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娱乐家族 >

第19章

娱乐家族-第19章

小说: 娱乐家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蒙一看就没什么经验,邵奕辰稍一挑逗身体便立时软了下来,眼神也回归迷离。
邵奕辰闲置的左手在他身体上缓缓抚摸着,手指不时划过他胸前的凸起,轻轻按压。直到雷蒙呼吸越来越粗重,脸颊越来越红,似乎已经适应了身体里属于他的存在,他才开始缓缓抽动。
这一次他没有由着自己的性子,而是刻意放缓速度,细致的在雷蒙体内寻找他的敏感点。
当适应了那硕大而炙热的存在后,这种身体被灌满的感觉让雷蒙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似乎有种热烈的渴求在他身体里燃烧。他从不知道原来同性间的交^合也可以带给人如此疯狂的感官愉悦,上辈子和刘琛那唯一的一次经历留给他的只有屈辱和仇恨的回忆。
他不由自主搂紧邵奕辰,“阿琛,帮我……”
当自己的名字从雷蒙口中溢出时,邵奕辰一阵恍惚,身下的人儿似乎变成一枝花。
心中突然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与欢喜,他紧紧搂住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连声音都有些哽咽,“小山……”
雷蒙也用力回搂住他,“阿琛……”
因为激动而失控的情绪并未持续太久,几乎就是几秒钟,邵奕辰已然回神,他微微松开手臂,看着雷蒙因为情^欲而迷茫无措的脸庞,苦笑一声。
他们两人已然是这种关系,也仅仅只能是这一种关系,他给不了他更多,只能尽力让他快乐。
他紧紧箍住他的腰肢,将他双腿分得再开些,开始大幅度抽^送。
雷蒙双目紧闭,压抑不住的欢愉令他随着邵奕辰的动作剧烈喘息着,不时溢出一声短促的呜咽哀鸣。
邵奕辰将他从床上抱起,双腿箍在自己腰部,紧紧抵住墙壁,重重的抽^插了几下,每一下都深深到底又完全拔出。
后背的冰冷与胸前的炙热还有身下激烈的抽送涌送至全身的一阵阵快^感形成极其强烈的感官刺激,雷蒙指甲深深嵌入邵奕辰的皮肉之中,一口咬在对方肩膀上,呻^吟之声不断。
邵奕辰爽得灵魂都要溢出躯壳了,从身体最深处爆发出的快^感令他身体陡然僵直,律^动骤然疯狂,深深顶进雷蒙体内最深处,在那里无声而尽情的释放,同时雷蒙一声抑制不住的尖声呻^吟,脖颈向后一仰,也在他的手中喷薄而出。
邵奕辰把他慢慢放下,雷蒙浑身赤^裸仰躺在床上,星眸半闭,微微喘息。因为尚未完全褪去的情^欲在他脸颊肌肤上残留的潮红和邵奕辰印下的点点吻痕互相映衬,形成一幅相当香^艳淫^靡的画面。
邵奕辰觉得刚刚释放过的欲^望有再次抬头的迹象。幸好他那从火星旅游回来的理智及时告诉他,不能一错再错。
雷蒙已经睡得很沉,邵奕辰在浴缸里放满热水,回到卧室轻轻抱起他,走进浴室。水温在邵奕辰的调试下刚刚好,雷蒙即便在睡梦中也发出一声类似惬意的叹息,双手自动自发环住邵奕辰的腰,头窝在他的脖颈。
两具身体就这样毫无遮拦的在水中交缠,恰到好处的水温简直就是变相的催^情剂,邵奕辰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等他勉强坚持着给雷蒙清洗完下^身,身体已经再次是上膛状态,而且蓄势待发,势不可挡。
“邵奕辰你丫精虫上脑了吗?”他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大概是水里的身体太滑溜,雷蒙动了一下,嘟囔一句,在邵奕辰身上换了个姿势重新挂好。
邵奕辰脑子轰的一声,全身血液全部到小腹集中,因为没有足够的血液支撑大脑思考,理智再次被遣送回火星。
他双臂撑起雷蒙身体,将他双腿分开,对准自己的昂扬慢慢坐下去。雷蒙眉头微蹙,低低呻^吟了一声。
因为是在水里,又有前一次的开拓经历,这一次的进入过程相当顺利,当再次被那紧窄炙热的穴壁紧紧包裹住时,邵奕辰轻轻叹息一声,感觉就像飞进天堂。
最好再也不要回来。



☆、交手

邵奕辰将雷蒙放回床上,转身出门下楼,随便找了间离得最近的药店,出来时,兜里揣了支消炎药膏。
浴缸里那两次大概是动得太激烈,完事以后,看到水里漂浮着的丝丝血迹,心里的愧疚和不安让他简直不忍直视。
回到房间,雷蒙还在沉睡,只是换了个睡姿,整个人趴在床上,脸侧向一边。
邵奕辰觉得这个睡姿挺好,正好可以直接上药。
手指蘸着药膏伸进柔软的肠壁,望着那人天真的睡颜,邵奕辰心里竟生出一种奇异的渴望,他很想俯下^身,搂住那个人,对他说,就这么一辈子留在我身边吧。
他被这种疯狂的念头吓了一跳,逃也似的从床上蹦起来,怔怔望着雷蒙,感受着自己剧烈的心跳。
他真的是疯了!
邵奕辰拿着手机走进卫生间。
程赫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他闭着眼摸索着拿过床头的手机直接按掉,刚翻了个身,铃声再次响起,他烦躁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接通,“我不是说过除非天塌下来不许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吗!”
“我把雷蒙给办了。”邵奕辰的语气不疾不徐,几乎没有波动。
程赫楞了两秒钟,慢慢坐直身体,“你喝酒了?”
“一点都没有,喝醉的人是他。”
“你被人设计磕了□了?”
“你电影看多了吗?”
程赫点亮床头灯,“既没喝酒也没嗑药还能干出这么禽兽的事儿来,叫我怎么理解?还是你想跟我说其实你是被附体了干那事儿的人不是你?”
邵奕辰叹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你要这么理解也行,我也觉得自己都不像是我自己了。”
程赫披上睡袍靠坐在床头,“邵奕辰,你是不是动真格的了?”
邵奕辰一怔,程赫马上又说道:“不许思考直接回答我。”
邵奕辰静静望着镜中的自己,“不是。”
程赫叹口气,“雷蒙不适合你,别的不说,老爷子那关你就过不去。我可不想有一天你失踪了,我连上哪块坟头去哭你都不知道。”
邵奕辰转过身靠在洗手池上,“我不会对雷蒙动感情,我心里……有人了。”
程赫:“雷蒙这种人看起来很酷,其实里外全是冰,天生就没有心,一个没有心的人会爱上别人吗?就算真被这种人爱上也绝不是好事。你这个人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乎,其实最重感情,一旦真爱上了就是死去活来那种。上一次床不算什么大事儿,我担心的是你有一天真把自己给陷进去了。郑重劝你一句,别跟雷蒙在一块儿,你们不是一路人。”
邵奕辰笑了笑,“程赫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吗?每次跟你讲话都有种醍醐灌顶的效果,你这种人不出家简直就是宗教界的损失。”
“行啊,要我出家你先自宫,反正咱俩都别好过。”程赫打了个哈欠,“明天买张机票回来吧,我替你去看着雷蒙。”
邵奕辰:“你这是为了帮我还是为了见唐尧?”
“两样都有。”
邵奕辰:“小唐是个好青年,别把人家往邪道上领。”
“管好你自己吧。”
挂掉电话,邵奕辰调出手机里的一枝花图片,屏幕上的一枝花静静凝视着他,明亮的眼眸竟让他有种想要逃开的心虚感。
他将额头轻轻抵在手机屏幕上。
小山,赐予我力量吧。

雷蒙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很难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
下^身火辣的疼痛和清凉的感觉清清楚楚的提示他,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跟秦颂?!!!
他紧紧抓着手中的被子,努力回忆。只依稀记得他好像去敲过秦颂的房门,然后被人拖回房间,之后就是一些破碎的记忆片段,很黄很暴力。那个人……是秦颂吗?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邵奕辰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你醒了?”他把托盘放到桌上,“洗漱一下吃早点。”
雷蒙紧紧盯着他,“你……跟我没什么可说的吗?”
邵奕辰自打进屋就没拿正眼瞧过雷蒙,见他这么问,这才缓缓转身走到自己的床上坐下,面对着他,“你想起来了吗?”
雷蒙一看他的眼神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冰冷的怒火如滔天巨浪瞬间从心底翻涌而起。他猛然朝邵奕辰扑去,紧紧揪住他的衣领,眼眸中的杀意如冰锋雪刃,额头处甚至能看到井字的青筋,“我要杀了你!”
邵奕辰被雷蒙因为愤怒而大得惊人的力道掀翻在床,却丝毫不去抵抗,“我喜欢男人,你昨晚又那么卖力气勾引我,我知道现在说这些都是借口,你想揍就揍吧,我不会还手。”
雷蒙举起的拳头青筋暴跳,却迟迟没有落下去。
他知道邵奕辰说的没错,昨晚他是喝醉了,但不是完全没有记忆,是他自己酒后乱性,把邵奕辰误当成刘琛,又能怪得了谁?至于邵奕辰竟然也喜欢同性,非但没有制止自己反倒半推半就,其心可诛,可其情……又可恕。
圣人都未必能坐怀不乱何况是普通人?
雷蒙虽然处事随性,却从不是一个喜欢推卸责任的人,他高傲的性格也不允许自己那么做。而且对方坦然揽下一切责任的态度让他的怒气无处可撒。
对一个丝毫不反抗的人使用暴力,不是他一枝花的风格。再说他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他。
他竭力压抑下心中的暴力情绪,重重一拳揍到邵奕辰的鼻子上,“昨晚的事儿到此为止,不许再提,如若再犯,定饶不了你的狗命!”
雷蒙气得说话都半文半白起来。
邵奕辰被打偏的脸颊慢慢回正,两道鼻血蜿蜒而下。
雷蒙站起身大步朝外走,他不想再跟这个人待在同一个房间里,一秒钟也不想。
走到门口,刷的拉开房门,身体却立时僵住。
秦颂正站在门外,右手抬起,保持着一个准备敲门的姿势。
看到突然打开的房门和门里怒气冲冲的雷蒙,秦颂也愣了一下,随即浮起微笑,“早。”
“……早。”雷蒙的情绪来不及转换,脑子里一时有些混乱。
“昨晚玩得太晚,回来的时候觉得你可能睡了,就没过来打搅。想叫你一起下去吃早饭,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秦颂的态度越温柔,雷蒙心里就越不是滋味,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回放昨晚那些疯狂淫^荡的画面。
虽然不清楚男人跟男人间是否也有从一而终红杏出墙的说法,但发生了昨晚那件事,他现在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以一颗平常心来面对秦颂,那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沉重愧疚感深深折磨着他,他甚至想干脆就此穿回去,永远不要再见秦颂。
秦颂见雷蒙情绪有些古怪,正要问他是不是不舒服,目光突的一凝,聚焦在雷蒙锁骨偏下方一个呈淡粉色的印记上。
雷蒙身上穿的是件他自己随身带来的睡衣(昨天晚上邵奕辰给他换上的),睡衣的领口有些大,那个小小的粉红色印记在白皙肌肤的衬托下,愈加刺目。
秦颂脸色微变,很快又笑道:“你要是不方便,我就不打搅了,待会儿见。”
秦颂的突然离去让雷蒙有些茫然,他慢慢关上房门,失魂落魄的走进浴室,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然后,他便看到脖子下面那仿佛胎记一般的可疑印记。
雷蒙几乎贴到镜子上,猛然拉开睡衣领口,里面的风光简直让他血液倒流!
只见自己胸前就像被蚊子叮咬过一般布满这种红色印记!
对于情爱之事雷蒙虽没有什么经验,但他并不傻,联想到方才秦颂看着他的奇怪眼神,他羞愤欲死,全身的血液瞬间化作熊熊火焰从每一个汗毛孔喷薄而出!
邵奕辰一直躺在床上,头悬在床边,一边控鼻血一边听着秦颂跟雷蒙的对话,之后雷蒙进了浴室就再没了动静。他刚闭上眼睛就觉得一阵风从身边刮过,还没来得及睁眼肚皮就被重重踹了一脚!
邵奕辰像只烤熟的龙虾痛苦的蜷起身体滚到床下,捂着肚子抬起头,无奈的看着一脸怒气的雷蒙。“你又怎么了?”
“卑鄙下流!”对方这种毫无愧疚感的表情令雷蒙怒火更加高涨,他高抬起腿,又是一脚踹下去。
邵奕辰迅速抓住他的脚踝,用力往怀里一带。雷蒙顺势左脚腾空,连环踢出三脚。这招瞬影连环踢是无上门的绝学之一,当年因为此招折在一枝花手里的武林高手不在少数。这一招在雷蒙脚下虽然发挥不出最强伤害值,但用来对付毫无内力的普通人,纵然不死也要筋断骨折。由此可见雷蒙绝对是气疯了,否则不会如此不计后果。
邵奕辰见雷蒙左脚一动就知道他要干什么,左手手腕一甩,将他右脚用力推了出去,右手同时击出,斩在雷蒙左小腿上。
雷蒙当时左腿就麻了,直接扑到床上。邵奕辰飞身扑到他身上,攥住他右手手腕一拧,直接剪到背后。
雷蒙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他满脑子都在想一个问题,邵奕辰是怎么看出他那组连环踢的虚实,又是怎么准确无误找到他小腿上的麻筋儿的?
“够狠的啊雷蒙,你这几年在国外没少学功夫啊?”邵奕辰骑在他身上,呲牙咧嘴的揉着肚子,“昨晚的事儿是我不对,你冲我撒火我没意见。可你能别老间歇性爆发行吗,我受不了这刺激,求你给我来个痛快的,我好早死早超生。”
他说完从雷蒙身上下来,脱掉身上的T恤,趴到自己床上,“来吧,我保证不反抗。”



☆、行云流水

雷蒙看着邵奕辰光滑匀称而充满运动张力的背部线条,不知怎的就想起昨晚自己的双手是如何紧紧搂住这副躯体,跟随他一起律动,感受他那紧实的肌肤下面如同丝绒般流畅的肌肉线条,以及里面包裹着的仿佛永远都用之不尽的强劲活力与热情……。
他猛然摇头,竭力把这些不堪的画面从脑海中驱逐出去,快速起身拿着自己的衣服冲进浴室。
等他换好衣服打开浴室的门,好不容易整理清楚的思维再次混乱。邵奕辰就这么光着上身斜靠在门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雷蒙立刻别开头,“让开!”
“不打了吗?”
雷蒙有些恼羞成怒,“让开!”他肩膀一顶,撞开邵奕辰,朝房门走去。
邵奕辰抓住他的手腕,“雷蒙,我们谈谈。”
雷蒙甩开他的手,“用不着!”
他伸手去拧门把,邵奕辰突然逼过来,右手覆住他的手背。雷蒙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邵奕辰顺势期身过来,双臂一伸,把他封在墙角。
“昨晚的事是个意外,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既然大家都不想再提,那就干脆把它忘了。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心里别扭,就狠揍我一顿当出气。可要是出了这间屋,就不许再后算账,你懂我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