让调酒师调了好几杯酒,两个人边聊边喝着。很快,朦胧的醉意阵阵袭来,陶可比邈邈的酒量还浅,已经醉的趴在了桌上。
  
  邈邈刚拍了拍陶可的肩想唤醒她,就听见了类似手机震动的声音,她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屏幕是暗的。一边,陶可正懒洋洋地把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在屏幕上滑了一道,把手机靠在耳边。
  
  “喂喂喂?“陶可不清醒地大声说道,“你是谁啊?”
  
  没出几秒她又大叫,“我不认识你,再见!”说罢把手机搁在了吧台上,自己又趴下了。
  
  过了会儿手机再一次震动了起来,陶可直接装死不理,邈邈叹了口气,接了起来。
  
  “你好。”
  
  对面的人很谨慎,一听到声音不对就问:“你是谁?陶陶呢?”
  
  “她在我旁边,她喝酒喝醉了,你要来接她吗?”
  
  “你们在哪里?我马上来。”
  
  “M2。“
  
  “好,你帮我照顾一下她,不要让狗仔拍到。我十分钟内到。”
  
  那人真的来得很快,邈邈接到他的电话时,正好看见一个穿着深灰色长款风衣拿着电话四处张望的男人。
  
  邈邈接了电话,“我在你两点钟方向。”手还举在半空中挥了挥。
  
  男人转过头来望向她时,邈邈怔了怔,诧异地瞪大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我会告诉你们郜渣飙车的原因吗?原因都在前文,自己去找吧!哈哈哈哈~
本来作为亲妈俺是特别想帮俺儿纸解释的,但是在果纸昨天写完5000字大纲后,果纸发现已经没啥好帮郜渣解释的了!郜渣你真是太渣了,连你亲妈都救不了你了!你等着最后被狠狠地虐吧!
面对如此渣男,能坚持下去的大家真是太伟大了!果纸森森地爱你们!
PS。汗淋淋童鞋,对不起……昨天一激动,发错了……今天重说一遍,生日快乐!




☆、19、

  19、
  
  男人好像也有些惊讶;但原地停留了半秒,便大步流星地向她这个方向走来。
  
  他边扶起陶可,边看向邈邈,“是你。”
  
  “嗯。”邈邈站起来;对他笑了笑;“我正在喝酒;她看见了我;便说要和我一起;然后她就喝成了这样。你是陶可的经纪人还是男……朋友?”
  
  “经纪人。”他把陶可横抱了起来;对邈邈说:“边走边说。”
  
  邈邈拿起包和他一起走了起来;邈邈很好奇地问他:“陈子桥;你好像看见我一点儿都不惊讶。我们也算大半年没见了吧。”
  
  “有点惊讶;但在情理之中。”
  
  “嗯?”邈邈不解。
  
  “上次陶陶带你去参加那个平模的面试?”
  
  “你也知道?”
  
  “他们杂志社和我们公司有合作关系,陶陶上过几次,他们老板对她有极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