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销魂十指令 >

第17章

销魂十指令-第17章

小说: 销魂十指令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丁义继续说:“当时我们兄弟正在西山宫营休息,一位中年汉子骑着一匹神驹带着大哥的宫牌前来传令,命我们速去凤城望江楼,那中年汉子我不认识,但大哥这宫牌我是认得的……”说到这里,他阴阴一笑又道:“为了以防万一,大哥的宫牌我让兄弟们都见过了,你们说是不是?”
  徐少明、张之等十二人,一齐点头道:“这话没错。”
  张之道:“我仔细看过那宫牌,的确是大哥的宫牌,没错。”
  丁义向楚天琪微微掠了一眼道:“现在大哥说没有传呼我们,这事就奇了,难道大哥的宫牌已……丢失了么?”
  楚天琪从腰囊中掏出宫牌:“宫牌在此。”
  “哦!”丁义诧异地,“那么那块宫牌怎么解释?”
  “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有两块一号宫牌?”
  “那块宫牌是假的?”
  十二位少年杀手顿时议论纷纷。
  “别说啦!”楚天琪脸上如罩严霜,声音冷冰得令人害怕,“这件事,回宫后我向宫主解释。”
  “大哥”,张之瞟着丁义道:“刚才我们在石坪遇着丁香公主了。”
  听到“丁香公主”四个字,楚天琪禁不住身子微微一抖。
  这细微的一抖,丁义觉察到了,脸色不觉由白转红,由红转青。
  “她找……到肖玉了!”楚天琪声音微颤。他正处在不平常的几乎失控的状态下,所以不曾注意到丁义的脸色变幻。
  “没有。”徐少明答道:“我们都不知道肖玉是准,丁香公主还给了五哥一颗夜明珠,托我们兄弟在宫内寻找肖玉。”
  “哦。”
  “不错。”丁义从衣襟中摸出夜明珠高高举起,神情十分得意,“丁香公主送了我这颗夜明珠,她叫咱们兄弟找什么肖玉,我看这八成是个借口,兴许她看中秘宫什么人了。”
  “哈哈……”十二人迸出一阵开心的大笑。
  丁香公主若看中秘宫的人自是一件开心的事。
  “说不定她看中的就是我们中间的哪一个。”
  “一定是五哥!五哥英俊潇洒,气度不见,是秘宫的美男子,而且武功又好。……”
  “准没错!否则她送夜明珠给五哥,还叫五哥去……去什么楼约会干嘛!”
  楚天琪脸上刀疤胀得紫红。
  丁义晃着手中的夜明珠,眯着眼道:“丁香公主兰质惠心,仪态高贵,花容月貌,丽质天生,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若是为这样的女人,丁某纵是肝胆涂地,粉身碎骨,也死而无怨!”
  徐少明舔舔嘴唇,咽下一口水道:“这样的女人,只要让徐某抱上一抱,徐某就平生心愿已遂,可放心撒手尘寰了。”
  “瞧她那手指如葱似玉般的好看,身上的肤肌更不知如何的惊人眼目,若能让我看上一眼,再挖去两目,我也心甘情愿!”
  这些秘宫的少年杀手,年纪虽然不大,却已大多是风月场上人。这也是秘宫精心培育的结果。
  往日兄弟们常开这样的玩笑,楚天琪也不在意,今日这些污言秽语却象钢针般刺痛着的耳膜。
  “住口!”稻田上响起一声霹雳般的震吼。
  嘻笑声顿止,所有人的眼光都盯向楚天琪,怎么回事?楚天琪卓然挺立,背朝兄弟,仰面视天,卸没再出声。
  大哥今日怎么啦?谁也不敢问,连丁义也不敢,他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惹震怒中的楚天琪。
  四周除了风吹枯草的沙响,一切寂静如常,但是这份寂静却为这些秘宫的少年杀手心头带来了无可言喻的压力。
  半晌。楚天琪缓缓转过身。
  “听着!请弟兄们在宫内找一下是否有个叫肖玉的年轻人,若有消息即往西子楼告之紫香姑娘。”说罢,他手一扬,一颗硕大的夜明珠飞向张之,“这是报酬。”
  张之接过夜明珠轻“哦”一声,然后高高托起。
  夜明珠在阴光下忻射出七色光彩,奇丽无涛!
  这是一颗罕见的夜明珠,无论从整体、成色和光彩,丁义的那颗夜明珠根本都无法与之比拟。
  丁义的脸色一下变得灰青,捏住小明珠的五指暗自在颤抖。
  楚天琪摘下一坐骑上的皮囊住徐少明一抛,弹身上马:“回宫!”
  “是!”十二人应声跃上马背。
  十余匹驮着杀手和尸体皮囊的健马,斜刺里冲上小道。
  丁义冷冷地瞅了徐少明一眼,阴森的脸上露着冷酷的笑,拍马冲过田间。
  徐少明忙着将皮囊拴上马背,然后翻身上马,恨恨地骂道:“妈的!美女没抱着,倒抱着了死尸!真他妈的,霉气……驾!驾!”
  十六匹坐骑卷起一片尘烟,驰向西山南天秘宫营地。
  他们谁也不知道,南天秘宫正在进行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而这变化将决定他们每一个人的命运。
  鹅风堡。议事厅。
  二十四支牛角蜡烛在熊熊燃烧。
  蜡光照亮了三十二张庄严肃穆且含悲哀、愤怒的脸。
  并排的长桌首位上,坐着庄主凌志云、二庄主凌志远、少夫人凌云花。下面依次绝着内庄主事林伟雄、主簿林伟英、九堂六场三斋一塔的庄丁头目陈青志、蔡小波、刘国秦、刘定保、曹锦如、周安等十九人。
  桌旁侍立着外庄执事和庄丁头目宋吉卿等八人。
  上首位还有一个座位空着,那是鹅风堡老总管于歧凤的座位。
  鹅风堡近二十年来没有召开过这种议事大会,所以厅内气氛十分严肃。
  厅中央四张木板上并排着的四具庄丁尸体,更使厅内气氛增添了几分肃杀和紧张。凌志云目光扫过厅上众人,然后开口说道:“诸位,鹅风堡在当年消灭乐天行宫复庄之后,已在武林大会上宣布不再管江湖之事,时至今日已有二十年了,我本想将鹅风堡变成个世外挑源,自己安度晚年,也让大家过过安静的日子,可是事与愿违,想不到麻烦事仍然找上门来了。”
  所有的人都肃容在听,不用庄主解释,他们已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庄主要做什么,他们等待的只是庄主宣布的决定和具体的行动指不。
  凌志云顿了顿,又继续说:“西山南天秘宫劫走了本庄小姐,并在望江楼设下埋伏,杀死了本庄邱震等四位前去要人的兄弟,此事干系重大,所以特请诸位前来共同商议个对策。”
  庄丁头目蔡小波待庄主话音刚落,便拍案而起,厉声道:“这还有什么商量的?发武林帖,重出江湖,向南大秘宫讨人!”
  刘定保立即应声道:“南天秘宫培养杀手,专于那杀人买卖,本就是个黑道上的组织,它这次竟敢欺辱到鹅风堡的头上,庄主,咱们就干脆来个替天行道,挑了这个秘宫!”曹锦如道:“常言道,打狗也要看主人。南天秘宫劫我往小姐,杀我庄丁,实在是欺人太甚。庄主一定要告示天下,讨还这个公道!”
  “诸位,”内庄主事林伟雄撩起衣襟缓缓站起,“庄主,二庄主,少夫人。”他向凌志云、凌志远、凌云花三人分别打过招呼后,才又继续说话,“南天秘宫与鹅风堡素无恩怨,也无交往,这次突然劫持小姐,依我看必定事出有因,在这原因未查清之前,是不是先再……再忍耐一下。有道是‘知已知被,百战百胜’,如今对方企图不明,虚实不知,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林伟雄虽然年纪还不到五十,却是庄内办事最稳妥、老成之人,所以这桩干系到鹅风堡的大事,从他的办事角度来看,自有另一番见解。
  “大哥!”未待林伟雄把话说完,林伟雄的弟弟林伟英呼地站起,“你休要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凭鹅风堡的实力和在江湖上的信誉,南天秘宫怎能相比?南天秘官既敢惹咱们,咱们还能怕了南天秘宫?再说救人如救火,小姐被劫,身中剧毒,若不及时抢救,小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对得起拯救鹅风堡的杨少主人?”
  “这……”林伟雄被胞弟几句话说得无言可对,支吾几声默然坐下。无论怎么说是救人要紧。
  “发武林帖,向南天秘宫讨人!”
  “救回小姐,摧毁南天秘宫!”
  “向南天秘宫宣战!”
  “为死去的庄丁报仇!”
  “重出江湖,再振雄风!”
  象火星迸溅在干柴堆上一样,厅内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火,庄丁头目们个个群情激昂,振臂高呼,喊声在厅内回荡。
  凌云花噙着泪水坐着,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鹅风堡叱咤风云,主宰着武林的命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凌风渡口设个小小的码头,阎王帮也要迢迢千里前来向鹅风堡请示……鹅风堡一封鹅毛武林站,九派十三帮谁不俯首听命?多么热闹、多么惬意的日子!
  眼前这清闲的终日无济事事的生活,怎能和过去的热闹日子相比?她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这昔日调皮捣蛋,最爱热闹的小姑娘,这二十年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重出江湖!不管丈夫杨玉怎么反对也一定要重出江湖!
  这是鹅风堡重出江湖的极好机会!
  这一次她有充分的理由,不容杨玉拒绝的重出江湖的理由。
  为了女儿和儿子,谁能阻止她重出江湖?在庄丁的吼喊声中,她霍地站起,大声道:
  “发武林贴,重出江湖!”
  “重出江湖!”庄丁头目齐声呼喊。
  “慢!”凌志云高挥双臂站起身来。
  喊声顿止,厅内一片肃静,只有石壁还在吼声的余被中微微颤动。
  凌云花一双晶亮的闪烁着异样光彩的明眸紧盯着凌志云,那眼光中有乞求、期望和威胁。
  凌志云瞅着凌云花道:“重出江湖,此事重大,还得与杨玉商量以后,再作决定。”
  “爹!”凌云花咂起嘴,抓住凌志云的衣袖,“杨玉隐居在无果崖,根本就不管庄里的事,这事要问他干嘛?你是庄主,你作主,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要摧毁南天秘宫,让鹅风堡的名字再次响遍武林!”
  “可是……”凌志云还在犹豫,自从上次庄内变故之后,他已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要!我要!”凌云花脑腮上接出两中泪花,双手将爹的手臂一阵猛摇,“我要救女儿!要救儿子!要,要!”
  她仍象当年一样任性娇横。
  “救儿子?”凌志云微微一怔。
  凌志远立即起身,将嘴贴到他耳旁:“有消息说当年是南大秘宫的九僧劫走了肖玉,现在南王府的郡主娘娘和丁香公主都在南天秘宫寻找肖玉,我们可不能……”
  凌志云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不过是不是等于总管回来才说。”
  凌志远膘了凌云花一眼道:“于总管此去长安,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米,我看是事不宜迟,我想如果于总管在此,他也一定会同意的,因为无论怎么说,总不能明知小姐身陷贼穴,而见死不救吧。”
  凌志云咬咬牙:“好,就这么办!”
  凌云花闻言立即俎代疱替庄主下令:“林主事!”
  “在!”林伟雄应声出座,走至厅中。
  “立即拟写武林帖贴上鹅毛,快马送往九派十三帮堂。”
  “是!”
  “蔡头领,立即派人前往西山南天秘宫递送生死帖,命九僧十日之内将小姐和肖玉送归鹅风堡。”
  蔡小被望了庄主一眼道:“少夫人,这肖玉可确在南大秘宫?”
  凌志云马上道:“云花,肖玉之事尚无证据,还是不要提它为好?”
  凌云花秀发一摔,柳眉斜扬:“我就是要提;且不说肖玉是否在南天秘宫,南天秘宫能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就不能找南天秘宫的麻烦?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蔡小波明白了凌云花的意思,无论怎么样也要找上南天秘宫的碴!于是,他兴奋地应道:“遵命!”
  “刘头领,你速去岳阳丐帮分舵,将本庄重出江湖之事告诉分舵主洪小八,请他代中庄主告喻天下。”
  “是!”
  “曹头领,通知全庄庄丁准备摧毁南天秘宫。”
  “是!”
  武林又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鹅风堡又将面临一次更为严峻的考验。
  夜空,没有明月,没有星光。
  山坳崖峰混连着灰沉的云大,浓得宛似墨泼漆洒的乌云,在空中层叠叠的堆垒着。山坳的鹅风堡里燃起了点点灯火,在灯火的映树下,天空的黑云就象灵举低垂的黑纱幕帷。
  不吉祥之兆!
  难道鹅风堡又要遭到一次空前的浩劫?难道灾难又要再一次降临到杨玉和凌云花,这对不幸的夫妻身上?天才知道。
  无果崖,久违的无果崖。
  光秃如削的山峰直刺云天,储色的石岩上,没有一颗树,没有一根草。
  陡峭的山崖,没有任何植物的秃顶岩石,也许这就是无果崖名字的来由。
  然而,在阳光掩映下,在流灿跳跃的红光中,无果崖卓立于苍茫之中,似乎在笑做着足下的绿色大地。
  这就是无果崖的不同凡响的气势。
  穿过无果崖壁下的石潭,顺着山洞石阶而上,便可到达无果崖崖坪。
  和山峰相比,这里是一片绿洲,松木如荫,花草交织,泉水瀑瀑。
  崖坪左侧的一堵石壁中嵌着一座石庙。
  这就是当年断魂谷门令主白石玉隐身的地方——隐身庙。
  现在隐身庙内还住着一人,他就是当年威震武林,大义灭亲的飞竹神魔杨玉。
  不过,杨玉并没有在此隐身,他虽住在无果崖隐身庙,江湖上却是人人皆知,个个俱晓。
  对这位众人褒贬不一的神奇人物,有人敬他如神明,有人咒他如魔鬼,有人恨他恨得人骨,有人怕他怕得要命,然而无论是谁都不愿去惹他。
  于是,十几年来,他就在此过着既是清闲又是无聊的生活。
  慵倦的阳光懒懒地在崖坪上倘祥。
  两只飞鸟掠过坪空,消失在崖谷的绿林里。
  一张石桌旁,两人对坐,正在奕棋。
  左酋的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汉,中等身材,浓眉俊目,一身粗布蓝衫,他正手捏白子,低头看着棋盘在凝目沉思。
  阳光投在他清瘦的脸上,使得他有一份出尘的风采,从那种成熟俊朗的韵味,可以窥见他昔日必是个具有出奇魅力的男人。
  他就是凌云花的丈夫,那位为了拯救武林,独力摧毁乐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