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 >

第32章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是你的钱。”邈邈顿了顿,看到郜临远不满又拢起的双眉,几乎快挤成一条线,见他张嘴欲反驳,邈邈赶紧说,“你别这幅表情,先听我说完。”
  
  “你那时突然消失,连句再见都没有说,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找你寻你盼着你,我刚开始根本没想到分手,我以为我们不会分开,会在一起一辈子的。可是后来我渐渐失望,你不接我电话,也不愿意见我,甚至因为我连家都不回,傻子都明白你的意思,所以我选择离开,静候时机再找你问清楚。可惜……”她笑了笑,“失望之后是更大的绝望。你给我钱时就像我是个乞丐,讨不了情就只好在你身上讨点钱。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认为我还会用你的钱吗?学费那一份我无可奈何,其他的我不会用。我可以为了爱情下跪,可我的爱情不参杂物质,你理解吗?”
  
  “可你现在也不用我的钱,除了你爸爸的治疗费,你没多用过一分。我不愿说,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如今处处防备我,让我很难堪。”
  
  “你有什么难堪的?是因为你金屋藏娇,养了一个二奶在家,这个二奶却不需要你的钱,让你很有挫败感?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我们没必要再在一起了。说句可笑的话,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二奶,虽然挺对不起舒宁的。”
  
  “萧邈邈,从没有人说过你是二奶!”他忽然提高了声调。
  
  邈邈惨淡地笑了笑,“是,没人说过。因为很少人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更少人明白我们的现状。我不愿承认,不代表我不是,所以我不想用你的钱,至少在这一点上证明我是清白的,用了你的钱永远都要被别人甚至被你所诟病。”
  
  “所以你就去打工?”
  
  “不,打工是从之前就开始的,做得不错,我不想半途而废而已,反正还没有找到实习。”
  
  说到这里,她想起了今天黎耀打来的电话,他帮她找到了一份实习,这件事得向郜临远提一提,可看他这么反对她打工的样子,她提了肯定是立马被否决的,到时候两个人必然又是一场大战。她现在看到和他吵架就怕,吵得太多都厌烦了,宁愿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着。
  
  看来这件事得搁浅了,放一阵等他心情好了再说吧。她暗自叹息。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不用偷偷去。如果不是我今天早回家了一些,如果不是我去问了阿姨,我还以为你是在逛街。你前一阵恐怕是每天掐着时间算准了我回来之前到家的吧,就为了瞒着我?”
  
  “说了你会让我去吗?不是像今天一样大吵一架?大概你从没有发现,只要我们俩吵架,几乎都是我先低头的。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你,我就活该每次都要先道歉吗?我也会厌烦,我也有自己的自尊,我不告诉你,因为我不想跟你吵架,我想给自己留一点点自尊,不行吗?”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带着浓浓的鼻音,她暗道自己不争气,说这么一点都想哭鼻子。她真的说不来这种话,也说不好,每次说着说着就想流眼泪。她立即止住,喉咙里像被一根很大的刺给哽住了,又涩又痛,她压制住自己呼之欲出的眼泪,稍稍抬眸,不再看他。
  
  他竟轻轻叹了口气,邈邈听到的时候诧异地低头瞪着他,眼泪就这样被他吓了回去。
  
  “你怎么每次都偷换概念,还说的那么有理有据,让别人都反驳不了?”他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只是脸上仍流露出一丝沉重和一种说不清的恼,“我说了,你可以告诉我,大大方方地去上班打工。我最恨你骗我瞒着我,关于我妈的那件事,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你什么都没有跟我说,上次你又骗我自己一个人去探监,这次你连打工这种事都不肯告诉我。”
  
  “你妈的事的确是我不对,我只是不太愿意相信……”说到这儿的时候,连自己都感受到了这话题的敏感,瞥到郜临远似乎有些不满的表情,急忙搭上了正事,“最近两件都是小事,不告诉你我也有我自己的考虑,无伤大雅,你没必要这么生气的。”
  
  “事情无论大小,我只是不喜欢你存了心思瞒我。我最恨别人骗我。”
  
  “我这不算骗你吧?”
  
  “变相的欺骗。”
  “你可以当做我忘了说。”
  
  “你处心积虑,以为我看不出来?”
  
  “不,黎耀那件事真是无意,他有次说他周末要去看爸爸,我就和他一起去了,后来每个礼拜他都来接我了。”
  
  郜临远的表情瞬间变得不太自然,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你看不出来黎耀喜欢你?”
  
  “看出来了,他也跟我说过。”
  
  “这样你还跟他不保持一点距离?!”
  
  她似乎闻到了一股醋意,好笑地问:“我为什么要跟他保持距离?”
  
  “萧邈邈!”他不自在地大吼。
  
  邈邈哈哈大笑,最后收了气回答他,“我拒绝他了,他没有越矩,对我很好,我把他当好朋友,不用因为他喜欢我我不喜欢他,所以我就一定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吧?”
  
  他深深地皱着眉头不满地怒瞪着她。
  
  她耸了耸肩,表示妥协,“有什么要求,提吧。”
  
  他严肃地说:“第一,以后和黎耀少见面,保持距离。”
  
  她觉得这个要求有点不可理喻,她和黎耀止步于朋友的关系,再未向前,虽郎有情但她无意,而且黎耀这个人很绅士,若不是她自愿,他从不强迫她,有他这个朋友很好,难道郜临远一定要让她失去全部的朋友吗?失去了一个舒宁还要失去黎耀?
  
  她刚想开口,郜临远先她一步,说:“第二,以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要故意瞒着我。你说两个人相处的基础是信任,但我觉得信任的前提是坦诚。”
  
  对于这个要求,邈邈又觉得很荒唐,他自己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怎么能这么简单地要求她来做,他会把自己的事一五一十地交代给她吗?明显不会!
  
  大抵世间大多数人都喜好严于律人,宽于待己,特别是越亲密的人,对他们的要求更是一个接着一个,一但没有办到便是各种嫌弃,但从未换位思考,想想自己是否以身作则。
  
  这两个要求,说实话,她一个都办不到。
  
  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说:“第二条同样适用于我,我会以身作则。”
  
  是吗?她在心中暗暗地问。
  
  “你可以监督我。”
  
  他严肃的表情让她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低下头沉默,他等着她的答复。
  
  大约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抬起头似乎很认真地说:“好,我答应你。但是相应的,我也有两个要求。”
  
  他问:“什么?”
  
  她深深吸了口气,“第一,我要你和舒宁分手。”                    
作者有话要说:哎哟,郜渣你就答应喵喵吧,这孩子多可怜啊~
偷偷告诉你们,郜渣还没别扭完呢,为毛呢,他好不容易早下班了一回,期待着某人有啥表现,结果某人……哎~男人其实很麻烦!




☆、40、

  40、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就连两个人的呼吸都仿佛在空气中停滞了一般。
  
  邈邈仔细地看着郜临远,没有落下他脸上一丝细微的表情。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眼神与她相对;那里面似乎装着多种情愫;种种矛盾与纠结;他的表情严肃到令她害怕了起来;邈邈好像已经看到了最后的答案。
  
  她暗自苦笑;笑自己的傻;笑自己的愚笨。如果他真能和舒宁分手;怕是早就分了;她之前也不是没有试探过他;他每次都转移话题,分明就是不愿和她谈论舒宁,因为舒宁是他喜欢的人,她在他心中怎么能和舒宁相提并论呢?
  
  可是就算被拒绝,她也要说出自己内心的呐喊,不是吗?她明知他脚踏两条船,明知这样下去的结果最受伤的就是她们两个女人,怎可纵容这种现象的发生?
  
  若是她的答案是否定的,那她就要想好出路早点脱身了。
  
  她不想和舒宁不但朋友做不成,还要反目成仇。
  
  郜临远沉默了好久,终于面无表情地开口:“舒宁那么重要?”
  
  邈邈笑了笑,“这个问题不该问你吗,舒宁对你那么重要吗?如果你选择了舒宁,那么我会离开。”
  
  “你说过,你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邈邈摇了摇头,“不,这次我回来是你要求的,我从没正面答应过。若是以前,我一定二话不说。可人总会长大的。说实话,你没意识到你现在霸占着两个女人的行为有多么不堪吗,我认识的你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
  
  他沉吟,不动声色地说:“我认识的你也不是这么能言善辩会对我说这些话的人。”
  
  她撇过头看窗外越来越深的夜色,不回答。
  
  明月也许挂在屋顶上,也许被遮在了云朵里,不管怎样,她没有找到,也没有找到伴着月亮的星星,今晚的黑夜似乎格外寂寥。
  
  其实她想说,人是会变的,因为时间,因为人事,因为曾经犯过的错误,变化总在潜移默化里一蹴而就。这样看来,他也变了。他还是她喜欢的那个他吗?
  
  “你会和舒宁分手吗?”她又问了一遍。
  
  郜临远抬眸看她,听她说:“之前我要你许我一个承诺,你不说,我对此已没有期盼。现在我不需要你的承诺,只要你和舒宁分手。如果你是真心喜欢舒宁,那我会走。如果你想拉着我陪你一起沦陷,你就得放开舒宁的手。舍鱼还是舍熊掌,你总要做出一个判断。”
  
  他深锁眉头,缓缓地问:“如果不是舒宁呢?”
  
  邈邈不懂他的意思,疑惑地问:“你说什么?”
  
  他开始暴躁了起来,从烟盒里又掏出一支烟,点了塞进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
  
  她不着急,她有很多很多的时间等他,她一定到知道他的答案。
  
  抽了有半支烟,云雾缭绕中邈邈看见他张开嘴,一个“好”字从他口中逸出。
  
  邈邈怔了怔,傻傻地“啊”了一声。
  
  他说:“我会试试。”
  
  “试?试什么?”
  
  “和舒宁分手。”
  
  “分手还需要试?你若不诚心,就不要答应。”
  
  “给我时间。”他闷声说。
  
  他没有说多余的话,也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邈邈想了想,这种事情的确需要时间,既然他做出了抉择,那么她也不该把他逼太紧了。
  
  听到这个回答,说实在的,邈邈很高兴,虽然还有一些对舒宁的小小的担忧,但喜悦来的太突然太强烈,那一点无关紧要的担心早抛之脑后了。
  
  她对郜临远点点头,故作一本正经地问他:“好,一个月够吗?”
  
  她说这话时有一点骄傲,这或许是她第一次赢了他。她的嘴角上扬,刻意板着脸但掩不住她的春风满面。春天快要来了吧。
  
  郜临远闷头抽着烟点点头,刚一抬头一眼瞥见她笑意十足的脸,瞬间脸就黑了,边用力把烟掐了边冷冷地问:“开心了?”
  
  邈邈乐滋滋地完全没听清他的话,傻傻地点头,反应过来立马摆正了脸,“这明明应该是你要我和你在一起时第一件就做的事。呐,还有第二个要求……”
  
  郜临远的脸拉得更长了,咬牙切齿地说:“萧邈邈,适可而止!”
  
  邈邈刚才在他面前占了上风,这会儿也不太怕他了,不服气地说:“你要我做到你的两个要求,我当然也要提两个。”
  
  “改天再说!”
  
  他站了起来,推开门从楼梯上下去,邈邈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改天是哪天啊喂,今天不行吗?!”
  
  他猛地停下了步子,邈邈撞到了他精壮的背上,她还没来得及捂住被撞疼的鼻子,郜临远倏地转身,拦腰把她横抱在了怀里,“不行,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把她甩在床上,覆住她的身体时,邈邈一个劲儿地推他,“你不是头疼吗,应该好好休息!”
  
  他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嘴,手从衣服底下伸了进去,修长的手指流连于她上身的每一个位置,她被撩拨得浑身颤动,很快她的裤子也被解开,底裤才被扒到了双膝处,他就急急地冲了进来。她连他什么时候脱光衣服的都不知道。
  
  进行到一半时,他忽然趴在她身上不动了。他很重,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睁开眼不满地推了推他,“怎么了啊?”
  
  他纹丝不动,只是大口地喘气,呼在她身上,令她越来越热。两个人本就汗流浃背,郜临远头上身上的汗都滴到了邈邈身上,两人的汗滴都融在了一起,就像两个人的身体一样。
  
  邈邈身体里的火还在燃烧着,她扭动着臀触碰他,郜临远还是不动,也不说话,她忽然紧张了起来,他不是那啥啥萎了吧?不对啊……他明明还很大,充满了她整个空虚的灵魂。
  
  她再次推了推他,“郜临远,你没事吧?”
  
  他埋在她的颈窝里,沉着声道:“我头痛……”声音暗哑沉着,并没有很痛苦的感觉,反而透着极致的诱惑。
  
  邈邈怀疑地问:“真的假的?刚让你别乱来,你还精神十足的,这会儿又疼了?”
  
  他闷声不说话,胸口的起伏却越来越大,他的汗也流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邈邈一见不对劲,真的着急了起来。
  
  她想把郜临远扶起来,无奈他躺在她的身上根本不起来。
  
  “你能起来吗?你这么疼,我们去医院吧,老这么痛着不行啊。”
  
  郜临远扭了扭脖子,示意起不来。
  
  “那怎么办啊?你的药呢,我帮你去拿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