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娱乐家族 >

第13章

娱乐家族-第13章

小说: 娱乐家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队伍】一枝花:xiexie

雷蒙手忙脚乱的拼音都直接上了。
【队伍】断袖嘎达:小花羞射了,来,让GG抱抱,哈哈!
……
雷蒙真心觉得自己已经堕落到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的地步了,当他还是一枝花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跟这些人为伍。
自己如此忍辱负重目的只是为了报仇,为了去杀那个连姓甚名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孤山独影。
报仇真有这么重要吗?
如果是当年的一枝花,一定会斩钉截铁的回答:重要!
他一枝花向来都是有仇必报,因为他有这个实力。
现在的雷蒙却有点不确定了,这毕竟是场游戏,跟游戏里的人较什么真呢?
可问题是,那个人居然说自己不配叫一枝花!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的自己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属于一枝花的气息痕迹,每天面对这张从陌生到熟悉的脸孔,记忆深处那个一枝花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淡化模糊。唯一能让他找回从前的感觉的,只有游戏中这个虚拟的人物。
雷蒙对自己说,你是在为了荣誉而战!


☆、飙车

天还没亮雷蒙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他闭着眼睛摸到手机,“喂?”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加上没睡醒的慵懒,透过无线电波传到邵奕辰耳朵里,有种过电般的感觉。
邵奕辰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松了松衣领,“起床吧。今天要赶远路,别让剧组的人久等,让别人说你大牌不好。”
邵奕辰的话在雷蒙脑子里过了两秒,他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今天要去剧组见秦颂!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邵奕辰坐在车里,看了眼手表,“五分钟不下来,我就上楼去砸门。”
五分钟以后,雷蒙穿得整整齐齐坐进车里。
邵奕辰扬眉,雷蒙今天穿了件暗紫色斜纹衬衣配牛仔裤,外面是件卡其色休闲夹克。很显然,他这一身是精心搭配过的。
“穿这么精神,相亲去啊。”邵奕辰边发动车子边漫不经心的说。
雷蒙一大早的兴奋跟憧憬全被破坏掉了!
“雷府有司机,不用劳烦你。”
“现在有了我,你们家的大骡子大马就都可以歇着了。”邵奕辰一打方向盘朝高速的方向驶去,“以后我就是你的专职司机外加经纪人。”
“我可以选择换人吗?”
“虽然我有跟你一样的想法,但是不能。”邵奕辰看看后视镜,脚踩油门渐渐加速。“这个决定是公司高层本着对雷总负责的态度做出的集体意见,就是您也不能擅自更改。”
雷蒙冷笑,“这算什么,架空我吗?”
邵奕辰慢悠悠说道:“雷总您太搞笑了吧?自从您上任以来,管过公司里任何一件事吗?我给您报过去的全年预算财务报表排片计划您都看过一眼吗?雷鸣在的时候好歹还装装样子,您倒好,甩手掌柜做得心安理得,还用得着我费劲巴拉去架空您吗?”
雷蒙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跟这种无耻小人就不应该有话说!
他别过头,把邵奕辰当空气。
邵奕辰嘴角勾了勾,脚下油门不减,继续加速。车外的冷风呼呼被外循环带进车内,雷蒙打了个喷嚏。
邵奕辰目光不动,随手打开暖风。他开车有个习惯,不管多冷的天也从不开空调,不是为了环保,他没这么高的觉悟。他只是不喜欢让自己过的太舒服,他觉得太过舒适的环境会让人心生怠意,沉迷于安逸。用程赫的话说,就是没事儿找虐型。
车里很快温暖如春,雷蒙本就睡眠不足,这下被暖风熏着开始昏昏欲睡,但又不想让旁边的邵奕辰看笑话,只能强撑着。
邵奕辰打开CD,一首《蓝色的多瑙河》轻快的在车内流淌。
这个时候听这种音乐跟催眠曲其实差不了多少。直到脑袋当的一声磕到车门的玻璃上,雷蒙才发现自己已经睡着了。
他尴尬的揉着脑袋,飞快瞟了一眼邵奕辰。邵奕辰表情专注,目不斜视。
他暗暗松了口气。
“想睡就睡吧,还得开两个多小时呢,等到了地儿你再想睡都没得睡了。”
雷蒙有点脸红,既然邵奕辰都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索性两眼一闭,再睁眼时,车外的景色已经大不相同。
没有了大都市钢筋混凝土的灰霾丛林,有的只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和似乎无穷无尽的盘山公路。
雷蒙赶紧打开车窗,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
重新穿越回来后最让他不适应的就是饱受污染的空气质量。他每天不停的喝水都缓解不了嗓子的干哑不适。
“快把窗户关上。山里风硬,你刚睡醒,当心着凉。”邵奕辰说着已经替他把窗户关好。
“这是去哪儿?”雷蒙刚想起问今天的行程。
“山里有个道观,几百年的历史了,今天主要在那儿拍外景。”
雷蒙抓过剧本哗哗的翻着。
剧本虽有过改动,雷蒙的台词增加的并不多。大多是些回忆类的场景,只需要画面,台词自由发挥即可。
邵奕辰看雷蒙一副认真的样子,出言提醒,“郭嘉这个人,平时看着挺正常,拍起戏来六亲不认,你要有心理准备。”
见雷蒙没理他,他加重语气,“他发起飙来不会顾及对方是什么明星大腕还是老板投资人,当然你也不用太给他留面子,心情好咱就陪他玩玩,心情不好就拍屁股走人。”
雷蒙抬头看他一眼,“这就是你做事的态度吗?”
邵奕辰失笑,“你长这么大没挨过骂吧?郭嘉骂人跟数落三孙子似的,到时候你可别哭啊。”
雷蒙淡淡道:“我受得了。”
为了秦颂吗?
邵奕辰嘴角冷冷一勾,大力按了下喇叭,把前面一辆路虎吓得差点蹦的逆行上去。
邵奕辰一脚油门超到前面,两车并行的功夫,路虎摇下车窗,冲他们大吼,“赶着去投胎啊,傻逼!”
盘山公路本就不宽,对方这一嗓子就像贴着雷蒙耳朵骂的,雷蒙脸色当时就变了。
邵奕辰没什么反应,并道之后把胳膊伸出窗外,朝后面比了个中指,最气人的是还动了两下。
路虎司机气得哇哇大叫,雷蒙都能听见他那些污秽不堪的叫骂声。
“被人骂的滋味不好受吧?”邵奕辰笑着看了他一眼,“是不是很想扁人?”
雷蒙不说话。
路虎明显加速意图超车。
前面是个弯道,邵奕辰继续高速前进。雷蒙脸色愈加难看,手紧紧攥着车窗上的扶手,难以置信的盯着邵奕辰,“不减速吗?”
“坐好。”邵奕辰突然猛打方向盘,车轮与路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车子几乎紧贴着山壁侧滑过弯!
雷蒙头发根都炸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要再次穿越了。
后面紧接着传来车子紧急制动时那撕心裂肺的摩擦声和沉闷的撞击声,他大吼一声,“停车!”
“没事儿,他撞山上了,死不了。”邵奕辰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邵奕辰!”雷蒙简直要怒发冲冠,“拿别人的性命当儿戏很有趣吗?你还是不是人!”
“他自己发神经在山路上开斗气车怨得了别人吗?”邵奕辰也不生气,“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生命,还想指望别人尊重吗?”
雷蒙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魔鬼恶霸,充满憎恶。
“觉得我不像好人是吗?”邵奕辰开得有点累了,一只手臂搭在方向盘上,“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车子开到目的地时,摄制组早就搭好架子各就各位,他们还是迟到了。
雷蒙下车后一言不发朝前走。早就有副导演在一旁迎着,“雷总,化妆间在这边……”
邵奕辰锁好车溜溜达达走到郭嘉旁边,郭嘉正躺在躺椅上睡觉。邵奕辰把他挡脸的帽子拿起来抽了抽他的脸,“醒醒嘿,雷总到了,还不赶紧去接驾。”
郭嘉立刻睁开眼,噌的坐起来,皱眉看着邵奕辰,“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邵奕辰搬把椅子坐下,“虽说我也不想看见你,但谁让我们的雷二公子忒人见人爱让人放心不下呢。”
郭嘉掏出烟来递给邵奕辰,邵奕辰摆手没接,郭嘉自己叼上,“雷蒙这么大的人了,你还怕他丢了?”
“丢到不怕,就怕被某些不良导演盯上,再给潜了。”
郭嘉失笑,“我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可能对老板下手啊?”
邵奕辰双臂环肩,“这话你自己信吗?”
郭嘉瞄了眼坐在不远处背台词的秦颂,低声问道:“雷蒙跟秦颂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
“不是吧?”郭嘉狐疑的看着邵奕辰,“雷蒙看秦颂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有事儿啊?”
“那是你眼睛有问题。”
郭嘉不再说话,眼神上上下下充满探究的打量邵奕辰。
邵奕辰拿掉他嘴里的烟头,“拍好你的戏吧,不该你关心的事儿少特么瞎操心。”

“雷蒙在英国出了场车祸,据说伤到脑子,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林家栋低声跟秦颂汇报着最新得来的情报。“他没提起六年前的事,大概是不记得了。”
秦颂没出声,低头看着剧本,脑子却没在剧本上。
雷蒙要是真不记得了就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他究竟想干什么?
秦颂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合上剧本,轻揉眉心。
林家栋看着他,“雷蒙的事,你也不用想太多,那件事如果曝光的话,对他和星人都没有任何好处。”
秦颂正视他,“就算曝光也无所谓,那晚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清者自清。”
林家栋笑了笑,“对,清者自清。”

雷蒙化好妆后,郭嘉给他说了说戏,剧组便正式开拍。
按照新剧本的剧情,花重雪和韩硕还有一段同窗的渊源。两人曾一同在纯阳真人门下学艺,建立起深厚的友情,后来两人一同去诛杀邪教道君,韩硕为保护花重雪身负重伤,花重雪为救韩硕冒险修炼邪教道君的邪恶道法,从此坠入魔道,而韩硕伤愈的同时却失去记忆,忘记了本是他同窗挚友的花重雪,还将他当作邪魔歪道亲手诛杀……。
很狗血的剧情,却有着超一流的吸金属性。这是程赫看完剧本后给出的评价。其实他的原话是这样的,“至俗就是至真,越是经典的电影越俗套,越是俗套的情节越是经久不衰,因为一百个人能从这些熟悉的情节里看到一百个自己的影子,一部成功的商业片首先要符合大众的口味。”
程赫,他真的应该去写书。

言归正传,今天要拍摄的是花重雪与韩硕首次在纯阳宫相识并相知,二人互相切磋共同进步的一组镜头。
十几名身着白色道服的弟子盘膝坐在殿门外,聆听师尊传道授业。
古朴的道观静谧清幽,薄薄的晨雾萦绕在众人周围,配上纤尘不染的雪白衣袂,真有几分神仙洞府的味道。
尤其是坐在前排的花重雪,一袭白衣素面示人的他,比浓妆艳抹妖娆打扮时更加夺人眼球。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光风霁月,澈如冰雪,好似谪仙下凡。
一名小道童引领着前来拜师的韩硕走近众人。这是韩硕第一次见到花重雪,两人的视线不期而遇,久久凝视彼此。
然而事实上,他们两个谁都没看谁,这个场景是两人各自对着镜头分开拍的。



☆、情侣装

生活中,人们通常在一分钟内大约眨眼1012次,但是作为演员必须学习互相直视对方,锁定眼睛而且很少眨眼。在表演中,眨眼通常要被赋予某些特定含义,传达人物的某种特定心情,比如惊讶或者焦虑。
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通常很难做到这点,因为要克服人的生理本能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充分利用这种本能。
所以人们形容有些骗子骗术高明,演技高超,就像天生的演员,大抵说得就是这种情况。
然而这一表演上的难点在雷蒙这并不存在。
作为一名武林高手,目光敏锐是基本条件,高手过招时,机会往往就在转瞬之间,你没事儿眨一下眼可能命都没了。所以那些高手们个个目光如炬,当然不是天生如此,都是有练过的。
雷蒙按照导演的要求,目光随着摄像机拟人化的移动而移动,那深深的凝视让镜头后面的摄像师都心动不已。
有些艺人外型虽好,却是眼大无神,尤其是看镜头时那惨不忍睹的呆滞眼神简直就是对观众心理承受底线的挑战,比如说像穆启东这样的偶像派艺人。所以导演在拍他们的戏时都尽量使用远镜头,拍他们有型有款的侧脸和酷帅无比的后脑勺。
像雷蒙这样对着镜头很快就能入戏的非专业演员简直是摄影师的福星!
他当然不知道雷蒙公子盯着苍蝇也是这种眼神,与敌手对峙也是这种眼神。谁让我们的雷二公子天生桃花眼呢?
因为两位演员入戏很快,这组镜头只拍了一条就过了。导演又从其他角度补拍了几个镜头,这场戏就算结束。
邵奕辰拿着大衣给雷蒙披上。山里温度低,又是清晨,室外温度都在零下,白衣飘飘的镜头美感是有了,演员有多受罪,只有自己知道。
这组镜头拍的算快的,也折腾了半个多小时。雷蒙嘴唇都有些发紫了,邵奕辰递给他一个保温杯,“喝口热水暖暖。”
雷蒙本来对早晨飙车差点出人命的事还在耿耿于怀,可他实在太冷了,为了这么个人渣跟自己过不去,有些犯不上。他冷着脸接过,喝了一小口,眉毛一挑,是姜糖水!
“姜能驱寒。”邵奕辰笑了笑。
雷蒙身上和心里的冷意被一股滑过喉咙的带着辛辣的暖意驱散了不少。
邵奕辰还在笑吟吟的看着他。
雷蒙发现这人真是标准的二皮脸,自己早上那么对他横眉冷对,他一点都没往心里去。
所谓吃人嘴短,半杯姜糖水下肚,连带对这个人的憎恶都消减了不少。雷蒙目光游移着,不由自主就转到秦颂身上。
视线还没定格,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硬生生就给掰了回来。
“大庭广众呢,注意点。”邵奕辰松开手,“这帮人都是人精,随便给你捅出去点什么,你和他就都吃不了兜着走。”
雷蒙呆立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邵奕辰刚刚对他做了什么。
这个人渣!
雷蒙紧紧握着保温杯,几遍深呼吸才克制住没朝他脑袋上砸过去!
之前姜糖水培养起来那点可怜的好感度唰唰掉到负值以下。
邵奕辰在他眼神发生变化之前已经转身去找郭嘉聊天。
雷蒙紧紧盯着他的背影,眼神都要喷出火来。
“那场戏演得不错。”雷蒙猛一转身,发现秦颂不知何时站到他身后。
秦颂指了指监视器的方向,“刚刚看了遍回放,这话是导演说的,郭导很难得会夸人。”
“谢谢。”雷蒙心情指数不受控制的迅速回升。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