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美丽的奇迹 by 默礼 >

第12章

美丽的奇迹 by 默礼-第12章

小说: 美丽的奇迹 by 默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掩盖妨碍。

    以为经过昨晚之后,少女就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叶久淮有些怔然。

    “我来拿文件的。”少女笑着眨眨眼,提醒他。

    “啊……是这个。”他翻着桌面,将准备好的牛皮纸袋交给她。

    “谢谢。”少女一笑,拿着顶端套有彩色羽毛的笔在纸袋上做记号。

    叶久淮看着拥簇在羽毛当中的粉红小兔,不觉得道:“那个,你……”

    “还是朋友喔。”少女抬眸瞅住他,悄悄道:“叶大哥,你是好人,我喜欢你。就算没有那种缘分也不要紧,做朋友就可以了。”

    叶久淮望着她。“对不起,我……”

    “不用道歉啦,你这样我反而会尴尬呢。”她打断他,将文件抱在胸前。

    听她这么说,他果然停住。

    “我就知道!”少女笑得开怀,喜洋洋的,连整齐的贝齿都露了出来。“叶大哥你最好了啦。有空我们再一起去吃东西,下次我介绍我们这里有名的润饼卷给你喔。”

    摆摆手,她潇洒地走了。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叶久淮虽然明白,却也更加清楚知道自己既然对她没有爱情的感觉,就不要耽误她。

    虽然自己从未谈过恋爱,但也晓得爱情是一种会让人幸福和痛苦的东西。在她身上,他只找到温暖以及可爱,更接近朋友或家人的情怀,与面对蒋统其相同。

    就只是这样子而已……昨晚她还是哭了,那些眼泪,原本都可以不必流的……就为了自己这种人……

    不管怎么样都觉得好自责,忧郁的思绪导致心不在焉。在重要的季报会议之中,他竟然拿错文件夹,连最基本的问题也都无法回答。

    从会议室走出来时,听到同事们这样调侃着:“你昨天跟那位漂亮的小妹过圣诞夜了吧,才一个晚上而已,就这样神魂颠倒了?”

    “小妹选了你啊?唉,我失恋了。”

    “人家还为了他进公司呢。在这里工作碰不到什么物件,你可真幸运啊。”

    事关女孩子的名誉,平常总是不怎么主动交谈的叶久淮,急忙解释并非他们所言那样,得到的却都是敷衍。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不会对办公室恋情有意见的。”

    “对啊,我还知道楼下那个部门有对夫妻档呢。”

    流言八卦总无视事实散播,比起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真相,大家对加油添醋的捏造消息更感兴趣。而一旦听过蜚短流长,就难避免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真实究竟如何,反而没人相信。

    “不是的……”想说明,却传不进他们耳里。

    “吵什么?”

    冷酷的深沉男声在背后响起,一见是严厉的上司,大伙儿赶紧噤声散去。

    叶久淮也跟着转开视线,打算回到座位上。

    傅恒则却叫住他:“你跟我进来。”摆头指向经理室。

    终归是躲不掉。已经结束专案任务的傅恒则,看到下属在会议里表现如此差劲,一定是觉得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太过散漫,所以非常不高兴吧。

    叶久淮进入经理室,然后将门关起。气氛教人窒闷,他和傅恒则单独相处时,总是这样的。

    严峻的男人看着他。不以为然地出声:“我不管你的私生活多么不检,但是在公事上,你就要给公司交代。”

    叶久淮闭了闭眼。“我不是……”

    “现在是工作时间不太恰当,但我私人要给你几句话。对方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如果你是要找玩弄的物件,那就太过分了。”

    叶久淮闻言错愕,不懂他为何会这么说。

    “我并没有,她、也不是——”

    “你和我做爱,也同时和她交往吗?”就像是故意羞辱他一般,傅恒则讲得相当露骨而且直接。

    叶久淮瞪住双目,猛然忆起傅恒则曾经指责过自己,在上班时间处理私事。他一定认为那个时候自己就和她在一起了,之后自己却又答应和他发生肉体关系,所以现在才会这样质疑……

    不检点,毫无道德观念与羞耻心。他就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莫名地喘口气,叶久淮告诉自己,只要清楚说明少女和自己之间并无牵扯就好了;至于傅恒则对自己的误会,再怎么解释或证明都不会有用,所以算了,根本没什么好讲的,不然只是更难看,没什么的——念经似地在心里提醒自己,他却目光空茫,出神道:“那么……你喜欢的明明是别人,却和我……又算什么?”

    虚软的嗓音连自己都听不清楚。忽然感到一阵头昏眼花,他的身体左右晃了晃,下意识地抓住办公桌缘才能站稳。

    背脊陡然窜出冷汁,腹痛到全身无力。他满脑子却都还在想不愿让眼前的男人认为自己是假装,试着稍微调整呼吸,结果更加剧烈的晕眩排山倒海袭来,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在瞬间双膝跪地。

    在失去意识昏迷前,他似乎见到傅恒则迅速从椅子上起身,对自己喊道:“你——”

    像是喇叭突然间损坏,叶久淮只能摸索画面,却什么也听不到。

    没想到傅恒则也会担心自己?

    毫无理由地想笑。视野景物严重扭曲起来,他闭上双眼。

    ***

    “……听到公司楼下有救护车的声音,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问了人才知道原来是有人昏倒了,知道那个人是你之后,我吓了一大跳。”

    蒋统其看着病床上的人,因为注射点滴而卷起的衣袖底下,是一只如同女人那样瘦弱的手臂。由于是冬天,平常又穿西装,所以看不太出来,或许那副眼镜也成功掩饰了消瘦的双颊。

    “医生说你的胃炎反覆发作,饮食和作息再不改善会愈来愈严重。你想让自己的身体千疮百孔吗?我不是讲过很多次了,就算工作再忙,你也要记得吃饭和休息啊。”

    对于朋友真诚的担忧,叶久淮仅昌极轻微地笑了一笑。

    “……我知道了。”

    “没有人强迫你,你根本做不到。”蒋统其皱着眉,继续说:“行销部门在做专案软体的发行准备,我这两个月都没有空,不过,我已经叫恒则代替我好好管你了,不养胖个五公斤以上,我的孩子可不会喊你们两个干爹。”最后还是带些轻松地说道。

    很想告诉他不用这么做,否则只是让自己的立场变得更加难堪。但是叶久淮已经连呼吸都觉得费力,望见站在蒋统其身后的高大男人,能做的,也只是将视线回避开来而已。

    也不知怎地,好想就这样昏沉睡去。隐约听到蒋统其和自己道别,虽然想回应,但是身体却铅重得无法如意。

    使用点滴补充体力,再吃些营养的食物,在充满药味的病房睡足一夜,精神已良好许多,在他的要求下,医生答应让他出院。

    耳提面命地告诫病情及重重注意事项,叶久淮向医生道谢后,将为数不少的药物放入蒋统其之前帮他拿来的公事包里,然后慢慢穿好外套。

    护士小姐看见他一个人,好心地问了句:“不是有人要来接你吗?”

    叶久淮摇摇头。因为谁也不会来接他。坐电梯下楼,在走出医院时,冷空气灌进衣领之中,让他颤了下。

    想着在门口招一辆计程车,但是自己扣除看病拿药之后身上已经没什么钱,观察地理位置,推想离宿舍大概半个小时路程,便决定用走的回去。

    他呼出一口热气,双手还是习惯性地冰冷。在靠右边的人行道缓缓步行,不晓得是否因为周休二日关系,星期六的早晨,空旷的道路上没什么人影。

    想着回宿舍之后先洗个澡,月底还有帐单没缴……因为一直低着头,当然也就没看见有一台车从对向连道回转,逼近到自己身边。

    直到喇叭响起,叶久淮才醒神往声源看去。

    男人俊美的脸从车窗露出。每次见面都是那样的表情,厌烦并且觉得不耐。

    “你为什么自己出院了?”开口就是斥责,傅恒则下车走近他。“我不是说了要来接你,怎么没等我?”

    “……咦?”叶久淮愣了愣,喃道:“接我?我、我不知道……”说要来接自己……

    ……是什么时候?自己没听到,那么……是跟护士小姐说的吗?

    啊,难怪刚才护士小姐会这么问……傅恒则的怒意让他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我刚没看到你,不就错过了?”感觉对方好像在闪躲自己,傅恒则蹙眉说道:“上车。”

    既然这么不愿意,为什么又要勉强来?反正理由一定不是因为担心自己吧。叶久淮垂低视线。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往旁边走开。

    那种无谓的态度让傅恒则相当不悦,迅速伸手拉住他的膀臂。

    “你——”

    “呃!”施打点滴的地方遭男人强劲的力道粗暴拉住,叶久淮不禁痛喊一声。

    傅恒则一怔,感觉到掌中的胳臂几乎可以被自己折断而不觉松了手。

    叶久淮抚着肘部,退到墙边。听傅恒则隐怒对自己道:“……你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就因为他觉得自己是麻烦,所以自己才拒绝的啊。叶久淮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叫正确了,蒋统其请他来照顾自己,实在是个要命的错误。

    “我不……”

    “上车。”

    就算没有直视男人的脸,从严正的语气就足以听出毫无转圜与讨论的余地。

    在公司里,身为下属的自己有过太多次类似的经验,僵持下去,对自己完全没有好处。在傅恒则强硬的态势之下,叶久淮也只能沉默地坐进车里。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他只是偏首睇向窗户外往后飞逝的景色,让自己的心思飘远,就不用感受连呼吸都可以侵蚀的凝滞气氛。

    “你想吃些什么?”

    旁边的人突问。叶久淮由玻璃窗面望见傅恒则的轮廓,试图能够说服自己,只是因为倒映的影像太模糊,所以才会感觉不到对方的关心。

    “……我只想回去休息。”

    闻言,窗面的映影看起来不太高兴。

    “你不要浪费时间。”

    叶久淮闭上眼睛。“……随便……什么都可以。”

    怎样都……没关系。

    傅恒则不发一语。将车开至一家专门卖粥的小店,在几乎就是被“监视”的情况下,叶久淮食不吃味地独自吃完一整碗热粥,傅恒则才开车带他回宿舍。

    “谢谢学……经理。”

    仅是因为觉得没有意义了,所以叶久淮轻声改口。

    傅恒则的眼里一闪而过些什么,看着他下车,关门。道:“我还会来找你。”

    留下这样一句话,黑色的车身随着沙尘远去。

    原以为只有今天、就这几个小时而已,所以自己忍耐那种被人看管的不适感,可是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说……叶久淮原地怔愣半晌,嘴里残留的食物腥味忽然让他想吐,急忙上楼打开门冲入浴室,呕地一声,适才吃的海鲜粥,有大半碗都进了马桶。

    “咳、咳……”涕泪纵横到连自己都不想照镜子,他颓然靠墙坐倒。

    耳边回荡着冲水的声响,和傅恒则的话语。

    还会来找你……

    嘲讽般扯了下嘴角,接着,哀伤地将脸埋入弯起的手肘当中。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这么难受,却又那样,无法摆脱。

    
 


美丽的奇迹 正文 第九章
章节字数:8480 更新时间:07…12…08 16:51
    或许是药里掺杂安眠的成分,又或者身体机能的抗议。在吃过药之后,叶久淮陷入沉睡,直到星期日早上,之间二十几个小时,除去上厕所,他几乎就是躺在棉被里虚度。

    是由于想到傅恒则会来,他才恍然惊醒。

    一看钟,早上六点二十分。

    不晓得傅恒则什么时候出现,也许等一下门铃就会响起……反复想着这种无聊的事,所以没有注意其他地方。在发现不小心把洗面乳挤在牙刷上的时候,他无奈地洗掉那白色的膏状物体,不懂明明是假日的早晨,为什么自己却比平常还更加紧绷。

    一定都是那个人的关系。

    那个人总是会给自己带来很大、很大的压力……

    思及此,胃部莫名地隐隐作痛。心底深处却又矛盾地觉得,如果不是生病,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要来找自己吧……

    把毛巾盖在头上发呆,听到外头有声响,他才赶紧盥洗完毕。走出去,信箱里有当日的报纸,刚刚的声音只是送报生而已。

    抽出报纸,打开翻了翻又放下。他坐在长椅上,虽然空腹一日夜,却也没有找东西来吃的欲望。

    像是在等着谁,却又不是。因为体力不支而在椅上昏昏睡去,感到寒冷所以苏醒,睁开眼,窗外已经黑了。

    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反正傅恒则本来就没有义务,而且根本就不曾约定时间,自己还是被他所惩罚的人,这样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他有趣似地笑笑,摇晃起身,抓丐桌冇药包,倒了一杯开水,随便将药丸给吞下。

    已经不再是需要休息和睡眠,由于身体无法接受到热量供给生理机能来动作,只能用睡觉来保持住体力不要流失。

    室内电话似乎有响起的迹象,他伸手要接,却不小心将话机翻倒,电话线被扯掉了,他也没有力气装回去。再次睁眼,当发现时间快速推进到星期一中午时,叶久淮也放弃去上班的打算。

    公司的事,请假的事,他什么也不想管了……

    电铃声忽然震天价响,潜意识告知大脑必须下床开门,困难移动沉重的脚步,光是扶着墙壁走到门边就花去三分钟。

    直到不稳跌进来者胸怀,他还是处于神智恍惚的状态。

    “对不起……”叶久淮小声道歉,微弱地呼出所息。

    头晕目眩的感觉驱赶不去,眼前犹如坏掉的电视机充满杂讯,是撑靠着对方的身体才能站直。

    “你为什么没来公司?”

    头顶上的人说话了,熟悉的冷酷口吻就在耳边。叶久淮这才骇然吓醒。

    “啊”

    极为错愕地退开,因为太过慌张而踉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