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 >

第33章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郜临远扭了扭脖子,示意起不来。
  
  “那怎么办啊?你的药呢,我帮你去拿药。”
  
  郜临远继续扭脖子。
  
  “那你想怎么样?!”邈邈急得一团乱,这人还一点儿都不肯配合。
  
  怎么能痛得连动都不动一下呢?她也头痛过,可从来没这么严重,痛到这种程度都能晕过去了吧,他还真能忍。
  
  他一个字一个字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你坐到我上面来。”
  
  她愣了,“干嘛?”
  
  “快点!”
  
  “你又动不了,我没这么大的力气啊。”
  
  他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挣扎着和她翻了一个身。
  
  她坐了起来,他在她的身体里动了一下,邈邈深知这个姿势的暧昧,皱眉问:“你到底想干嘛,明明头痛的要命,怎么还有那么多小九九啊?”
  
  他咬着牙道:“你来动。”
  
  邈邈终于知道了他的用意,瞪着眼怒道:“你骗我!”
  
  “不骗你,要去医院也得先解决生理问题吧,你让我这样去医院?”
  
  他扶住她纤细的腰,让她上上下下地动,她虽识破了他,但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由着他乱来了。
  
  她很少在他上面,他帮着她,每一下都到她的最深处,很快她受不了地颤抖,无力再动,他还没到,当然不肯,坐起来抱着她。
  
  两个人是一起□的,完事之后,邈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想睡觉却睡不着,没吃晚饭肚子饿的咕咕叫。
  
  她装可怜地对郜临远扑腾着眼睛:“我饿了……”
  
  郜临远看了她一眼,说:“我也没吃饭。”
  
  “……我要吃饭。”
  
  “去把饭菜热一下。”
  
  “你让我去?”邈邈不可置信地问。
  
  “不然呢?”
  
  “靠,我让你爽完了你就这么对我?”邈邈郁闷得口不择言了。他竟然让她自己去热饭菜……她还指望他把饭菜拿到房间里喂她吃呢!
  
  他不以为意地说:“你难道没有爽到吗?”
  
  “郜临远,你……”个混蛋!她还没骂出来就被他打断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他突然换了个话题,令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一想就明白了,她故意掐指算了算,疑惑地问他:“今天几号啊?”
  
  他沉着脸说:“三月十四号。”
  
  “哦,这不是白□人节吗?哎呀,我给忘了!”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邈邈撅嘴道:“不准像小猪一样哼哼,你情人节那天也没送什么给我呀!”                    
作者有话要说:这算是一天没更送给大家的小福利吧,哎,写H伤身啊,俺已经胃疼了三天了,俺爹娘竟然一点都不关心俺,不给俺吃药,也不带俺去医院,嘤嘤嘤。
对了,这几章很甜蜜吧很甜蜜吧,应该有甜了十章了吧,差不多该……是吧?嘿嘿~
推个文吧~




☆、41、

  41、
  
  他从她身上翻了下去;一面躺到自己睡的那一边,一面不冷不热地说:“礼物一半被你吃进肚子里了,一半被你冷藏了。”
  
  “什么意思啊?”邈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凑到他的面前;“那天的饭不会是你烧的吧?”
  
  他扫了她一眼;把头撇向一边。
  
  她把他的脑袋摆正;又问了一遍;“是不是啊?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他不自在地问:“你忘记你那天对阿姨说什么了?”
  
  她想了想;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埋在他胸前笑得乐不可支。
  
  也许是那天太忙一天下来都没时间休息;也许是她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她回家时郜临远还没回来;阿姨正在打扫客厅的卫生,她打了声招呼上楼倒头就睡。还是郜临远叫醒她的,睡了一会儿终于有了点精神。下去吃饭时才发现已经七点半了,她估摸着郜临远见她在睡觉舍不得叫醒她,因此还特别感动。
  
  吃了几口菜,她觉得跟平时的味道还不太一样,一抬眸才发现郜临远和阿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她还傻愣愣地问:“怎么了?干嘛都看着我?”
  
  郜临远看了眼阿姨,阿姨朝她笑了笑。
  
  她喝了一口鱼汤,品了一会儿,果然和平时烧的有点不同,她喃喃地说:“阿姨,你今天是烧的太仓促了吗,怎么菜的味道都没有平时的好啊?好像退步了不少……”阿姨人很好,和她说话并不拘谨。
  
  半天没有等到回应,她抬起头来,只见郜临远脸色不悦,好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阿姨则在那儿尴尬地笑。
  
  她当时还莫名其妙地问郜临远出什么事儿了,干嘛沉着脸都不动筷子。
  
  现在想起来,大概是因为她一口气儿堵在心上又无处抒发吧。而且,被她这么一说,他肯定不愿承认那一桌是自己的手艺了,好心变成了驴肝肺。
  
  可是他不懂的是,如果他告诉她那是他做的,她必然会不假思索地把那些菜全部吃光,不留一点残羹余炙,而不是最后一半都被倒了。
  
  难怪那晚他心情那么不好。其实也该怪她,谁让她忘了日子呢?她完完全全忘了那天是情人节了。
  
  她笑完了之后说:“人家情人节都是送礼物送玫瑰的,你烧一桌菜就算了,还不坦白告诉我,甚至都没让我意识到那天是节日,这怪你自己好吧?”
  
  他哼了一声,“你拉开你那边的抽屉看看。”
  
  她挑眉,转身拉开床头的抽屉,里面是一个红色首饰盒,上面标着“Cartier”,她吃了一惊,拿起来转头看了郜临远一眼,郜临远示意她打开看看。
  
  她手摸着那盒子,迟迟不敢打开。她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睁开眼低头,瞬间心如气球破了一个洞般瘪成了一团,慢慢地沉了下去。
  
  盒里装了一对如花般美丽动人的耳环,两朵花上镶着耀眼的宝石,紫水晶还有钻石,一看就价值不菲,不,光看它的LOGO就知道这对耳环的价格恐怕是许多人不吃不喝一年才能买到的。
  
  可是她并不欣喜,甚至有点失望。这不是她想要的,她并不是不喜欢卡地亚,这种东西女人都喜欢,但她宁愿他买一支玫瑰送给她,而不是花这么一大笔只能用来满足她的虚荣心。
  
  她希望得到的是可以让他们两个更贴近彼此的东西,可以证明他是爱着她的,让她安心的东西。
  
  她以为这个盒子里装得是她最爱的LOVE系列的手镯,他会用它牢牢地锁住她,不让她轻易逃离,他那里也会有一个,等着她将它锁在他的手上。
  
  可惜不是,他买了一对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很好看的耳环送给她。是她要求太高了吗,或许放在其他的女人眼中,这东西早就足够她们乐上半天了。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把盒子合上,转头笑着在他面前轻轻晃了晃,说:“谢谢。”
  
  他说:“你不喜欢。”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而不是疑问。
  
  她连忙摇了摇头,试着转移话题,“我很喜欢,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他鄙视地说:“我想告诉你的那天你没等我说什么就睡了,后来我想让你自己发现,没想到你笨成这样。”
  
  “呵呵。”她干笑,说,“对不起。”
  
  他说:“算了,没指望你什么,以后乖点就行。”
  
  她高兴不起来,把耳环盒放回了抽屉里,起身坐了起来,“我去热饭,你先洗个澡再下来吃吧。”
  
  邈邈总的来说是个藏不太住心事的人,睡觉前就把自己说服了,不再去想那件礼物的事。
  
  第二天郜临远醒的时候她也醒了,她拉住正欲起床的他,说:“说好了今天去医院的,你别去公司了。”
  
  “没大毛病。”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动过刀子,有后遗症很正常。”
  
  “那你也该去配药吧?你那种药只有医院能买到,我帮你买的根本不管用。”
  
  他还想拒绝,但拗不过邈邈的坚持,最后还是跟她去了医院。
  
  医生说的跟郜临远说的差不多,术后留下的后遗症,忌烟,保持心情良好,少动怒,多加保养会好。
  
  配好了药,两个人一起在外吃了一顿很简易的午饭。之后在邈邈的要求下,郜临远把她送到了全家后就去了公司。
  
  晚上郜临远回家时,邈邈正穿着居家服窝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看电视剧。
  
  他坐过去很自然地把她搂近怀里,“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听了他的话,她把视频关了,合上笔记本放在了茶几上,转头笑盈盈地说:“告诉你一件事,估计你会很高兴。”
  
  他挑眉,“说下去。”
  
  “我把全家的工作辞了。”
  
  他看上去面无表情地说着“很好”,但邈邈分明看见他的眼睛刹那的一亮,还有微微勾起的嘴角。
  
  所谓先报喜再报忧,其实她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宣布,或许他听见了这件事后脸又该黑了。
  
  “嗯……”她支支吾吾地试探,“你还记得昨天提的两个要求吗,那个……我第二个要求还没提呢。”
  
  “嗯,那你说吧。”他心情还不错,不假思索地让她说出来。
  
  “那个……我找到了个实习。”
  
  他似乎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问她:“你找到实习了?”如果她没听错的话,语气里多了惊讶。
  
  她点点头,“是呀。”
  
  他问:“在哪儿?”
  
  邈邈略加思索,刚想回答“一家小公司”,就想起郜临远昨天给她提的两个要求,不要撒谎,也不要和黎耀太过接近,如果她去实习的话,恐怕这两个要求她没一个能做到了吧。
  
  怎么办?她是想去实习的,她自己投的公司没有一家是成功的,甚至连给她一个实习的机会都不给她,她又不愿屈居于很小的公司,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好不容易黎耀给她介绍了一个,她不想轻易放弃。
  
  更何况,她一点儿都不能确定郜临远的心意,她不能像从前一样全部依赖于他,最后落得一败涂地,她要学会独自生存,立足于世,不是吗?到时候他再一次甩开她时,她就有了一颗强大的心,不必太不堪。
  
  所以她需要这份实习的机会,为她的以后做起打算。
  
  可若诚实对郜临远说,就冲着黎耀这一点,他就肯定不会答应,那她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若是骗他,她难以想象那个后果,也许最坏的可能就是,被他发现后,他生气地叫她滚,两个人从此以后咫尺天涯,再不相见?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忽视了郜临远深沉的眼神。
  
  在阿姨喊他们吃饭后,她才回过了神来,挤进他怀里用力抱了抱他,然后钻了出来,对他莞尔一笑,说:“我再考虑一下,我们先去吃饭吧?”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就像已经做了亏心事一样,被他这样捉摸不定的目光盯着,心不自觉地跳的快了起来。
  
  她站了起来,拉起了他的手,“走吧。”
  
  晚上他格外磨人,抵着她每次都进到最深,快感一次接着一次地涌上来,眼前一片白雾,她咬着唇死命地抱着他颤了好几次,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夹紧他,他大叹了一声,把她的脑袋用力环进了自己的怀里。她感受一股热流冲进了她的体内,和她的融合在了一起,极致的快乐。
  
  两人相拥的动作保持了很久,快要睡过去之前,她听见他哑着嗓音说:“邈邈,无论如何,不要骗我。”
  
  **
  
  黎耀打电话过来时,邈邈十分不好意思地告诉他,她想再想几天。
  
  黎耀不解地问她:“邈邈,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而且实习期也是会给工资的,别人根本想都不用想就会答应。”
  
  邈邈支支吾吾着不知该怎么回答,想了半天拿了一个一点儿都说不过去的理由搪塞他,“我最近跟导师去研究课题了,还没来得及把那份兼职给辞了。黎耀,要是那个位置实在很紧张的话,你找其他人吧,我……”她停了下来,接不下去了。
  
  黎耀在那头叹了口气,说:“邈邈,再给你一个礼拜,行吗?你再不给我一个答案,肯定会有人填补上来的。”
  
  她连忙“嗯”了一声,又说:“黎耀,这个礼拜我有点儿事,不跟你一起去看爸爸了,我会找个时间自己去的。”
  
  “什么时候,我周末都有空,还是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邈邈二话不说就拒绝了。
  
  黎耀顿了顿,再开口时语气听上去不佳,“邈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最近出了什么事了?”
  
  “没有啊。”邈邈跟他装傻。
  
  黎耀严肃地说:“邈邈,我不是傻子,我不说,不代表我看不出来。”
  
  “黎耀……”
  
  “我等你告诉我的一天。”
  
  没说几句,邈邈就挂了电话。
  
  她很感激黎耀,自她和郜临远感情上有了裂痕,都是他在关心照顾她,可是要她把自己的事一五一十地说给他听,那样就像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般难堪,她着实不愿意。
  
  工作辞了,黎耀那边还没应承下来,这几天她颇有些无事一身轻之感。
  
  周一,她去了趟学校,回来的路上经过了一家报亭。要说平时她都是连卫生眼都不会抛一个,径直走过,也不知为什么,她今天竟然驻足停留了。
  
  大概是闲的无聊,所以想寻份杂志看看吧。
  
  她让老板拿了本昕薇,还有本萌芽,付钱的时候,忽然瞥见了一章并不清晰的巨图,背景是一片黑夜,照片里女主围着口罩,勾着一个穿着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