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 >

第38章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原来他们俩之间横亘的不止是他们母亲之间难以化解的仇恨,还有他父亲和兄长的阻拦,谁知道以后还有什么呢?
  
  前路漫漫,需要跨过的太多,难怪总有人在“爱情”这道坎里跌倒,尽管这二字如此诱人,但仍有太多人半途而废。
  
  邈邈沉吟了许久,开口:“那就这样下去吗?”
  
  “我正在解决。”
  
  邈邈脑中偶然多出一道身影,冷笑了一声说:“用郑艾来解决吗?”
  
  “我和郑艾早就认识。”他的回答让她又大吃了一惊。
  
  “还听说是陈子桥的初恋?”她试探地问。
  
  他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什么意思?”
  
  “我和郑艾没什么,我再混蛋也不可能抢兄弟喜欢的女人。”
  
  “可陈子桥不喜欢郑艾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而且照片是骗人的吗?照片上面你和郑艾明明亲密无间,金童玉女的搭配,是人都不信俩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邈邈腹诽着,却没有说出来。
  
  郜临远能这样跟她解释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她以为他会略带嘲讽的一笑,对他置之不理。他最近的态度好了许多。他这番解释已让她的气消了大半。
  
  “我说了你不信,我再说什么也没用吧?老实说,你这样一次次质问我,是不是为了找个借口离开我?”他突然板着脸说,眼神深沉的可怕,说不清的情绪纷纷掠过他的眼底。
  
  他一下子把话题转到了自己的身上,邈邈都有点反应不过来,缓了半天才哭笑不得地说:“下定决心离开的人还需要多说什么吗?”就像你当初的离开,突然到没有一丝迹象,最后房间里满是你的东西和气息,唯独缺了你这个人。
  
  郜临远嘴抿成了一条线,好一会开口说道:“我答应了你的事自然会做到,你不要想太多。”他忽然倾身向前,手从她胳膊下绕过去圈住了她的身体,微微叹息,“不要再怀疑我,乖一点,好不好?”
  
  邈邈的心仿佛被扯了一下,所有想说的话在他的叹息后都失了勇气,话到嘴边忽然又不知如何开口,嘴半开着,到底什么都没有说,咬了咬唇,最后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
  
  不管郜临远是否欺骗了她,她都答应了黎耀去他那儿上班,这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当然她可以反悔,但她不想在黎耀面前做个言而无信的人,其次她也有点私心,想自己出去闯荡闯荡。
  
  所以接到黎耀电话时,她还特地挂了电话,趁郜临远不在时才回了过去。黎耀没多问什么,就告诉了她上班的时间和地点,还问周一要不要去接她。她果断拒绝了,但她奇怪的是黎耀竟也没有强求她,甚至没有多问她几遍,最后还是黎耀先挂的她的电话,她都有些不习惯了。
  
  实习工作是朝九晚五制,她挺满意,因为郜临远平时八点之前就会出门,晚上七点左右回家,她的工作时间正夹在这之中,他不会太生气。
  
  可她还是怕纸包不住火,最后和郜临远提了提,但是是点到为止的,只说自己在家太无聊了,就找了一家很小的公司当当文员,她忐忑地望着郜临远,郜临远就问了一句什么公司,她战战兢兢地回答,广告公司,陶可介绍的,某人竟出乎意料地点了点头,没再问她什么,只说——
  
  “能找到实习不错,省得你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总是乱想了。”
  
  她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自己白担心了?
  
  上了一个礼拜的班之后,她终于知道实习有多无聊了。黎耀把她放在了一个小部门下,除非中午吃饭正好碰头,和他基本见不着面,但即便如此,好像很多人都知道她是空降兵,领导更清楚这一点,从不安排她做什么事。
  
  不过……她往前方张望了一眼,大多数人都在玩电脑玩手机玩PAD,跟她一样无所事事啊。果然XX局真的很闲啊!
  
  于是她心安理得地继续趴在桌上刷微博上天涯了。
  
  周五下班时分,她接到了黎耀的电话,现在黎耀是她的上层领导,身份不同,待遇也不同了起来。邈邈匆匆忙忙接起了电话。
  
  “喂?黎耀?”
  
  黎耀没有停顿,一开口就问:“今晚一起吃饭?我在门口等你。”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字数少,所以弥补大家一篇小番外,^_^
问某果这文是不是HE的美人们注意哦,这是婚后小番外。
邈邈同志因为被折磨了一晚后,第二天伸了个懒腰后脖子处抽筋,疼了好久,于是乎向某人抱怨。
邈邈:都怪你!害我抽筋!今晚再闹罚你跪搓衣板!
转念一想,家里早就没有搓衣板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换成了遥控器。
某人很冤枉:你脖子抽筋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天天刷微博上天涯,看电脑看手机看太多导致颈椎不好吧?
(好吧,某人其实是在跟微博和天涯争风吃醋)
邈邈眼睛一瞪,但半天没想出反驳的理由,只好强词夺理:那我腰酸背痛这是你的责任了吧?
某人:行,那今天带你去马萨基。
邈邈两眼冒星星:好啊好啊。
某人选择了拔火罐,邈邈选择了全身按摩。
房间里来了两个长相帅气的男人,某人眉头一皱,无视邈邈可怜巴巴的眼神:换个女人来!
于是邈邈错过了和帅哥相处六十分钟的机会。
拔火罐的时间短,所以邈邈先开始了。
邈邈被按摩按得哼哼唧唧,差点哭出来,大叫:怎么那么痛,痛死我了,嘤嘤嘤,大姐,我细皮嫩肉的,你下手轻点行吗?
大姐:我用的是最轻的力气了……
邈邈自恋:哎,大概是因为我太年轻了,身体还很好,所以像豌豆公主似的,稍微捏捏就疼。
某人在旁边忍不住了:越不好的地方才会越痛,懂吗?
邈邈:……
按摩到脑袋时,邈邈大叫一声,啊啊啊啊,好痛啊,痛死我啦!
然后哑着嗓子哭哭滴滴可怜地说:“不是说越不好的地方越痛吗,难道是因为我脑子不好?”
某人斜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你才知道啊。
咳咳咳,我会告诉你们这是昨天我和歌神还有蚁力神面基时发生的事吗,我就是个二货啊!!!
对了,第一更晚了,想看第二更的童鞋给我鼓鼓劲吧~哎,没评论没动力啊~我就是个贪心的二货~^_^




☆、48、

  48、
  
  到了下班的时间;一群人路过邈邈的桌子,对她说再见,邈邈对他们抬头笑了笑,停下手里整理桌子的手;对电话那头的黎耀说:“黎耀;你说什么;我刚没听见。”
  
  黎耀顿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
  
  邈邈怔了怔;迅速在心底盘算了一下;还是委婉地拒绝了黎耀;“黎耀;今天不行;我有约了。”
  
  黎耀似乎在对面笑了一下,或苦或甜,邈邈揣测不出,只听见他说:“那就算了吧,下次我会提早约你。”
  
  “好啊。”
  
  “对了,周末我去看叔叔,一起去吗?”
  
  邈邈心里过意不去,想了想答应了他。
  
  黎耀去看老萧的频率都快比她都高了,如果他也是老萧的儿子那该多好,自己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哥哥,不会孤苦伶仃,从此都有人为她撑腰。可惜没有如果。
  
  挂了电话准备下班,拿起包刚站了起来,看见出去了的领导又推开门折了回来。
  
  邈邈刚才在打电话,都没有跟他打招呼,这会儿领导向她看了过来,她眼看逃不过去了,立刻摆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邈邈,还没走呢?”
  
  “嗯,李部长,你怎么又回来了?”
  
  “忘拿东西了,对了,我进来的时候看见黎局在外面乱转,肯定在等你,快去吧。”领导对她意味深长地一笑。
  
  她嘻嘻哈哈地一笑,心里却在犯怵,黎耀在部门门口等她?那他还给她打电话干什么?他不会看见什么了吧?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她赶紧对领导说了声再见,快步走了出去。外头并没有黎耀的身影,邈邈没有舒一口气,反而皱起了眉头。
  
  周六,邈邈照例去看老萧,郜临远自从摸准了她的时间,周六下午就一直去公司加班或者去应酬了。
  
  黎耀到车站来接她,问她吃过了没,她点点头。
  
  黎耀一路上问了一些她的工作情况,她没什么好说的,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一路无话直到到目的地。
  
  老萧仍旧住在看守所医务室最好的病房里,还有专人看护,离老萧开刀到现在过了有三个月,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要坚持服药,已完全没必要再住在这里。
  
  邈邈以为是有关方面考虑到老萧本来身体就不好,有高血压的毛病,再加上现在伤病,怕出事,而且老萧刑期马上就要满了,所以就没有再把他关回去。无论如何,既然有更好的生活环境,何乐而不为,她倒希望老萧能一直住在一人一间的看护房里到出狱呢。
  
  老萧的药快吃完了,医生让她去买药,医务室的药不齐全,她每次都是去人民医院给老萧配,这一阵忙坏了,都忘了这茬儿事,只好让黎耀送她去医药,黎耀让她待着陪老萧,他就买就行。
  
  邈邈看了看老萧,又看了看他:“不好吧,你也不知道买什么药,还是我和你一起去。”
  
  “笨呐,你把要买的药写给我不就行了。你和叔叔一个礼拜才见一次面,还时间有限,别耽误了,我去就行了。”
  
  邈邈纠结了会儿,点了点头:“这些药挺贵的,我把钱给你吧。”
  
  黎耀摆摆手:“下回再说吧,走了。”说罢转身小跑了起来,看着他的背影,邈邈恍惚中心突突多跳了两下。
  
  转头面对老萧一脸唏嘘的脸,“你要能和黎耀在一起多好啊,这小伙儿我可喜欢着呢。”
  
  “爸……”她不愿多提,换了个话题,问,“还有四个月就可以出去了,出去了之后准备干什么呀?”
  
  她本来都已经算好了,老萧出狱正好在她毕业之后,如果那时还是没有一个好工作,她就把房子卖了,和老萧一起离开这个伤心地。可是现在她的想法全被郜临远打乱了,他总是这样,突然的离开,突然的出现。
  
  “能干什么,当然是找个工作好好干活,给你准备嫁妆呗。”
  
  “爸,说起这个,我找了份实习,还不错,毕业以后我也会找工作,你就别去工作了,我养你。”
  
  老萧乐呵呵地笑:“还是闺女贴心啊。”
  
  “那是。”邈邈也笑了,“爸,你等会,我去给你洗个苹果啊。”
  
  邈邈拿着五个苹果去外面公共卫生间洗,每个都把皮给削了,切成一块一块的,弄完后分成两份。路过看护的办公室,邈邈准备给照顾老萧的看护送点进去。门虚掩着,推开了一丝缝,里面交谈的声音便若有若无地传了出来。
  
  “那个男的好帅,虽然那女的也长得不错,那男的对她那么好,她却爱理不理的,真心觉得那女的配不上他欸。”
  
  “你刚来第一次接触不知道,那姑娘不是他女朋友。”
  
  “哈?不是吧?那那个男人干嘛这么忠心耿耿的,还每个礼拜都跑来看她老爸,吃饱了撑的吧?”
  
  “谁知道呢,而且小伙子家里来头不小。你以为那女的老爸为什么能在看守所里这么开心啊,就是他搞定的。”
  
  “怎么搞定的啊?难不成他们认识所长?”
  
  “何止所长啊,听说那男人他爸是本市的一个大官,比所长高出不是一点两点啊,小伙子也不赖啊,而且这种事么,塞点钱就能解决的。”
  
  “我还听说这女的老爸本来要坐八年牢的,现在提前三年释放了?是不是也是他帮忙的啊?”
  
  “这就不知道了。”
  
  “男的对她这么好,女的还不接受?高富帅啊,还铁了心喜欢她,这女的还想要什么啊?”
  
  “你年纪和她差不多,还不能理解吗?等你们活到阿姨这年纪了,就知道男人一定要找喜欢自己的疼自己的,而且男人千万不要找好看的。对了,阿姨现在手头有个小伙子,人长得很帅工资也蛮高的,就是人有点矮,要不要试试?”
  
  “阿姨,你刚说男人不要找帅的……”
  
  邈邈没有再听下去,收紧了手里放苹果的保鲜盒,转身离开。
  
  后来回家的路上,邈邈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黎耀做了这些却不跟她说就是怕她太自责,瞒着她的确有他自己的考虑,可她现在知道了,他总这样一味地在暗中帮着她,她只会更难受。
  
  只是让她不知所措的是,对黎耀的种种作为,她真的想不到任何方式报答他。对他来说最好的方式,她很可惜地刚好做不到。除此之外,她无能为力。他什么都有,而她什么都没有。
  
  她给不了他想要的,所以,不如不说。
  
  黎耀要送她到家里,她对黎耀说想一个人逛逛,散会步,就让他在车站把她放了下来。
  
  离开之前,邈邈忽然鼓起勇气给了黎耀一个拥抱,附在他耳边说了声“谢谢”。
  
  黎耀似乎吃了一惊,更用力地回抱她,略带叹息地说:“做了那么多还是不行吗?连我都被我自己感动了,你怎么还是这么铁石心肠呢?”
  
  邈邈也叹气,“我说过,如果你十八岁那年没有出去,也许我们还有可能,可现在我有自己心爱的人了,我的心只能容下一个人,你能明白吗?”如果有一天,我爱上了另一个人,就说明我已经完完全全地脱离了他的阴影,而我现在心里只有他,尽管结果不一定是他,但暂时放不下第二个人了。
  
  “你喜欢的人是谁?我比不过他吗?”
  
  邈邈笑笑:“以后告诉你吧,感情这种事根本不能比较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吗?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