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 >

第5章

骚动(高干) 作者:棒果榕frucy(晋江2012-09-28vip封推完结)-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半夜她惊醒了一回,还没睁眼就大口大口地吸气,胸口起起伏伏,刚刚好像被谁堵住了呼吸,仿佛一条本徜徉在水里的鱼,忽然被人提上了岸。
  
  她想下床去倒杯水,可完全动不了,这才发现,她被郜临远从后面抱在了怀里,他的力气很大,紧得她动弹不能,难怪她刚刚都呼吸不过来。
  
  他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沉沉的轻缓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她心又软了,叹了口气,放弃了去倒水的想法。她过了好久才又有了点睡意,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说她睡得不熟吧,身旁的人是什么时候走掉的她全然不知。可说她睡得熟吧,她怎么能六点半就醒了。前一阵她大部分住学校宿舍里,每天都是七点半被手机和舒宁双重闹铃叫醒的。
  
  也许是心里惦记着早上还有课,所以醒得比较早吧。她自我安慰道。
  
  起身翻开被子,看到空落落的另一头,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失落了起来。不过想想也是,天亮了,酒醒了,不走才怪。
  
  她赤|裸地在房间里走动,穿上了衣服,洗漱完毕,准备去上课。出门前却被放在桌上的早餐吸引了视线。
  
  特别普通,一袋切片面包,一盒牛奶,明显是从外面买的。就算这样,邈邈还是很高兴,毕竟这里的冰箱里连个鸡蛋都没有,她总不能指望他还去给她买一袋鸡蛋回来给她煎一个荷包蛋吧。
  
  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脸上立刻又荡漾起笑容来。她差点就像个小孩儿似的跳到桌子前。
  
  她才雀跃没多久,到了桌前,手还没碰到早餐,脸色突然大变,一阵紫一阵红,最后她蹲在地上,手用力全力扶着桌角,全身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给力不?想看二更吗?
咳咳咳,老规矩哦~评论也给力的话晚上给乃们看二更!
(*^__^*) 嘻嘻……




☆、06、

  06、
  
  欲哭无泪。
  
  自从认识了郜临远以后,邈邈终于知道这个词怎么写了。以前看课文上出现这个词,邈邈嗤之以鼻,怎么会有想哭还哭不出来的时候呢,可她现在算是能感同身受了。她体味了无数次,这感觉真是揪心得不好受,可偏偏她还乐此不疲,天知道她是不是被虐狂。
  
  她拿起一叠钱上的避孕药看了看,倒了杯水,吃了一粒。对着桌上的包子和豆浆想了半天,还是带在了身上,边关门边狠狠咬了一口包子。
  
  紧急避孕药?钱?他把她当成卖的了吗?恐怕药才是正经,早饭不过是顺便的吧。不吃白不吃,虽然快被郜临远气得恨不得直接冲到他公司丢把大刀到他身上,可是粮食没惹着她,她没必要和吃的犯拧。
  
  而且,毕竟是他妈妈理亏在先,他恨她妈妈,他恨她,她能怎么办呢?她知道早晚会如此的,她想瞒着他,她想用对他更加好来磨灭事实的真相,可她遭到了报应。
  
  **
  
  她早早地去了学校,可一个上午的课都没上好,甚至连书都没翻开,笔也没拿出来,整个人就恹恹地撑在桌上。
  
  “昨晚没睡好?”舒宁问。
  
  “嗯。”邈邈勉强地笑了笑。
  
  “和你男朋友和好了?”
  
  她沉着脸,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能和好就不是这样了。”
  
  “又吵架了?你不是说昨天特地去找他的吗?他……”
  
  “他永远不会原谅我了吧……”
  
  “什么?”舒宁皱起眉头,轻轻地问,“怎么了?他不会原谅你?明明是他的错啊。”
  
  “小宁。”邈邈两眼放空,冷不丁自嘲般地笑了下,“你说,他爱我吗?”
  
  “……”舒宁沉吟了会,拍了拍她的背,“别想了,睡会吧,笔记我帮你记?”
  
  “你记你的吧,回头我借你的抄就行。”
  
  大四上的都是专业课,小班制,因为有些人去实习的缘故,教室里人也没有往常多,邈邈不敢明目张胆地睡,更别说她此刻毫无睡意了。她脑子里乱得不行,太多的事全挤在了一起,让她连上课的心情也没有。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上午,下午没课,本来准备去寝室里好好休息会,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班长忽然短信她,让她去趟辅导员的办公室。
  
  大学里的辅导员说实在的就是一个摆设,有时候一个学期也见不着辅导员一次。如果辅导员找你,那必定是真的有事了。
  
  是不是那件事?
  
  她心里有点忐忑,让舒宁先回去,舒宁不肯,说是不太放心她,一定要陪着她一块儿去。
  
  她敲了敲门,让舒宁在外等着。她把门推开,走了进去。辅导员正在里面坐着,埋头写着什么,听到了声响抬头,看见是她,就放下了笔,对她笑了笑,站起来搬了个椅子给她。
  
  “坐。”辅导员指着椅子对她说。
  
  她坐下,看向辅导员。
  
  “萧邈邈,今天找你是想问一下,从学校的记录上来看,你今年的学费和住宿费还没有缴是吗?”
  
  邈邈愣了一下,果然是说的这件事。
  
  她眨了眨眼,装作惊讶地问:“学费?”然后嘴张大得可以塞个鸡蛋,恍然大悟地说,“薛老师,对不起,我给忘了,真的不好意思,这个周末我就把钱打在账户上,你看行吗?”
  
  辅导员看她这么诚恳,连忙点了点头,“行。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困难。”
  
  “没有,谢谢老师关心。我这次一定记得,不会忘了。”
  
  “好,对了,找到实习没有?”
  
  “暂时还没有。”邈邈僵硬地笑了笑,“我想把这个学期的课上完了,下个学期再找。”
  
  “嗯,这样也好。这个学期课也不少。我们这个专业对口率也比较低,你自己留心一下有什么其他机会……”
  
  辅导员又随便拉扯了几句,才放邈邈离开。
  
  舒宁还在门外等她,一看见她出来就忙问:“没什么事吧?”
  
  她摇摇头,“没事。”
  
  “辅导员问你什么事了?”
  
  邈邈看了眼舒宁,习惯性地咬唇,暗自在心中权衡了许久才开口:“没什么,小宁你那里还要不要人?”
  
  舒宁疑惑了一下,问:“你想去电视台实习?暑假去实习的人很多,他们退下来了一大批人,也不知道招不招了,明天上班我帮你去问问吧。”
  
  邈邈想了想说:“算了,别问了。你有没有什么兼职的机会?平面模特什么的?你看我可以吗?”
  
  “你怎么想做这个了?你不是从来不做这个的吗?这方面的渠道我也没有,不过我认识表演专业的,可以去问问她。”
  
  “行,小宁,谢啦,能不能快点?”
  
  “邈邈。”舒宁拉住她,“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怎么那么急?邈邈,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缺钱?”
  
  她该怎么跟舒宁说?实话实说?那样她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尊就没了。不说?但她急着想让舒宁帮她。
  
  母亲去世后,给她留下了一套房子以及一笔数目不大的存款。她读的是艺术学校又是艺术类专业,学费本就高昂,再加上平时开销也大,那笔钱她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如果郜临远还在她身边,如果还在,她就不至于如此。
  
  她性格不好,她自己也知道,所以她的朋友就只有舒宁一个。她现在唯一能求助的就是舒宁。她放不下脸来问舒宁借钱,况且她要的对一个学生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她能想到的凑钱最快的方法就是这个了。
  
  “邈邈?”
  
  “小宁……”邈邈用央求的眼神看着她,希望她不要执着于问下去。
  
  舒宁立刻就明白了个大概,她是知道一些邈邈家里的情况的,她叹了口气,温柔地说:“行,邈邈,我马上就去帮你问问。”
  
  邈邈感激地点了点头。
  
  “你现在准备干什么?回寝室?要不要去我那儿坐坐?”
  
  “不了,我有点事,今天还得回家一趟。”
  
  “好。”
  
  邈邈是走回家的,她家到学校大概需要三十分钟的步行时间。她中途去了一趟银行,查了查账户里剩余的钱。
  
  一万八千七百六十五块四毛三分。
  
  学费两万二,住宿费一千五,一共两万三千五,还差四千七百三十四块五毛七。
  
  邈邈在心里慢慢盘算着。
  
  生活费也快没有了,她必须赚点出来。她本想找个实习单位的,可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要把学费在周末之前凑齐,实习的工资太少而且没有那么快能到账。
  
  事实上,她成绩还算不错,长得也挺可人,上个学期老师是准备给她去电视台实习的名额的,那时候她和郜临远还在一起,她对郜临远说了,他想都没想就不同意,她没想那么多,既然郜临远不喜欢,她就拒绝了老师,老师还很疑惑,她就对老师半真半假地解释,自己其实并不想从事这个行业,老师只好作罢。
  
  后来她和郜临远暑假里分手了,她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大部分公司的暑期实习都已经开始,只是她那时候也傻的可以,竟然也没想到要找工作,所有能想到的就是挽回郜临远,每天都傻傻地找他等他,虽然她从未等到过他。
  
  还没到家的时候,她接到了黎耀的电话。
  
  “邈邈,你在学校吗?”
  
  邈邈脚上停了下来,“不在啊,怎么了?”
  
  “那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接我?”
  
  “你午饭吃了吗?”
  
  被黎耀这么问起,才想起刚刚急着去办公室连饭都忘记吃了,这会儿一被提醒,肚子还真饿了起来。
  
  “好,我在建行到我家的路上,你沿路找找,我在原地等你。”
  
  邈邈在原地才看了没一会儿微博,黑色的X6就停在了她面前。副驾驶的车窗被摇下,黎耀低头探脑,见到了她后笑了。
  
  “上车吧。”
  
  邈邈上车后黎耀问她:“吃什么?”
  
  “随便吃点吧。你午休?”
  
  “出来办点事。去那家新开的港式餐厅试试?”
  
  “嗯,好。”
  
  黎耀蓦地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像个小孩一样,邈邈转头疑惑地看着他,竟然还发现他右嘴边有个酒窝。
  
  “你笑什么?”邈邈莫名其妙地瞪着黎耀。
  
  “终于像个正常的小姑娘了,还是这样自然的漂亮。”
  
  邈邈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地说:“难不成你之前都没觉得我漂亮,那你还说你那啥啥我?”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还在乎你好不好看。回国以后每次见你要不喝得酩酊大醉,就哭得泪如雨下,再不然就浓妆艳抹,我都快记不清你原来长什么样了。所以,我算不算很幸运,终于看到了我的大美女长大之后变成什么样了,你说我要不要今天去买彩票试试?”
  
  邈邈无奈地把脸撇向一边,不再搭理他,然后听见一边黎耀爽朗的笑声,自己也忍不住微微地翘起了嘴角。
  
  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黎耀突然说起:“邈邈,听我爸说,你爸爸还有一年不到就可以出来了。”
  
  “是吗?”邈邈手上的筷子一顿,在心里打了个鼓,可面上还是装作无所谓地挑了挑眉,“不知道,我好久没去看他了。”
  
  “嗯,我爸说你爸表现不错,所以……”
  
  话还没说完,猛然被一阵铃声打断。邈邈从包里拿出手机,扫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腾地站了起来,完全忘了黎耀还在讲话,不说一声就拿着手机往门外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评论好少,心情好友桑T T 
果纸这么勤奋,大家都不踊跃,伦家不干了啦~~~~~%》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