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娱乐家族 >

第25章

娱乐家族-第25章

小说: 娱乐家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蒙丝毫不怀疑自己对邵奕辰的感情,尽管以前肖想的对象是秦颂,可在确定邵奕辰就是刘琛的一霎那,他的感情便毫无障碍完完整整平移过来。
并非因为自己早已移情别恋,而是在秦颂身上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属于刘琛的痕迹,其实都在邵奕辰这里。
他越是回想越是觉得,忽略面貌不谈,邵奕辰身上满满都是刘琛的气息。只是自己被偏见蒙蔽了双眼才没有发觉而已。
如果不是自己在雷哲的字帖里发现刘琛写给自己的那首诗和那熟悉的笔迹,如果不是游戏里的孤山独影主动向自己表露心迹,如果不是自己将孤山与邵奕辰对上号……,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机缘巧合,他不知还要等上多久才能与他相认。
雷蒙越想越觉得自己刚刚顶他那一下过于重了,自己的心情都这么迫切,更不要说在这世上孤独生活了二十几年的邵奕辰。
他也是人,也有需求。如果不是上辈子那次的心理阴影太重,自己也不至于反应如此强烈。其实想想邵奕辰的技巧还是蛮好的……。
浴室的门无声被推开,雷蒙转过头去,一片水汽缭绕中,邵奕辰赤^裸着上身,只在腰间系了条浴巾。
邵奕辰微微一笑,“看见了吗,这才是要洗澡的装备。”
他说着长腿一迈,跨进浴缸。
雷蒙下意识往后躲了躲,后面就是浴缸壁,他也没地儿躲了。
邵奕辰朝他半跪下来,紧致的腰有力地挺直,精致的锁骨因为身体的动作深深凹陷下去,胸膛微微起伏着,结实的肌肉线条在小麦色的肌肤下性感的伸展开,如同一头充满野性又不失优雅的豹子,坚韧精悍的感觉触发人的极致想象,令人忍不住想要接近,触碰。
雷蒙觉得自己像是被蛊惑了,虽然理智上觉得还没准备好,身体却一动不能动,甚至有种想要跟他亲近的冲动。
人在裸裎相对的时候,最不能抗拒来自身体深处最真实的朦动。
邵奕辰把手搭在雷蒙肩上,掌心处的炙热几乎将雷蒙烤化,身体登时一软就要滑进水里。
邵奕辰用手臂架住他,身体借机靠了过去,两副同样赤^裸的胸膛几乎就贴在一起。
雷蒙不得不承认邵奕辰的挑逗功底实在高超,他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暧昧到极致,偏又距离对方的承受底限差那么一点点。欲^望一点一点被挑起;又不能一下得到满足,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人非但不抗拒,甚至还有些小失落,小期翼,期翼对方能做得更“过分”一点。
雷蒙心里仅存的那点羞耻心让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堕落了,眼神不敢再去直视对方,视线稍一下移又对上对方性感的胸膛,几滴挂在胸膛上的水珠正慢慢滑落,雷蒙的视线无意识跟随它们一路向下,沿着坚硬的胸肌、平坦的腹肌直到被浴巾围着的小腹里……
仿佛沉睡的大地在春风的吹拂下开始复苏,从小腹传来的异样感觉清晰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这是第一次在没有喝醉的清醒状态下起反应,最要命的是还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掩,雷蒙窘得全身肌肤都泛起红色。
虽然没有看到,但两人紧贴的身体令雷蒙的任何异状都以直观的方式传达给邵奕辰。他手臂搂得更紧,低头凑到雷蒙耳边,“小山,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吗?”
温热的气息吐在耳边,沙而低哑的声音充满诱惑,柔软的唇一张一合时若有若无的碰触着耳垂,雷蒙有些腿软,不知是不是浴室中的温度有些高,他甚至微微有种晕眩的感觉。
邵奕辰没有放过雷蒙一丝一毫的反应,“回答我,小山,你愿意吗?”
他细细吻着,舌尖沿着对方的脖颈锁骨一路向下,吻到胸口时,含住他的凸起,舌尖灵巧的包裹吮吸,不时用牙齿轻咬一下。
“啊~……”,雷蒙溢出一声轻微低哑的呻^吟,仿佛有电流穿过身体,异样酥麻的感觉一路通到脚趾头,他不禁用手去抓邵奕辰的肩膀,对方的肌肤太滑腻,只好改成去揪他的头发。
邵奕辰没有恋战,继续往下开疆辟土,很快的经过小腹直达本次终点站。他一口含住了雷蒙。
“啊~!”呻^吟声较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雷蒙全身都颤栗了,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奔涌到腹部,欲^望在邵奕辰的口中瞬间肿胀坚挺,这种视觉上的刺激比来自感官自身的快感还要让人疯狂。而羞耻与快感交替出现的感觉更是将快感本身放大了十倍。
邵奕辰慢慢吐出来,改用手轻轻揉搓,“回答我,你愿意吗?”
雷蒙已经被快感侵袭得快要说不出话来,手指紧紧抓住邵奕辰的头发,粗重而放荡的喘息声连自己听着都面红耳赤。
邵奕辰手上加重力道套弄起来,手指尖在他根部轻划了一下。
雷蒙正觉得灵魂都要飞上天,邵奕辰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停住,“回答我。”
这种停在半空不上不下的感觉是最磨人的,雷蒙都快哭出来了,尽管理智上仍然觉得很羞耻,可他的身体早已经抛弃了理智。“……我愿意。”
邵奕辰抱着他起身,换成自己靠坐在浴缸底部,雷蒙半骑半跪在他身上的姿势。
“相信我,我会让你快乐。”他轻咬雷蒙的耳垂,手指在他皱褶的洞口徘徊,一点一点侵入,感觉对方有些适应了,才将他的身体举高一些,对准自己的坚挺慢慢坐下去。
雷蒙的分^身处是几乎令人窒息的紧致和柔嫩,力度适中的挤压令邵奕辰舒适的叹息出声。
虽然是在水里,身体被贯穿的瞬间雷蒙双瞳收缩成两点,喉咙里压抑著发出一声低鸣。邵奕辰先一步吻住他的唇,右手紧紧揽住他的后背,空出来的左手再次握住他的分^身。
痛感与快感同时涌出的刺激让雷蒙神智都有些不清醒,身体所有的细胞都用来体会这种奇妙又让人有些着迷的感官触觉。
大概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潜伏着一些受虐因子,而同性恋身体里的受虐因子要比常人更多一些,让他们在这种虽有违自然规律却充满致命诱惑的交合中得到一种无法言说的巨大快感。
自己虽然被人进入,可这个人是自己所爱之人,即便只是看着他为自己而痴迷而疯狂的表情,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与幸福。雷蒙双臂搂住对方的脖子,主动回吻着,舌尖试探着伸入对方的口中。
他的回应引起邵奕辰更加激烈的进攻,大幅度抽^送着;双手抬起雷蒙的臀部再重重落下,每一次都是直没到底。
雷蒙的身体随着邵奕辰的动作剧烈摇摆着,他微微蹙眉,鲜红欲滴的唇微微张开,脖颈向后仰着,如同优雅而脆弱的天鹅。
这幅柔弱无助的受虐范儿加之后穴被操时柔软滚热的战栗吸附让邵奕辰简直要魔性大发,直挺的分^身突然一刺,进入到难以相信的深度,雷蒙意志都有些模糊了,他已经分不清体内这种灼人的感觉究竟是痛感还是快感,只是麻木的看着浴缸里的水被两人大幅度的律动一波一波溢到浴缸外面,听着安静的浴室里两人粗重的喘息和臀股相交时如同海浪击打岩石般的淫^靡水声。
跟随自己的心吧,把自己全身心交给对方。雷蒙紧紧搂住邵奕辰,闭上双目,跟随着对方的节奏轻摆腰肢,扭动迎合。




☆、谈判(一)

邵奕辰等雷蒙睡熟,从他的臂弯里轻轻抽^身而起,开门,来到程赫的房门外。
程赫听到敲门声,打开房门,放邵奕辰进来。
“不知道深夜探访一个孤独寂寞的男人会让人想歪吗?”程赫戏谑的看着邵奕辰,“怎么雷蒙还满足不了你?”
邵奕辰脸上没有惯常的笑容,“明天一早我要去见清迈帮的老大,你帮我照顾一下雷蒙。”
程赫戏谑的表情不见,他想了想,“你觉得以雷蒙的脾气我能抗住他吗?”
“我在他喝的水里放了点东西,他睡到中午十二点应该没有问题。”邵奕辰语气淡淡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程赫表情有些变了,“出了什么事?”
邵奕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优盘,“干哈死了,他死前承认杀害七叔是受人指使,这是录音。”
程赫拿起优盘,邵奕辰接着说:“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出了事,你要把这个交给雷叔。”他一字一顿道,“这个幕后主使与当年害死我老爸的是同一个人。”
程赫问:“你心里有人选了?”
邵奕辰伸出两个指头,程赫神色大变。
邵奕辰眼神有些凌厉,“当年要不是他唆使我老爸贩毒,我老爸也不会被枪毙。他可能已经察觉我在调查他,想借这次七叔的事儿顺便在泰国除掉我。”
程赫伸手捏着眉心,“你以为单凭一个优盘就能给他定罪?”
“我手里还有别的证据,不过那都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雷叔想不想办他。”他笑了一下,“我知道老爷子忍他很久了,就差一个理由,如果雷叔压根不想动他,有再多的弟兄死在他手里都没用。”
程赫:“为了这件事,你动用了自己在泰国维系多年的私人关系,不怕老爷子对你起疑?你牺牲这么多值得吗?”
邵奕辰:“为了雷蒙,值得。”
程赫不再说什么,拍拍他的肩膀,“一切小心。”
邵奕辰笑容很轻松,“当然,为了雷蒙我也不能有事。”
程赫叹口气,“当局者迷,兄弟,多保重吧。”

雷蒙睡醒后,身体酸痛乏累得就像搬了一宿的砖,好在敏感部位的清凉对那种火烧火燎的灼痛感起到很好的减轻作用,显然昨晚邵奕辰已经替他处理过。
雷蒙有些羞赧,他对这段完全没有印象,两人在浴缸里做了一次,回到床上又做了一次,结束之后他几乎立时睡着,睡眠质量也是出奇的好,连梦都没做。
“阿琛,阿琛?”雷蒙叫了两声,他以为邵奕辰在浴室里。
昨晚两人欢爱时邵奕辰一直让他叫自己的名字,雷蒙觉得这样也很好,阿琛阿辰,听不出分别,旁人也就无法窥探他们之间的小秘密。就是邵奕辰若叫自己小山的话还是会引起旁人的好奇,邵奕辰说那就叫小花好了,反正你在游戏里也叫小花。
雷蒙觉得这个称谓听起来很幼稚,坚持让他叫自己现在的名字,雷蒙。
浴室里没有反应,邵奕辰不在房间。雷蒙拿起手机一看吓了一跳,居然快十点了,他怎么睡了这么久!
他拨通邵奕辰的号码,手机接通了却无人回应。他觉得不对劲,匆忙穿好衣服打开房门。
程赫正拿着房卡站在门外,看到雷蒙,露出愕然的表情,“雷总是要去用餐吗?我叫他们送上来。”这个邵奕辰是怎么做事的,不是说雷蒙中午才会醒吗?这么早就让自己独自面对这位瘟神他是要闹哪样?!!!
“邵奕辰呢?”他面色不善的盯着程赫,就像盯着一个共犯。
“如果你真心为他好,就老实待在房间里,别让他为你操心。”程赫索性不找理由,坦然回视雷蒙。
他的心理攻势果然起到作用,雷蒙立刻想到邵奕辰杀人的事,愈发觉得不能就这么袖手旁观。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雷先生吗?”一个陌生人操着生硬的中文。
“你是谁?”
对方呵呵笑了两声,“我是你父亲的老朋友,邵先生在跟我谈生意,你要不要也过来啊?”
程赫见雷蒙跟对方说了这么久,有些起疑,“谁的电话?”
雷蒙转身背对他,“可以。”
“雷先森果然痛快。”对方大笑,“你出酒店,外面有辆黄色的出租车,直接上车就可以了。”
雷蒙挂掉电话迈步就要走,程赫伸手拽住他,“你去哪儿……”
他话音未落雷蒙突然出手反握住他的手一个撤步,右肘突然击出重重杵在程赫的肩窝处,将他顶得倒退两步一直贴到身后的墙壁上,左手很有技巧的一拧,就听喀吧一声,程赫忍不住闷哼出声。
雷蒙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程赫立刻坐到地上,面无血色,有些无奈更有些惊愕的看着雷蒙,他的右胳膊让雷蒙这一下就给卸了。程赫也是在道上混过的,身手相当不赖,之所以会着了道,一是对方动作快,二是出其不意——他实在没想到雷蒙居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这个邵奕辰真是害死他了!
“抱歉,我也是逼不得已,改日向你赔罪。”雷蒙的语气表情看不出一点道歉的诚意,他甚至没等对方回应就直接扭头走人。
程赫叹口气,用还能动的左手给邵奕辰发条短信,“计划有变,人被骗走。”

曼谷市郊一座废弃的厂房,前面是空旷寂寥的高速公路,后面是滔滔河水和原始森林,地理偏僻,人烟稀少,实在是杀人越货黑道谈判的绝佳所在。
破烂宽敞的厂房里,五六十人围成一圈,中间一张长桌的两边各坐了一个人,左边是邵奕辰,右边是一个瘦小枯干的泰国人。
“昆乍,你跟雷叔也算老交情了,居然也会吞我们的货,雷叔让我来问问是怎么回事。”邵奕辰语气很客气,绝口不提安炳良被杀的事。
昆乍笑了,“都是一场误会,我也是受害者,那个牙买加人骗了我的钱跑路,我连货的影子都没见着。”昆乍的汉语说得还不错,“麻烦雷老哥再耐心等等,等我抓到那个骗子,扒了他的皮也要他把货吐出来。”
邵奕辰嘴角慢慢扬起,“等?等多久?我们四平帮一向只做现货交易,这你不是不知道。既然货不在你这儿,那就麻烦昆老大把钱退回来,咱们十几年的交情还在,以后见面还是朋友。”
一谈到钱上,清迈帮在场那些打手脸色就变了,一个个都把家伙抄在手里,跃跃欲试。
昆乍的笑容也有些阴冷,“咱们做生意的最忌讳请到家的财神再飞出去,钱财只能进不能出,这你也不是不知道。”
邵奕辰无视满屋子的敌意,“那你是逼着我把老账新帐一块算了,干哈杀了我七叔,他现在是你昆老大的人,咱们混帮派的人最讲究江湖义气,这事儿你该不该负责?”
昆乍冷笑,“干哈前天晚上死在赌场外面,怎么这事儿你不知道?”
邵奕辰面无表情,“人死债不灭,我七叔死在你们清迈帮的手里,你们就得给一个交待。”
昆乍身后一个膀大腰圆的小弟用泰语骂了一句,掏出枪来就对准邵奕辰,旁边一个人快速托起他的手臂,一声枪响,邵奕辰身后的门玻璃应声而碎。
邵奕辰面不改色,轻蔑的一笑,“太幼稚了吧昆乍,现在曼谷所有的帮派都知道我在这儿,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我邵奕辰对四平帮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你杀了我,伤的是四平帮的颜面,只要雷叔一声招呼,曼谷有的是人愿意出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