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销魂十指令 >

第35章

销魂十指令-第35章

小说: 销魂十指令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四名护卫丁香公主的青衣侍卫见状,跃下石台加入厮杀。
  无奈,神丁人多势众,四名青衣侍卫的参战也无济于事。
  龙世宇咬牙厉声道:“胡空净!龙某今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话音刚落,“杀!杀!”神龙帮总堂大管家龙秋梦,又带着一大批神丁从石门杀入。
  情况对胡空净一伙已是十分危急!
  胡空净朝武圣台喝道:“余龙!你他妈的为什么,还不动手?”
  楚天琪眉头一皱,余龙果然与胡空净是同道之人。
  余龙张大着嘴,憋红了脸拼命地摇着头。
  胡空净咬咬牙,暗骂一声:“姓楚的臭小子居然点了他的穴道!”
  胡空净全力“横扫千军”劈出一刀,然后旋身跃上武圣台。
  “楚天琪!你为什么不动手帮我?”胡空净问。
  楚天琪冷冷地:“我为什么要帮你?”
  胡空净沉声道:“石闸如果打开,你我都是死。”
  “我倒很想见识一下天武堂的机关消息。”楚天琪对自己的学识似乎很自信。
  胡空净伸手在,余龙腰阁一拍,余龙咧着嘴,眼中滚出了泪水,显然在承受极大助痛苦。
  “别费力气,我用的天罡指点穴法,你解不开的。”楚天琪道。
  吼声如潮,神丁在龙世宇督阵下,已抢上石方台。
  胡空净逼视着楚大琪:“你必须帮我。”
  “为什么?”他冷傲的问。
  “这是命令,不容拒绝的命令!”胡空净只得亮出最后的王牌。
  “命令?”楚天琪不知所云。
  胡空净从怀中掏出南天秘宫宫主的玄铁令牌,递给楚天琪:“不错。”
  楚天琪看过印记,立即跪下,双手高擎起玄铁水牌:“弟子楚天琪叩见宫主,愿宫主万寿无疆!”
  胡空净收回玄铁水牌,沉声道:“宫主有令,毁天武堂,对神龙帮杀无赦!”
  “是!”楚天琪应声而起,双手一扬,拍开了余龙和杨红玉的穴道。
  他虽极不愿意,却不能违抗宫主的命令,因为他的生命属于宫主。
  有些人混江湖是为找刺激,求名利,有些则是天生就属于江湖,不管他愿意与否,他都必须过那种血腥的日子。
  楚天琪就是属于后一种人。他现在就要再一次违心地去杀人,去制造血腥。
  胡空净手指石方台正壁上刻着的一条金龙头道:“守住金龙头,那就是闸门总开关!”
  说罢,飞身跃下,直扑向正在厅中督战的龙世宇。
  “哇——”余龙从武圣台上跃下,象饿虎补羊一样冲迸神丁队伍。
  楚天琪无声无息的飘曳至正壁金龙前。
  杨红玉几个跳掷,兔起鹊落,抡到丁香公主桌前。
  “丁香公主,楚大哥都出手了,你还站着干什么?”杨红玉歪着头问。
  “啊,原来是卢小壮士……”丁香公主对她挺身代替楚天琪吃毒酒的壮举十分敬佩,所以对她格外客气。
  “哎!”杨红玉打断她的话,“现在是该动手而不是说话的时候,你我二人去助楚大哥一臂之力。”
  “嗯。”丁香公主手在桌面轻轻一按,身已腾空飞过石桌。
  丁香公主脚尚未沾地,杨红玉突地一爪抓向丁香公主面巾!
  她出手极快,咫尺之间,料丁香公主决不可能避开她这一爪,不觉之间,几分得意、几分讥笑已挂在脸上。
  手指已触至紫面中,殊不料,身形一晃,丁香公主倏然不见。
  杨红玉正在惊疑,丁香公主幻现在杨红玉身后,一双精光闪烁的明眸盯着了她的后颈脖,目芒一闪、再闪,哈!这小子原来是个冒牌货!
  杨红玉霍然翻身,两手交叉抓向紫面巾:“公主恕罪,我只不过想看看这面中后面究竟是怎样一张漂亮脸子?”
  丁香公主双臂一错,隔住双手:“这面巾轻易摘不得,我已发重誓,揭下这块面中第一个见我真容的人,便是我丈去。”
  “很好。”杨红玉道,“我正好没娶亲。”说着,左手一起,反向对方腕下一架,右臂斜穿,势如卷瓦,勾向面巾。
  丁香公主身形又突然消失,就象凭空幻去。
  杨红玉大惊,失口叫道:“移形幻影!”话刚出口,顿觉后脖一凉,寒气透肤而入。
  “嗤!”一声轻响,丁香公主已从杨红玉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
  一卷裹紧的秀发落下,一张俊俏的少女面孔展现在眼前。
  “你是杨红玉?”丁香公主拎着人皮面具问。
  杨红玉的脸变得通红。这红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恼怒,她本欲摘下对方的面巾,结果反被对方撕下了自己易容假面具,岂不令她恼怒万分。
  杨红玉恨恨道:“小爷若摘不下你的面巾?今日就……”
  “哎……别赌咒,有本领再来试试。”丁香公主早己把场内情况看清,眼下胡空净一伙由于增添了两位猛将,已又重新控制了局势,完全用不着她帮忙,于是她便有闲心想想试试这位小姑娘的身手。
  “哼!本爷……不,本姑娘还怕你不成?”杨红玉边说话,边动手。两手十指交叉抓向丁香公主的脸。
  丁香公主纵身一跳,投入桌后,杨红玉弹身一串空翻,坠入桌间。
  杨红玉和丁香公主将场内的厮杀搁在一边,在小小的附石方台上,展开了激烈的追逐战。
  杨红玉真容一露,龙世宇便发出一串咬牙切齿的怒骂:“花罗汉!你这个不得好死的缺德鬼……”怒骂声中,神龙指和夹着蓝烟的旱烟斗暴风雨般攻向胡空净。
  “哇——”余龙象只猛兽将涌向石方台的神丁截成两段,他上阵交手从不带兵器,此时便抄着两名神了当兵器飞舞,厅空中飞扬起一片血雨和脑浆花。
  假龙世宇和彭中兴四大金头,带着一批神丁逼退崔毕杰和同中堂等人,抢向石壁龙头的暗机关闸。
  楚天琪守在石壁龙头前叉腿站立,冷声喝道:“别过来!”
  假龙世宇抢先扑到,早烟斗挟风厉啸,直戳楚天琪有胁下。
  楚天琪身形侧晃,右手斜挥,“当!”袖内短刃挡住了早烟斗。
  假龙世宇手臂一麻,蹬蹬蹬地连退数步。
  楚天琪没有追击,只是再次冷声道:“别过来!”
  “嗨!”彭中兴带着神丁抢到,手中大刀朝楚天琪横里一劈:“滚开!”
  楚天琪脚步一挪,短刃贴着右臂,往上一迎。
  假龙世宇趁机右手候伸,抓向石壁龙头。
  “当!”彭中兴带着大刀往后一仰,倒在扑上来的神丁身上。
  楚天琪左臂斜划,袖内精钢摺扇青芒微闪倏灭,假龙世宇惨号一声,右臂突然离开肩臂,洒着点点血雨,朝右侧飞坠落地。
  “哎哟……”假龙世宇捧着断臂嚎叫着,“上!大伙一齐上!打不开石闸,咱们全完啦!”
  “咳——”神了弹跃而起,一齐扑向楚天琪,他们想来个以多胜少。
  短刃、摺扇一齐出袖,凄绝的号叫,应和着那片如梦似幻般的青冷光网,同时响现。
  七、八具尸体斜躺在石壁龙头下。
  楚天琪冷漠地站立着,肃穆的脸上毫无表情。
  他又回到了杀手的意识状况。他杀起人来没有一丝感觉,没有快活、残忍、悲戚和不适的感觉,任何感觉都没有。他只是奉命杀人,这种杀人者才是世上最可怕的杀手。
  铁金头铁占山怪眼一瞪,摸模光头,咬牙道:“姓楚的!今日让你见识见识爷爷的铁头!”
  “五弟!”彭中兴伸手未抓住,铁占山象头发怒的狮子,一头撞向了楚天琪。
  青芒再现,一声似撞击的切骨之声响过,一般白花的脑浆裹着鲜血标溅在石壁上。
  铁占山连哼也未曾哼一下,便扑倒在楚天琪脚下,短刃已将他铁头劈成两开!
  剩下的人都踌躇不前,刚才的那股子勇气已在楚天琪短刃散发的血腥面前,消失得干干净净。
  余龙不知什么时候已掀倒石桌,抓起重逾数百斤的石桌面当作兵器使用,他四周布满断骨残骸,半空中犹有落雨般的肉血在飞坠。那些成段、成块、成碎肉的人体血肉,如同屠宰场中丢弃的废物,腥赤,零乱,令人恶心。
  百余名神丁退至石门旁,在面色苍白的龙秋梦率领下,就象是一群等待宰杀的绵羊。
  余龙执着石板条,威风凛凛的站着,俯视着这群已被他神威吓破了胆的神丁。
  如果说厅坪中的余龙象是威武的伏魔天神,那么石方台上助阵的楚天琪,则是来自阿鼻地狱凄冷索魂的九幽修罗。
  一名真正的虎将,一名真正的杀手,决定了天武堂的命运!
  “啊——”龙秋梦发出一声尖叫,转身就跑。
  百余名神丁一阵惊呼,争先恐后,向石门外逃窜。
  彭中兴、袁正球和袁正凯弃下铁占山尸体不顾,也仓慌后撤。
  假龙世宇捂着断臂,弹身从厅空飞向石门,口中大呼:“龙帮主,风紧扯………”
  “呼”字还未出口,一束暗器空中爆开,迸射的金星射在他身上。
  “啊——”假龙世宇身子直线坠落,正巧撞在余龙飞舞的石板条上,坠下的身子复又飞起,射向厅石门。
  “咚!”一声闷响,假龙世宇撞在石门门楣上,脑浆迸裂,顿时丧命。
  惊慌失措的神丁高喊着:“帮主死了!帮主死了!”踏着假龙世宇的尸体抢出石门。
  龙世宇悲伦地呼喊:“大哥!大哥……胡空净我与你拼了!”
  原来假龙世宇并非无名小卒,而是龙世宇的亲哥!
  龙世宇悲愤之际,功力倍增,烟斗逼得胡空净连连后退。
  胡空净绊着一具尸体险些跌倒,龙世宇居然放弃了进击的机会,烟斗一缩,托地跃退数丈,扭身窜向了石门。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不死,日后自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好狡猾的老贼!”胡空净怒喝一声,雁翎刀一溜寒光射向石门。
  龙世宇顺手抓起两名神丁往身后一抛,挡住雁翎刀,就地一滚,抢出石门。
  胡空净一声长啸,旋风扑出,接过雁翎刀追出石门。
  石坪上尽是仓慌奔逃的神丁。
  龙世宇窜过石坪,钻入天武门石道。
  胡空净旋风般刮进石道鲫尾急追,若走脱了这条飞天神龙,如何向宫主交待?
  龙世宇推开天武门进入石屋。只要过了洞口通道,封住吊车,凭借这条天云栈道,逃一条性命,谅不成问题。
  蓦然间,龙世宇停住脚步,丑脸变得异样狰狞可怖!
  天云栈道洞口,石垛里站满了官兵弓箭手。
  神偷叶清风正在与两位全身披挂的将领在说话。
  吊车内一批官兵火铳手走出,两位将领手一挥,率着一队官兵和火铳手走进通道。
  天武门轰然一声倒坍,胡空净冲入石屋。
  龙世宇抓住一盆石花一撅,圆厅石壁露出一张暗门。
  “哪里走!”随着胡空净的喝喊声,两人同时扑入暗门。
  暗门关闭,石壁顿合。
  官兵呐喊着冲过石厅,抢上天武门。
  暗道不长,尽头是一个小石穴。
  胡空净抢入石穴,脑后一线强劲无伦助劲风,猛劈而来,龙世宇躲在门后暗施偷袭!
  胡空净身形继续前欺,右掌却在前进中反腕一推,一股刚劲浑雄的道力,暴涌而出,不仅将龙世宇偷袭的指力挡住,而且还将龙世宇逼退一步。
  “少林金刚掌?”龙世宇心头一凛,随即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胡空净冷冷一哼:“你到阴曹地府就知道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龙世宇声音有些发抖。
  “因为这是宫主的命令。”胡空净仍是冷冷的说。
  “宫主?”龙世宇目芒闪烁,“谁是宫主?”
  “这个恐怕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胡空净话未说完,手中的刀已经劈出。
  “好!今日你我就来个鱼死网破!”龙世宇旱烟斗一扬,倏然拍出。
  当当当!刀光斗影,流光倏闪,劲风嗖嗖,四壁摇曳。
  刹时,百招已过,两人身上各带数道伤痕,但仍未分胜负。
  按理来说,龙世宇的武功比胡空净要差些,百招之上早该要败,但龙世宇此刻是作困兽斗,欲置之死地而后生,那股子拼死劲弥补了武功上的差距。
  所以,今日石穴中的生死搏,鹿死谁手,还尚难预料。
  “来吧!王八旦,来呀!”龙世宇凄厉地叫着,象一只垂死挣扎的豹子。
  龙世宇貌似急躁,实际上他正在冷静地思考一条破敌的“苦肉计”。
  胡空净没想到龙世宇这根老骨头,竟会这么难啃,久攻不下,他也在思考制敌之法。
  “怎么不敢动手了?来呀,来呀!”龙世宇叫着,激动之中手臂微抬,露出了下腹的破绽。
  胡空净眼睛一亮,刷地一刀刺出。
  龙世宇肚腹拼命一缩,即是再快,雁翎刀刃尖已刺入腹内三寸。
  但这三寸腹肉,是龙世宇的苦肉计。
  龙世宇在缩腹的同时;左手神龙指运尽全身的功力奋力出击,正点在胡空净的左胸心脏位置上!
  “啊——”胡空净一声大叫,身子震飞,撞在石壁上,然后坠下,瘫软在壁角里。
  龙世宇缓缓伸直腰,解下腰带将腹部伤口扎紧,然后深深地吐了口气,终于摆平了这个恶魔对头!
  此刻,他才感到周身酸痛,剧痛,几乎已是力不能持,但他感到欣慰,毕竟捡回了一条老命,命就是本钱,就是日后的希望!
  他一身是血,双目却放着光,身子摇摇晃晃地走向胡空净的尸体。
  被神龙指点中心脏的人,岂能不死?
  现在他要去揭下胡空净脸上的假面具,看看这位冒称花罗汉兄弟的人究竟是谁。
  他走到胡空净身旁,冷哼一声,弯下腰去,伸手摸住了胡空净颈脖底部的人皮面具接口。
  突然,胸口遭到猛然一击,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起,狠狠地撞在身后的石壁上,一般喷泉似的鲜血从他口中喷出。
  胡空净弹身而起,发出一阵尖厉的长笑。
  他竭力控制着意识,不让自己昏过去,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昏过去,就永远再也醒不来了。
  笑声戛然而止。胡空净冷冷地望着即将断气的龙世宇。
  龙世宇瞪圆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
  胡空净思忖了一下,缓缓解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