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娱乐家族 >

第24章

娱乐家族-第24章

小说: 娱乐家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程赫似乎叹了口气,“所以我也在飞机上。”
“把他从飞机上拽下去!”
“来不及了,飞机已经起飞,空姐要来没收我手机了,先挂了。”
邵奕辰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
操,这孙子至少告诉他航班号啊,这让他怎么去接机!

程赫当着空姐的面关掉手机,又说声抱歉,空姐这才扭着小蛮腰款款离去。
程赫转头对雷蒙说:“奕辰好像挺生气,您真觉得这么做合适吗?”
雷蒙闭目养神。
程赫叹口气,深深为自己里外不是人的境地感到悲哀。
飞机降落到曼谷机场的一霎那,雷蒙立刻睁开眼睛,目光深沉,眼神清明。虽然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动过,但程赫有些怀疑,他这一路上到底有没有真的睡着过。
雷蒙有心事,很重很重的心事,重到他平静的表面已经无法掩饰内心的澎湃汹涌。
跟邵奕辰有关吗?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让程赫不解的是,从他以往对邵奕辰的态度,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发生如此大的逆转呢?
不光雷蒙有问题,邵奕辰也不大正常,难道说那晚的肌肤之亲对两人关系的促进有相当大的正面作用?我先是爱上你的身体,继而爱上你的灵魂?
程赫一阵恶寒,连抖了几下才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

两人走到接站口,雷蒙焦急的在接机的人群里搜索邵奕辰的身影,未果。他转身看向程赫,程赫正在讲电话,“喂,我们到了……,你在哪儿?”
挂了电话,程赫告诉雷蒙,“他叫我们一直走。”
雷蒙目不斜视的大步朝前走,一个穿着连帽衫的人双手插在兜里低头迎面走来,两人交错的功夫,连帽衫抬起手似乎要拍他的肩膀,雷蒙啪的抓住那人的手往怀里一带,膝盖就顶向他的腹部。
连帽衫用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膝盖,微微抬头,“小山。”
雷蒙在膝盖抬起的一霎那就已经感到不对,等看到对方的笑靥,再也把持不住,扑上去紧紧抱住他。


☆、相认(二)

程赫没想到在机场就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看雷蒙搂着邵奕辰不撒手的劲头就像分别几十年的恋人再次重逢。
邵奕辰接收到程赫递过来的眼神,轻轻拍了拍雷蒙肩膀,“这人多,有话回去再说。”
雷蒙眼睛红红的,恋恋不舍松开手。
三人走到机场外,上了一辆小轿车。邵奕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跟雷蒙介绍司机,“这是我师兄巴颂。”他又指指雷蒙和程赫,“我兄弟雷蒙,程赫你应该见过。”
程赫主动跟巴颂握手,“三年前见过面了。”
雷蒙也凑过去握了握,“你好。”
巴颂打量了雷蒙几眼,“会功夫?”
雷蒙谦虚道:“一点点。”
邵奕辰失笑,指了指巴颂,“要搁以前,十个你这样的捆一块儿也不是他的对手,那会儿我经常被他揍得满地找牙。”
程赫挑眉看着邵奕辰。
巴颂露出疑惑的表情,又上上下下打量雷蒙好几遍。雷蒙赶紧说:“出过一次车祸,身体大不如前了。”
巴颂半信半疑,做了个挥拳的动作,“练练?”
邵奕辰拍了他一下,“开你的车吧。”

三人入住一间酒店,巴颂没下车,直接开车走人。
邵奕辰和雷蒙订了一间,程赫自己住一间。
程赫叹气道:“早知道这么凄凉我就带个床伴过来了。”
床伴两字让邵奕辰和雷蒙同时想起在丽江的那一晚,雷蒙下意识去看邵奕辰,刚好和对方的视线撞到一起,他立刻红了脸,不自在的扭过头。
邵奕辰转头对着程赫,“要不我把巴颂叫回来?”
程赫赶紧摆手,“别,口味太重了我咽不下去。”
等到进了房间,真正两人单独相处时,雷蒙却紧张起来。他的心情依然起伏剧烈,却没了刚才在机场抱住邵奕辰时的勇气。他甚至不敢用正眼去看对方。
邵奕辰慢慢走到他面前,站定。
雷蒙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脑缺氧的厉害。
“小山?”
邵奕辰声音很轻,就像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呼唤,飘渺虚幻,不真实的让人心酸。
雷蒙抬起头,望着深深凝视着他的邵奕辰,右手像有了自主意识,抚上对方的脸颊。“阿琛。”
邵奕辰伸出手臂把雷蒙揽在怀里,低下头,嘴唇碰触到他的脖颈,深深吸了一口气。
仿佛有电流窜过全身,雷蒙忍不住微微战栗,双手反抱住对方。邵奕辰感受他的回应,手臂搂得更紧。
“小山,我想你想得好苦。”
眼泪终究是溢出眼眶,雷蒙闭上眼,任由泪水肆意流淌。“……我也是。”
两人不知抱了多久,邵奕辰拍拍雷蒙肩膀,“去洗把脸吧。”
雷蒙也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失态,松开手臂,低头进了浴室。
刚擦了把脸,有人敲门。雷蒙打开门,邵奕辰站在外面冲他一笑,“我现在一秒钟都受不了你不在我眼前。”
他朝雷蒙走过来,雷蒙只能往后退,一直退到后腰抵住洗手池边。
邵奕辰伸手捏住雷蒙下巴,慢慢低下头,雷蒙心跳得厉害,一时忘了呼吸。
就在两人鼻尖相抵时,邵奕辰突然扭头扑哧笑出来,“对着这张脸还真有点亲不下去。”
雷蒙:……
雷蒙有些尴尬,还有些羞恼,“那天晚上你怎么就亲得下去呢?!”
邵奕辰嘿嘿一笑,“那不是被你勾引得神智不太清醒了吗。”他眼神闪了闪,“要不你再勾引我一次?”
雷蒙恼怒着朝他肩膀捶了一拳,“滚!”
他生气的时候眼睛分外明亮,眉头微微蹙起,在浴室灯光的映照下,黑亮的眼眸竟比星光还要璀璨。
邵奕辰心神一荡,捏住他下巴的手用力一抬,猛地低下头去吻住他的双唇。
雷蒙呼吸再次顿住。邵奕辰亲吻的很激烈,一口一口咬在雷蒙的唇上,发出轻微而又暧昧的呜咽声,舌头同时探入对方口腔,用力缠绕吸吮,恨不得把他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
雷蒙身体全靠后面的大理石台面支撑,不得不向后弯过去。邵奕辰双手揽住他的腰往怀里一带,两人身体便亲密无间的贴合在一起。
雷蒙立刻感觉到邵奕辰胯间的异状,脸腾的红了,伸手去推他。邵奕辰双臂坚如磐石,一只手还掀起他的衬衣,朝里面伸进去。
炙热的掌心碰触到后背肌肤的一霎那,雷蒙像被烫到般条件反射想要躲开,邵奕辰左手牢牢按在他的腰间,右手在他背上缓缓游走,所到之处点燃一朵朵情^欲的火苗,很快便火烧燎原。
雷蒙脸红的堪比烤虾,口腔中的氧气在邵奕辰的掠夺下所剩无几,脑子都有点不清楚,急促喘息着说道:“放手……,我还没洗澡……”
说完他就想抽死自己,这是洗澡的问题吗!
“哦,那一起洗。”邵奕辰从谏如流,伸手去解他的衬衣扣子。
雷蒙真急了,手上一用力,邵奕辰被推得倒退两步,仰面摔进浴缸里。雷蒙慌忙去拽他,却被邵奕辰一把抓住,两人一起跌进浴缸。
“哎呦!”雷蒙的手肘正杵在邵奕辰肋骨上,痛得他五官都移了位。
雷蒙连忙撑起双臂,“摔倒哪儿了?”手忙脚乱中,邵奕辰身上那件短袖T恤被掀开,露出肋骨处的淤青。
雷蒙脸色大变,手摸上去,“这是怎么弄的?”
他的手指纤细,有种女人般的柔若无骨,这般轻抚着对方的肌肤,邵奕辰立刻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
他握住雷蒙的手,朝他笑了下,“没事。”
雷蒙怀疑的看着他,“到底出了什么事?”邵奕辰来泰国,绝对不只是处理七叔后事这么简单,他一定有事瞒着自己!
邵奕辰犹豫了一下,从浴缸里坐起来,依然握着雷蒙的手,“小山,我杀了人。”
雷蒙微微惊愕,问道:“是该杀的人吗?”
邵奕辰:“他杀了七叔。”
雷蒙沉默了一下,“杀人偿命天理报应,理当如此。”
邵奕辰探究的看着雷蒙,对方眼神坦然,似乎这是他内心真实想法而非表面安慰,他真的在英国这样一个法治国家待了六年吗?
邵奕辰试探的问道:“小山,你是什么时候想起……以前的事的?”
雷蒙神色有些复杂,反问道:“你呢?”
邵奕辰:“我从一生下来就带着前世全部的记忆,大概是在奈何桥上没喝那碗孟婆汤。”
雷蒙愕然。
邵奕辰耸肩,“套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也可以叫做婴儿穿。”
雷蒙没有想到自己前世是婴儿穿,刘琛这一世居然也是婴儿穿!
邵奕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雷蒙:“其实我不是雷蒙。”他看着邵奕辰惊讶的眼神,“大概一个月前我才刚刚穿到雷蒙身上。”
邵奕辰眼中露出震惊之色,“那不是雷蒙刚刚回国……”
雷蒙点头,“就是在他回国那天,我穿到他身上时他还在飞机上。”
邵奕辰想起雷蒙邮箱里那封奇怪的遗书和在他房间发现的药瓶,心立刻一沉。这么说雷蒙当时是真的想死,而且在上飞机前就已经服下药物。
他的心绪有些乱,一方面为雷叔就这么没了一个儿子而感到难过,另一方面眼前的人虽然顶着雷蒙的皮囊,却完完全全是小山的灵魂,为自己能够安心和他在一起也消除了不少心理障碍。
雷蒙不知道他内心所想,只觉得他的眼神变化很快,都是些自己读不懂的复杂神情,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你……是不是怪我鸠占鹊巢,抢了雷蒙的肉身?”
邵奕辰一愣,把他用力揽进怀里,揉搓着他的头发,“傻瓜,想什么呢。”他心思一转,又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对了,你怎么会无缘无故穿过来?难道……”他脸色一变,“有人害了你性命?”
雷蒙摇头,“不是,是叶欢助我来寻你。”他把前世叶欢借助神奇符纸穿回现代见到秦颂,又将符纸赠与自己好跟秦颂相聚的事说了一遍。
邵奕辰越听脸色越黑,“他让你来找秦颂?我看他是成心想让咱们天各一方!”
雷蒙想到自己之前跟秦颂各种眉来眼去,也有些心虚,“他以为秦颂就是你的转世……,不过为何你转世后的面貌跟以前大不相同,秦颂却跟以前的你一模一样?”
邵奕辰自己也很郁闷,“我怎么知道,大概是老天爷看我不顺眼,故意耍我。”他顿了顿,又说道:“五年前我第一次见到秦颂时也挺吃惊的,不过,”他照了照洗手池前的镜子,“对着这张脸看了二十来年,反倒觉得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看。”
雷蒙正想笑,邵奕辰转过头看着他,“交代一下吧,你都背着我跟秦颂干过什么好事?”
雷蒙的笑容立刻僵住,眼神从惊愕到受伤到愤怒,他一言不发朝门口走去。
邵奕辰赶紧拉住他,“我就是随便问问,你别当真啊。”
雷蒙猛地甩开他,“你混蛋!”
邵奕辰抱住他,连声哄着,“我混蛋我无耻我卑鄙我下流,我就是一彻头彻尾的下三滥……,你别生气了行不?”
雷蒙肚子突然咕噜一声,邵奕辰声音顿住,紧接着又是一声咕噜。
邵奕辰扑哧笑出声。雷蒙羞得脖子都红了,飞了这么久他在飞机上什么都没吃,见到邵奕辰后光顾着激动了,也没觉得饿,这会儿被遗忘许久的胃口终于熬不住了。
邵奕辰:“先叫东西吃吧,在厕所里待这么长时间,你看你都饿了。”
雷蒙:……

邵奕辰打电话叫酒店客服把饭菜送到房间里。雷蒙真是饿得狠了,加上与邵奕辰相认心情舒畅,这一顿真没少吃。
邵奕辰没吃多少,基本上是一直看着雷蒙吃。
等雷蒙放下勺子,用餐巾擦了擦嘴。他走过去坐到雷蒙身边,“吃饱了吗?”
雷蒙点头。
邵奕辰:“可以喂我了吗?”
雷蒙不解。
邵奕辰凑近他,嘴唇贴着他的耳朵,“看不出我现在很饥渴吗?”
雷蒙:……



☆、相认(三)

两人都坐在沙发上,扑倒很方便,加上雷蒙没怎么真较劲儿反抗,很快被邵奕辰压到身下。
雷蒙左右躲闪着邵奕辰凑过来的嘴,“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完事再说。”邵奕辰喘息有些粗重,重重压在雷蒙身上,两只手探入他的衬衣,抚摸他完美光滑的腰线。
雷蒙手上正要用力,邵奕辰终于逮住他的耳垂,一口咬上去,他咬的力度刚刚好,不轻不重,还用舌尖舔了一下。
雷蒙还是一枝花时,耳垂就是他的死穴,这辈子还是。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全身的力量瞬间瓦解,甚至还轻轻呻^吟了一声。
这声呻^吟对邵奕辰来说就是“可以开始”的信号,尽管雷蒙本人未必是这个意思。他加紧挑逗攻势,将雷蒙的耳垂整个含进嘴里,含入吐出,啃咬舔弄,双手迅速向下游移。
雷蒙的呼吸开始紊乱,等他因为情^欲短暂游离于体外的神智再次回归时,终于感觉到不对劲,邵奕辰不知何时居然脱掉了他的裤子!那只贼手还企图继续偷袭他的内裤!
大脑还未发出指令,雷蒙的身体已经自动自发进入攻击状态,膝盖重重向上一顶,邵奕辰一声闷哼,捂着裤裆滚到地上。
雷蒙立刻坐起身,在他旁边蹲下,“你没事吧?”
邵奕辰一脸痛苦的表情,摇摇头,“没事,被你顶这么一下也没什么想法了。你坐着,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雷蒙一方面有些气他色心不改,一方面对误伤他的事又有些不好意思,胡乱点点头。
趁邵奕辰进浴室的功夫,雷蒙穿戴整齐,拿着睡衣睡裤站在外面等。
邵奕辰打开浴室门,看见他穿得像要出门,有些好笑,“反正要洗澡,捂这么严实干嘛。”
雷蒙也有些脸红,邵奕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其实你穿得再多在我眼里也跟没穿一样。”
雷蒙又羞又气,推了他一把,“滚!”
身体全部浸入水中,雷蒙轻轻叹息了一声,身心是前所未有的放松。虽然忍受了三年思念的煎熬,经历了各种寻人乌龙,但最终已是最好的结果。刘琛的面貌虽说发生变化,可自己不也不再是原来的一枝花不是吗?
相较于对方样貌的改变对自己心境的影响,他其实更担心自己的模样会让对方不喜。
人们通常对自己的感情有莫大的信心,对所爱之人是否情深如己却缺乏自信,哪怕这个人曾经为自己出生入死。这就是为什么有时你付出的十倍努力都抵不上别人一句甜言蜜语。
相比于眼睛,人有时更容易相信耳朵。
雷蒙丝毫不怀疑自己对邵奕辰的感情,尽管以前肖想的对象是秦颂,可在确定邵奕辰就是刘琛的一霎那,他的感情便毫无障碍完完整整平移过来。
并非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