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娱乐家族 >

第20章

娱乐家族-第20章

小说: 娱乐家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昨晚的事是个意外,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既然大家都不想再提,那就干脆把它忘了。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心里别扭,就狠揍我一顿当出气。可要是出了这间屋,就不许再后算账,你懂我的意思吗?”
两个人贴的很近,邵奕辰身上混合着的栀子味沐浴液的雄性气息朝雷蒙扑面而来,雷蒙顿时心跳加速。如果说秦颂的气息带给他的是怀旧版的文艺小清新,那邵奕辰身上的味道就像是气态版□,让他的大脑不由自主就产生一些极其不雅的淫^靡画面。
他为自己的堕落感到羞耻。
他冷笑一声,“好,我巴不得把昨晚那些肮脏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邵奕辰静静注视着他。雷蒙愈加烦躁,要不是不想再碰他,他早一巴掌把这混蛋扇出二里地以外。
邵奕辰放下手臂,“一言为定。”

剧组今天进山拍外景。雷蒙和邵奕辰一前一后上了大巴车。邵奕辰习惯性坐在雷蒙身边。雷蒙低声说了句,“滚!”
邵奕辰一怔,慢慢起身,走到后面一个位置坐下。
坐在比较靠后位置的秦颂在雷蒙一上车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他,看到雷邵两人反常的举止和雷蒙冷漠的态度,联想起早上的情景,秦颂嘴角轻勾,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郭嘉在雷蒙身边坐下,“昨天晚上玩得开心吗?”
“晚上”两个字立刻勾起那些让他脸红心跳羞耻烦躁到想要杀人的不堪回忆。雷蒙直接扭过头,闭眼假寐。
郭嘉:……
郭嘉转过身朝坐在后排的邵奕辰低声说:“小蒙心情不好?”
邵奕辰朝他勾勾手指,郭嘉起身走过去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邵奕辰凑到他眼前,抓住他的胳膊,炯炯看着他。郭嘉被邵奕辰郑重的表情弄懵了,“怎么了?”
邵奕辰在他耳边低声说:“谁看见你,心情都不会好。”
郭嘉觉得自己被耍了,邵奕辰紧紧抓着他不松手,“你要敢离开我半步,我就大喊你对我耍流氓。”
郭嘉气得想笑,“邵奕辰你还要点脸吗?”
邵奕辰朝他一笑,“跟你一比,我才知道自己脸皮太薄,不敢不要。”

演员专车到达拍摄地点时,外景组的人早已准备就绪。
今天主要拍摄雷蒙饰演的花重雪与唐尧饰演的贺岐山在湖边的一场打戏。虽然说不上是电影中的重头戏,但也是比较出彩的一场戏,只不过出彩的地方在于后期特效,毕竟这是一部仙侠片,特效场面重于传统动作场面。但是不管动作场面怎么简化,吊威亚和基本的武打过招还是少不了的。
吊威亚对雷蒙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这种飞来飞去就是他以前的生活写照。过招就更不用说了,就算是身为正宗八卦掌传人的电影武术指导,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所以这两样雷蒙统统都没用替身。与他的轻松适意成对比的,是唐尧的痛苦煎熬。
唐尧有轻微恐高症,最触头吊威亚。可人家堂堂星人总裁都亲自上阵了,他也不好示弱。等从威亚上下来,基本半条命都没了。
等他以为能喘口气,下场动作戏能用替身时,雷蒙再次亲自上阵。
武术指导跑过来,“雷总,这场戏难度有点大,您看……”
“没关系。”雷蒙扭了扭手腕,“我练过跆拳道,有些功夫底子。”
武术指导表面称赞,心里却不以为然,跆拳道也叫功夫吗?耍猴一样,要美感没美感,要内涵没内涵。
雷蒙看到他眼中的轻视之意,笑了笑,抽出佩剑,手腕一抖,挽了个剑花。
武术指导眼睛登时一亮,他是内行,一眼就能看出雷蒙方才使的招式看似平常,实则没个三年五载绝对到不了这种功底。
雷蒙手上动作不停,长剑一挥,刷的朝武术指导面门刺来,他动作很快,剑似追风,武术指导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只见一道雪白的剑光朝自己刺过来,虽然明知是道具,没什么伤害力,但那一刻他的腿仍不由自主的软了。
剑光距离他的鼻尖还有两寸时突然一转,削向他的肩膀,武术指导侧身躲避,剑锋再次转向,从他胸前堪堪划过。
这三招动作奇快,几乎就在眨眼之间。武术指导完全失去语言能力,只颤巍巍伸出大拇指。
旁边传来掌声,雷蒙微微侧头,秦颂正含笑望着自己,眼中露出欣赏之意。
雷蒙内心升起一股难以自持的愉悦,大概是手中这把剑还算顺手,他身形轻转,剑势一变,舞了一套行云流水。
行云流水是无上门入门级的剑法,剑招如其名,胜在招式华丽,意境飘渺,是无上门唯一一套华而不实的剑法。最大的优点就是极易上手,缺点就是千万别用它去对敌。
只见一片银光之中,一个人影纵跃飞舞,青衣飞展,剑华如雪。优美的身形如蝴蝶翩翩起舞,忽如其来,倏然而退,只留剑光闪动,侠影飘忽。
收势之后,雷蒙鬓角全是汗渍,微喘连连,心里更是意兴阑珊。没有了内力支撑,很多招式都不能发挥到极致,变成四不像,完全达不到当年舞剑时那种仙子踏月、清风拂雪般的空灵意境。
就在他觉得画虎不成反类犬丢人丢到家时,本来寂寂无声的四周突然爆发出一片掌声。
“太棒了!太棒了!”武指激动得满面红光,“雷总您以前专门学过吧?跳得真不错!”
我不是在跳舞……。雷蒙内心在呻^吟。
唐尧连连点头,“一定学过,比我跳得专业多了!”
雷蒙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颂走过来,递给他一瓶水,“累了吧?先休息一下,待会儿还要接着拍呢。”
雷蒙点头。
外景地有一溜小平房,属于景区管理处,现在成了剧组的临时化妆间和休息室。休息室里现在没人,雷蒙走进来,跟在身后的秦颂随手关上房门。
雷蒙听到关门声,转回头,一只手抚上他的鬓角,“跳了半天,脸上都是汗。”
秦颂的声音和神情一如既往的温和,雷蒙却感到被他触摸过的肌肤如同有火在烧,且一直烧进心里,令他刚刚平稳下来的心跳再次加速。
秦颂的手指沿着他的鬓角一路向下,停到下巴上,轻轻捏住。
雷蒙觉得那把火可能把脑子烧坏了,否则自己不会像个傻瓜一样就这样楞在原地,除了一动不动的看着秦颂,身心再无其他任何反应。
雷蒙明显因为震惊而游离的眼神让秦颂也开始心跳加速,内心一阵燥热,捏着雷蒙下巴的手指微微用力,上抬,同时低下自己的头。
雷蒙眼睁睁看着秦颂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可以听到他因为急促而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他的脸孔在自己眼中逐渐放大,直至视线模糊,双唇被覆。

邵奕辰跟程赫通完电话,对方已经坐在去往丽江的飞机上,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之前他就能到拍摄外景地。邵奕辰决定现在就离开,反正他和雷蒙谁都不想再多看见对方一秒。
他围着湖边转了一圈都没找雷蒙。正想找个人问问,旁边传来柳梦娇兴奋的语声,“哎,我刚才看见雷蒙耍剑了,哇塞,太帅了!”
耍贱?邵奕辰回头,看见柳梦娇正坐在长椅上举着手机跟女助理分享视频。邵奕辰走过去,一把夺过手机。
“哎,你干什么!”柳梦娇不乐意了,跺着脚要抢回来。
邵奕辰轻松躲避着柳梦娇的纤纤玉指,眼睛紧盯着视频。
视频上,雷蒙正在舞行云流水。
邵奕辰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这是谁教他的?”
柳梦娇想了想,“武术指导吧?我看到的时候他都练了好半天了。摄像说导演要把这段剪辑到电影里……哎你干嘛去?手机先还我呀!”
邵奕辰找到正在给唐尧当陪练的武指,举着手机问他,“这是你教雷蒙的?”
武指摸不透邵奕辰的想法,又不想太丢面,含糊着回答:“有我教的,也有他自己悟的,他以前好像学过舞蹈……,对吧小唐?”
唐尧这会儿有求于武指,不好不给他面子,只好点点头。
邵奕辰脸上没什么表情,直接转头走人。
雷蒙小时候在少年宫只学过竖萧(管家友情提示:是小号),出国以后才学的跆拳道,他整天念书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还有P个时间学舞蹈?!再说他刚才刚刚根本不是在跳舞!

当秦颂吻上自己的一霎那,雷蒙的大脑轰的一声,仿佛有无数金星在眼前闪过,然后他却做出令他己都没有想到的举动:他猛然一把推开了秦颂。
秦颂似乎也没有想到,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房门突然被大力推开,邵奕辰冷冷站在门外。



☆、共处一室

雷蒙见到邵奕辰,竟生出几分心虚的感觉,随即又觉得荒唐。他竭力做出状若无事的表情,淡淡扫了一眼邵奕辰,走出房间。
秦颂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已经调整好表情,他很自然的朝邵奕辰点了点头,准备从他身边走过。邵奕辰胳膊一伸,拦住他的去路。“跟我谈谈。”
秦颂其实不太确定方才的一幕邵奕辰到底有没有看见,或者看见多少,见对方语气神情都很平静,又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问了句,“谈什么?”
邵奕辰慢悠悠走进来,关好房门,突然一个回身重重一拳揍在秦颂肚子上。
秦颂猝不及防挨了这一下,痛得腰都弯了下去,半天直不起来。
“看在你还得指着这张脸吃饭,我就不打你的脸了。”邵奕辰抱着手臂凉凉看着他,“以前没正式警告过你,这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你现在给我听好了,再敢对雷蒙动你不该动的心思,就不只是挨揍这么简单。”
秦颂慢慢直起腰,朝邵奕辰笑了一下,“你这么激动,是因为你自己也对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吧?”
邵奕辰脸色一沉。
秦颂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感情这种事儿要你情我愿,牛不喝水强按头也没用。”
邵奕辰失笑,“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秦颂:“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我还要清楚的告诉你,威胁对我没用,雷蒙我追定了。你要是个爷们,大家公平竞争。”
邵奕辰差点就要说出我跟他已经上过床你早特么被我甩出八条街还公平竞争个P!
他想起昨晚跟程赫的谈话,想起一枝花,生生把已经到嗓子眼儿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冷笑一声,“别跟我谈什么感情,我没你那么感性。你要是再敢动他,我特么废了你。”
他说完转身开门而去。
秦颂走到窗边,心里一阵烦躁。他刚刚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足以让他身败名裂的话?就因为邵奕辰嚣张的语气和眼神?还是因为雷蒙脖颈上那个刺目的吻痕?他脑子真的是清楚的吗?
他望着窗外忙碌的人们,深深叹了口气。

雷蒙和唐尧过了几遍戏,正式开拍前接到一个短信,发信人是邵奕辰。
我先回去了,晚上八点的飞机。程赫晚饭之前会到剧组,祝我一路顺风。
雷蒙下意识回头,视线搜寻了半天,没有找到邵奕辰的身影。发生昨晚的事后,两人本来就不太和谐的关系更是紧张到极限,邵奕辰离开是必然,只是雷蒙却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像是有些轻松,又像是……有些失落。
真是诡异到惊悚的感觉。
他茫然的视线无意扫过秦颂,对方朝他微微一笑,还眨了眨眼。
方才在休息室里那个突如其来的吻立刻浮现在他脑海,雷蒙脑子又开始发烧,在导演的指令下魂不守舍的开拍,一连几次失手把唐尧打翻在地。
第十次NG后,唐尧干脆趴在地上不起来,“导演这不是最后一场戏吧?拍完了是不是就打算直接给我收尸啊?”
雷蒙不好意思的搀起他,“对不起,是我失手了。”
唐尧笑笑,“再摔几次也没事儿,主要是你每次都打的太是地方了,专拣那肉少骨头多的地儿,下次你多朝肉厚的地儿下手,比如说这儿,”他拍拍自己屁股。
郭嘉走过来朝唐尧的屁股重重来了一下,声音又脆又响,“手感不错。”他转身招呼道,“来来,一人一下,见者有份,都别客气。”
唐尧吓了一跳,“郭导您开玩笑的吧?”
郭嘉给他后脑勺一下,“平时不练功就知道拍戏的时候偷奸耍滑,你要有小蒙一半儿的勤奋早特么天王巨星了。”他转头笑眯眯看着雷蒙,“对吧小蒙?”
雷蒙低头整理剑穗。
王建设见郭嘉有点下不来台,很有颜色的跑过来,“郭导,还接着拍吗?”
郭嘉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天色,“今天就到这儿吧,收工!”

因为明天还要继续拍外景,剧组晚上就宿在景区里。程赫也正如邵奕辰所说,在晚饭前准时赶到。
郭嘉在景区招待所看见程赫,比看见邵奕辰还别扭,“你怎么来了?”
程赫摘掉墨镜,微笑的看着他,“换防。”
唐尧正好从走廊来到大厅,程赫看见他,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唐尧一愣,条件反射般扭头回去,直到进了房间都没想起来刚刚要去大厅干什么。
郭嘉回头瞅了一眼,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程赫,“你为什么想要签唐尧?”
程赫:“新一代人气偶像里,他是唯一有潜质成为天王巨星的艺人。”
郭嘉:“就他那二百五的脑子加低能儿的演技?”
程赫:“当年也有人这么说过你吧?你不照样红?”
郭嘉:……
程赫:“这就说明比天赋异禀更重要的是身残志坚。”
郭嘉:……

拍了一天的打戏,大家都累坏了,草草用完晚饭,各回各屋休息。没有了邵奕辰的骚扰,雷蒙如愿以偿住上单间。
雷蒙拿着衣服正要去洗澡。有人敲门,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戴眼镜有点畏缩的小男生,手里提个旅行包。
雷蒙认识这个人,是唐尧的助理,叫什么想不起来。
“有事?”
男助理咧了咧嘴,笑得比哭还难看,“您这儿……还有床位吗?”
雷蒙有点困惑的望着他。
男助理:“房间都住满了,我也是没辙了,……没事儿,我就问问,您要不方便我再去别处想办法。”
男助理转身走出两步,就听见雷蒙说:“进来吧。”
男助理在心里又是划十字又是阿弥陀佛把能想到的各路神仙全都谢了个遍,转身低头冲进房间。“谢谢您了!”
雷蒙走进浴室。一会儿又有人来敲门。郭嘉右手二锅头左手老白干兴致冲冲站在门外。
“小陈?”郭嘉像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在这儿?”
男助理:“程总监占了我的床,雷总好心收留我。”他好奇的打量郭嘉,“您找雷总有事?”
“哦,没事,我找王建设聊天,找错房间了。”郭嘉心里把程赫祖宗三代问候个遍,表面上还得装得跟没事儿人似的晃着膀子转身回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