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 >

第4章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掀开西装打开车门下车,一眼就看到对面多出了一点亮光,仿佛是黑暗中星星之火。她仔细一瞧,是黎耀靠着车在抽烟。她踩着步子走了过去,或许是听到了她高跟鞋的声音,黎耀转头看到了她,就打开车门,把烟掐了。
  
  “醒了?”他关上车门,面对着她。
  
  “嗯,我睡了很久?”她也靠在车上,双手交合,“有烟吗?给我一支。”
  
  黎耀顿了一下,沉默片刻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支给她。她夹着烟放到口中,对着黎耀的IMCO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又吐出了一口烟。
  
  “什么时候开始的?”黎耀问她。
  
  “爸爸进去之后。我不常抽,没有瘾。”
  
  一支烟抽完,邈邈的心情稍好了些。她对黎耀笑了笑,向他道别:“好啦,我走了。下次再见。”
  
  她刚想走,黎耀急急地叫了她一声:“邈邈!”还拉住了她的手。
  
  她转头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邈邈,我有话想跟你说。”
  
  他快走到邈邈的面前,双手扶住她的肩膀,明眸对着她的眼睛。
  
  邈邈叹了口气,“能不能不说?”她知道他要对她说什么。
  
  “我想过不说,等你发现。可是你一直在逃避我。”黎耀的眼睛亮得像一道光,邈邈想要遮住它们,可是她伸不出手,她听见黎耀有些迟疑地问她,“邈邈,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邈邈沉默了一会儿,反问:“你觉得呢?”
  
  黎耀皱了皱眉头,眼光似乎一下子暗沉了下来,他盯着她,好像想从她眼中寻找出蛛丝马迹。她不知该怎么办,被他盯着盯着心虚地低下了头。
  
  过了没多久,他的眼神又变得透亮,他扶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
  
  她抬头,听见他坚定地说:“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我喜欢你。我不会逃避这个问题,所以请你也不要逃避。如果你暂时不喜欢我,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没关系,至少你还单身,你可以试着考虑我,把我当成备胎也可以。我现在需要的不是你的态度。我会一直走在你的身后,这样有一天你想起我,只要回头,我就会到你的身边。”
  
  说罢,他摸了摸邈邈的头,笑着拍了拍她:“好了,我说完了,真舒坦。回家吧,我看你上去了就走。”
  
  邈邈被他说的几度愣住。她没想到黎耀会直接对她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善良,很勇敢,对她好得没话说,她实在不该骗他。
  
  “黎耀……”邈邈考虑了好久,吞吞吐吐地开口,“你让我想一想好不好?”
  
  黎耀笑了,摸了摸她的头:“真好。有你这个回答就够了。回去吧,我会打电话给你。”
  
  她挤出一丝笑容,对他挥了挥手,“拜拜。”
  
  他点了点头,她转头,一步一步机械地走着,好像失了魂,满脑子都是黎耀刚刚说的“我会一直走在你的身后,这样有一天你想起我,只要回头,我就会到你的身边。”
  
  说实话,她很感动。
  
  只是,人有时候真的很犯贱,总是喜欢钻牛角尖,明明知道钻不进去还死命地往里。
  
  他们宁愿去死皮懒脸地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好。别人给他们的一百句关心都是屁话,都不及喜欢的人给他们的一个眼神。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人们已经习惯于对得不到的人事倍加用心。
  
  邈邈一步步上着楼梯。其实,她也有尝试过不去喜欢郜临远,就在妈妈告诉她事实的时候,她觉得一切无望,想放弃他,可是已经习惯吸毒的人,真的能戒了毒吗?她失败了。后来她和郜临远在一起后,她就再也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了。
  
  喜欢到深入骨髓,无法摆脱,她可以远离,可以自杀,可是她失去了做“喜欢或不喜欢他”这个选择题的权利,她除了一直喜欢下去别无他法。
  
  她只能对黎耀说“对不起”,但她又不想这么做,不能就这么放弃他。心中矛盾到不行。
  
  她低着头,脚上像绑了千斤顶,每一步都格外沉重。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意识到走着走着,身后多了一双脚步声。
  
  才刚在家门口停下,她准备掏出钥匙。突然,她被人从后面抱住,那人推着她,把她压在墙壁和他的身体之间,她闻到了他身上熟悉至极的气味。他的力气很大,很快,她就喘不过气来,脸色憋得青紫。
  
  她大口大口吸气,喉咙被人掐过一样地说话:“郜临远,你放开我!”                        
作者有话要说:基友告诉果纸,会卖萌的作者评论都会多一点~
果纸也来卖个萌~~(@^_^@)~
啊啊啊啊!!!这么可爱的作者乃们肿么舍得霸王啊!!!
而且这个可爱的作者在日更啊!!!
乃们肿么舍得霸王!!!




☆、05、

  05、
  
  “不放!”
  
  邈邈皱起了眉头,“你喝酒了?”正常情况下,郜临远怎么可能对她说这种话,恐怕放开她之后还会嘲讽她一句,怎么,当初对我死缠烂打,现在倒要我放手了?
  
  她用力转了一半头,细细密密间的确闻到了他喘息之间呼出的淡淡的烟酒味,但并不浓郁,郜临远怎么可能这种程度就醉了?但他这幅模样,真的像醉了。
  
  “郜临远,你快放开我,我快没气儿了!”
  
  邈邈用胳膊使劲顶了郜临远的肋骨处,才刚做完这个动作,猛地,她就被翻了个身,电光火石之间,她的唇上就多了一份触觉。
  
  郜临远的吻就像狂风暴雨一般袭来。他的力气很大,紧紧地箍着她不放开,好像恨极了她,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他一向这么雷厉风行,她习惯了。
  
  他舌头卷进她的口腔,用力地吸吮她。她很快没了力气,双腿发软,如果不是他抱着她,她早就瘫倒在了地上。
  
  他时间抓得很准,在她神智迷茫的前一秒,离开了她的唇。邈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郜临远异常镇定,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他开口,语气不甚满意:“你又抽烟了?”
  
  邈邈瞥了他一眼,“你管我!”
  
  她脸上的红晕仍旧没有退却,这般说话倒多了份娇嗔的意味。她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了这点,想到他和她现在处于冷战阶段,自觉不妥,连忙清了清嗓掩饰,转身拿出钥匙开门。
  
  “萧邈邈,你聋了?”郜临远冷冰冰的声音在她耳后想起。
  
  邈邈咬了咬唇,继续无视这个问题,门终于打开,她刚准备推门进去时,有一只手比她快了一步,合在她搭着手柄的手上,一用力,把门又关上了。
  
  郜临远伸手抓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四目相对,然后他冷笑了一声,“萧邈邈,我说过什么,你忘了吗?”
  
  “我没忘,可我们不是分手了吗,而且我又不知道你今天会来。”邈邈没好气地辩解。是他不好,怎么能怪她?要不是刚刚做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梦,她能郁闷到抽烟吗?!
  
  郜临远松开她,手在她眼皮底下摊了开来,“给我。”
  
  邈邈稍微一愣,立刻明白了过来,抬头说:“我没买,我问黎耀讨了一支而已。”
  
  郜临远双眼迅速眯起,又笑了:“对,黎耀。”他的手指从她脸上轻轻划过,“你和黎耀关系不错,刚还去约会了?”
  
  “是呀。”邈邈故意说,“怎么,你吃醋?”
  
  “吃醋?”他从她手里拿走钥匙,两手环住她,越过她的身体,熟络地挑出一只钥匙插|进了钥匙孔,扳动,打开。
  
  突然天旋地转,他橫抱起了她,一边往里走一边说:“好像有一点,你要不要补偿补偿我?”他低头,正见她被他说得发愣的样子,挑了挑眉,勾起了嘴角。
  
  “郜临远,你喝了多少酒?”
  
  “没多少,也就半瓶芝华士。”
  
  这样就醉了?邈邈在心里嘀咕。
  
  醉了也好。
  
  郜临远今晚似乎格外急切,直接把她丢到了床上就压了下来。
  
  她急急地抵住他,“我没洗澡。”
  
  “我也没有。”郜临远心不在焉地说,手上已经开始解领带,纽扣的扣子,“我现在就想要你。”
  
  她对郜临远向来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更何况是这样的郜临远。
  
  好像又重新回到了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日子,或者说,比以前更甚,他习惯洗澡时或洗好了澡与她缠绵,从未像今天一样,身上还黏糊糊地就上了床。
  
  他脱掉了上衣,倾身覆住她。他的手从上面往里伸,直接对着她的小馒头狠劲地揉,还时不时地捻她的凸起一下。他另一只手摸到她的裙子里面,抚上她的大腿根处,粗糙的触觉点燃了邈邈身上的火,他隔着内|裤摸了摸她的底下,挑了挑眉。
  
  “这么快就湿了?”
  
  邈邈脸上、身上的皮肤都像涂了一层厚厚的腮红,她羞得闭上了眼,不愿再面对他。
  
  她伸手抱住他的头,主动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中。把自己的衣服往下拉,用脚把它们甩在了地上。
  
  郜临远突然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她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蒙地看着他。郜临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故意什么都不做,坏笑着回视她。
  
  半路刹车什么的最是难熬,她心痒难耐,开始扭动身躯,双手不自觉地向下,解开他的皮带,把他的裤子往下扒,他就看着她动作,一点儿都没有出手帮她的意思。
  
  她刚把他的内裤脱下,他的巨大就跳了出来。她抓住他的,往自己的空虚那里靠近。
  
  他松手压在她身上,紧接着把她抱着坐了起来。他阻止了她作祟的手,一把握住,低头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
  
  “给我……”邈邈妩媚地眯着眼哀求。
  
  “我说什么了?”他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用力捏了一下,“你这么不听话,我该怎么办呢?”
  
  邈邈委屈地看他。他的瞳孔深邃得像万丈深渊,像有一种魔力,把她的魂吸走,把她的心吃掉,就算他是魔鬼,让她跟着他一起下地狱,她也甘愿。
  
  他赤|裸裸的眼神紧紧盯着她,眼中还有浓重的欲|望,火花四溅。
  
  他在她耳边轻喃:“邈邈,含着它,它会快乐,它也会让你快乐。”
  
  她神差鬼使地舔了下干燥不已的唇,对着他点了点头。
  
  她下了床,双脚落地,跪在他的双膝之间,双手抚上他的下|面,刚用舌头舔了一下顶端的小孔,下一秒那东西似乎已经等不住,急急地冲进了她的口腔内。
  
  她忍不住吸了一下,嘴里蔓延着一股男性的气味。
  
  这是她第二次这样做。
  
  还记得她第一次这么做,还是她主动的。
  
  那天她下课了如往常一样回了他那里,他还没回来,时间又早,她就开了电脑玩。玩着玩着想起了这几天他们班男生老是神秘地讨论什么,她偶然间听到原来是男生宿舍那儿都争相看了一部岛国爱情片。
  
  她一时鬼迷心窍,去网上搜了下,把片子下了下来,还津津有味地把它给看完了。
  
  她不是不懂这些,但是看了这个脑子像忽然开窍了一般,心下一动。晚上洗完澡后,穿上了郜临远给她买的黑色蕾丝内衣裤出去。
  
  郜临远还似笑非笑地看她,好像十分疑惑不解的样子。这身内衣裤买回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一直被她丢掷在一边,怎么今天倒想到了?
  
  等她跪在他双腿之间的时候,郜临远顿时明白了,眼睛一下子红了。
  
  他问她:“你确定?”
  
  她的回答很直接,手握着他的粗大,嘴一凑近就含住了他。
  
  她技巧实在是差,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一出,郜临远着实有点莫名其妙。
  
  他的二弟被她的牙齿顶得生疼,可还是被她的热情所捕获,在她嘴里尽情地抽|动。最后他还没射,她就哭得死去活来。他哭笑不得,但还是忍着剧痛抱着她哄她。
  
  她赌气说:“我以后再也不用嘴了!”
  
  他点头温柔地揉着她:“宝宝,别哭,我以后也不会让你用嘴了。”
  
  可是他今天还是让他用嘴了,而且是他要求的。可见,男人在床上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只是一套做给女人看的把戏,就像那些小魔术一样,都是用来博女人一笑的罢了,就不要太相信了吧,魔术毕竟是虚幻的。
  
  她的喉咙猛地被重重地顶了一下,她向上瞄了一眼郜临远,他的脸色有些暗沉,有点像沙尘暴来时的天空。他又同样的幅度动了好几下,像是在抱怨她的分神。
  
  邈邈有点害怕了,结果他还是没放过他,不断地顶撞着她的喉咙,越来越快。她难受地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泪一下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看到她红了的眼睛,他似乎越来越兴奋了。
  
  他忽然离开了她的嘴,掰开了她的大腿,挺身而入。
  
  她泄了一次又一次,累得连哭都没了力气,终于等到了他瘫在她身上,紧抱着她的那一刻。
  
  今晚的郜临远,只是在满足自己,就像在身下的只是一个让他发泄的女人而已,完全没有怜惜过她。
  
  她心里有些难受,喉咙也被艰涩堵住,眼泪不停从眼角划过。她憋住声音,不让自己显得太难过。
  
  她不想再多说什么,翻了一个身,下床草草洗了个澡后就回到床上沉沉地睡下了。
  
  **
  
  半夜她惊醒了一回,还没睁眼就大口大口地吸气,胸口起起伏伏,刚刚好像被谁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