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娱乐家族 >

第30章

娱乐家族-第30章

小说: 娱乐家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黎兵很淡定的看着他,“我不让老爷们弄还让小姑娘弄?就算我乐意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个同样乐意的姑娘啊。”
雷鸣:……
大爷在旁边一副快要乐抽过去的表情。“小伙子,你还没对象呢吧?”
雷鸣扭头就走,不愿意再搭理这一对老流氓加小流氓。
大爷瞅了瞅雷鸣的背影,笑着对黎兵说道:“你弟弟还真有意思,你们哥俩平时感情一定挺好吧?”
黎兵目光也一直跟随着雷鸣,“嗯,是挺好的。”
本来已经走出病房的雷鸣突然又出现在门口,眼睛故意看着别处,“姜老师说我这成绩想要顺利毕业有点困难,你要是……要是……”
“好。”黎兵不等他说完就点头,“但是得等我出院了。”
雷鸣怔怔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弄明白黎兵话里的意思。自己话说的那么含糊对方不但能听懂而且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让他着实有些措手不及。他甚至有些后悔开这个口,照他的本意本来是想让黎兵一口回绝然后自己也好死了这份心……,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与他的预期完全南辕北辙。雷鸣有些茫然无措。
大爷探究的目光在雷鸣和黎兵之间逡巡。
雷鸣石化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黎兵一直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脑子立刻有些发烧,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这么转身走人。
黎兵缓缓收回目光,捂着刀口慢慢躺倒,闭上眼睛把脸埋在书里,半天才长出一口气。

晚饭之前雷蒙照例去天台上打了一套拳法。泰国之行后,他意识到其实这个世界同样是个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世界,也愈加感到恢复功力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上辈子,他想要变得强大,是为了保护自己;这辈子,是为了保护他所爱的人。
只要一想到邵奕辰,雷蒙心里就被一种巨大的幸福感充斥得满满的,连嘴角都忍不住往上翘。
走下楼梯,经过雷鸣的房间时,房门突然打开,“小蒙。”
雷蒙甜蜜的思绪被打断,“有事?”
雷鸣从来没见过雷蒙现在这幅表情,眼角眉梢都是掩都掩不住的春意盎然,他甚至差点就脱口而出“你发春了?”
他咳嗽两声,“嗯,有事想跟你咨询一下。”
雷蒙走进他的房间,“什么事?”
雷鸣关好房门,搬把椅子让他坐下,“你说假如一个男人因为某种原因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找一个男特护,这事儿正常吗?”
他特意在两个“男”字上加重语气。
雷蒙点头,“正常。”
雷鸣眼中似乎露出一丝失望,“……哦,正常哈……”
雷蒙注意到他有些异样的神情,“你又闯祸了?”
雷鸣:“啊?”
雷蒙:“不然你怎么会问生活不能自理的事儿?”
雷鸣见对方关注的重点跟自己所问压根不在一个点上,有些失落,心想自己的心事果然不被常人所理解,挥挥手,“没事,随便问问。”
管家过来敲门,“大少爷、二少爷,老爷叫你们去公司。”
管家所说的公司其实就是帮会。
雷鸣和雷蒙互视一眼,雷蒙没觉得什么,雷鸣却意识到一定是出了大事。
这几年雷霆钧半隐退之后一切帮会事务都是在自己的书房处理,需要亲自去帮会总部解决就说明这一定是件非同小可的大事,比七叔之死还要严重。
果然,等他们两个赶到时,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所有骨干分子包括邵奕辰程赫全部在内。
雷鸣突然冒出一个不曾有过的念头,这个时候要是警察搞突袭的话,绝对是连锅端。
心里这么想着黎兵的目光便悄然浮现在脑中,雷鸣突然心里一阵揪的疼,似乎是凭生第一次意识到,那个人,是警察。



☆、会议

雷霆钧见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已经到场,清了清喉咙,道:“现在人都到齐了,有件事要跟大家通报一下。”
雷鸣有些疑惑,明明二叔还没到,老爸怎么就说人都到齐了呢?
雷霆钧环视了下众人,缓缓开口,“四平帮虽然是我一手创立的,可如果没有大家也不会有帮会的今天。尤其是我的几位老哥们,跟着我出生入死,流过血坐过牢,有的连命都没了。大家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让老婆孩子担惊受怕,更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子孙永远背上黑社会的骂名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会场里人很多,却一片寂静,除了雷霆钧铿锵有力的声音,连一个喘大气的都没有。这里所有的人对雷霆钧不光是畏惧,更多的是敬仰崇拜。他的话对大多数帮会成员来说,如同圣旨。
雷霆钧继续说道:“我曾经说过,我雷霆钧不会亏待帮会里任何一个兄弟。替帮会坐牢的,家里的老幼都由帮会赡养;丢了性命的,他的孩子我当亲生儿子看待。凡是替帮会做事的,子女一律都不能再入帮会,我雷霆钧既然答应让你们赚足了辛苦钱,就要保证你们的后代将来吃喝不愁。我对每一个人都做到仁至义尽,我今天说的每一个字,都问心无愧。”
老头儿中气十足掷地有声的话语就像把锤子,把每一个字都深深钉在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可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再怎么苦心为大家筹谋,还是会有不知足的人,这我不怨大家。人各有志,如果有谁觉得四平帮亏待了他随时可以走人,我雷霆钧绝不会难为他。可如果为了一己私利连兄弟都陷害,那就是丧心病狂天理难容!”
雷霆钧微微喘了口气,平复下激动的情绪,“老七死时我说过,一定要为他报仇,杀他的人虽然是干哈,可背后主使却是另有其人,这个人就是老二杨建元。”
会场里立刻响起一阵嗡嗡声,很多人脸上都露出震惊的表情。也有一些人面容平静,比如几位大佬,比如邵奕辰。
雷蒙飞快看了眼邵奕辰,对方也正看着他,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却有着安定人心的奇异力量,雷蒙身心都渐渐放松下来。
“老二好赌,这事儿我知道,他曾经不止一次动过帮会的公款,这事儿我也知道。可念着兄弟一场我对他一忍再忍。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为了自己的贪念竟然勾结外人谋害兄弟,如果这样还要纵容他,那我雷霆钧跟畜生还有什么分别?”
雷霆钧扫了一眼众人,视线经过邵奕辰时稍稍有所停顿,“为了慎重起见,我和帮会里几个老人一道询问了他,老二还算有点良心,对他做过的这些龌龊事供认不讳,只是有个条件,希望最后给他留个体面。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我们答应了他。今天早上,老二在家里过世。他留了遗书,警察看过现场,初步判断是自杀,当然最终定性还要看验尸报告。”
这段话说完,会议室里又是一阵嗡嗡声。
雷霆钧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停止议论,“不管怎么说,老二都是公司重要股东,你们的长辈,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人死恩怨了,他的后事还是要风光大办。他的事今后也不许再议论,要是听到谁背地里嚼舌根,可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雷霆钧又交待几句老二后事的具体处理事宜,会就散了。
雷蒙慢走两步,挪到邵奕辰身边,低声道:“不会有事吧?”
邵奕辰悄悄握了握他的手,没说话。
因为要忙活二叔后事,雷鸣名真言顺又可以不用去上学。只是他人在灵堂,心却飞到医院。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偷了个空还是跑到医院。
黎兵坐在床上看书,对面床的大爷正在打太极,笑着跟雷鸣打招呼,“来啦。”
黎兵抬起头,他的目光让雷鸣有几分不自在,眼睛看着别处走过去。
因为从灵堂直接过来,他穿的一身黑西服,这一路上没少收到别人的注目礼。进病房之前他特意把西装上衣脱了搭在手臂上,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引人注目。只是衬衣不像校服那么松松垮垮,修身的剪裁正好勾勒出他健美的胸肌和宽阔的肩膀。
大爷不住打量他,“小伙子身材不错啊,打篮球的吧?”
雷鸣含糊应了一声,觉得黎兵落到他身上的视线越发扎得慌,他左看右看,“你那特护呢?”
“打饭去了。”黎兵挪开视线,手里的书放到一边,漫不经心问了句,“你吃了吗?”
雷鸣点头,“吃过了。”顿了顿,他又问道:“刀口恢复得怎么样?”
黎兵点头,“还行。护士来看过了,说昨天裂开的地儿又长上了。”
雷鸣不知怎的又想起昨天护士扒黎兵裤子的场景,黎兵尴尬里透着羞涩的表情和他那光滑瘦削的小腹让他上面和下面都同时一热……。
雷鸣心里操了一声,而后用意念扇了自己百八十个大耳光才堪堪压住那股邪念没让它冒出头来。
黎兵探究的看着他,“你不是又逃课过来的吧?”
雷鸣立刻摇头,“没,这两天我家里出了点事,我二叔没了。”
说完以后他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无意中透露了什么不该说的事,但想想又释然,杨建元自杀的事警方早就知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黎兵目光闪了闪,没接话。
他的表情让雷鸣觉得他一定也知道了这件事。这种认知让他再次体会到对方是警察,而自己是黑社会,他们,应该是不共戴天的关系……。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中间蔓延开来,形成一堵无形的墙,让这两个明明离得很近的人,却是无法触碰到彼此。
雷鸣使劲咳嗽两声,似乎这样就能把那种闷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从心里咳出去。
“你觉得那特护……用着还顺手吗?”
黎兵扑哧笑出声,“你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大爷在一旁搭腔,“那小伙子人不错,手脚麻利,今天早上帮你哥解小便时我一看那架势就知道是熟练工。”
雷鸣差点就朝大爷吼一嗓子,我用着你解说得这么详细吗!
他低声对黎兵说:“尿个尿有一屋子人在旁边参观你还尿得出来?”
黎兵脸上的表情很高难度,有些尴尬又想笑可又不能笑出来,“没,拉着帘呢。”
雷鸣被他可爱的表情刺激得小心肝又是一哆嗦,赶紧别开头眼睛四处乱看,“为什么不住个单间,这里条件这么差一点隐私都没有。”
黎兵细细端详着他,“为什么来看我?”
雷鸣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
黎兵接着说道:“你不一直挺讨厌我的吗?”
那你呢,你讨厌我吗?
这句话险些就脱口而出,到了嘴边转了两转又生生咽了回去。
他看了眼手表,出来的时间已经很长,再不回去老爸该生气了。可他又实在舍不得走。
他一咬牙,问道:“那你又为什么答应接着帮我补习功课?”
黎兵默默注视着雷鸣,他的目光让雷鸣连做了两个深呼吸,但依旧坚持与他对视。
“因为——”黎兵慢慢拖着长音,“我想让你顺利毕业。”
就为这个?雷鸣表情有些困惑。我毕不毕得了业跟你有半根毛线的关系啊?
他脑子里同时只能思考一个问题,所以之前那个谁讨厌谁谁不讨厌谁的问题就被顺利挤出大脑回沟了。
手机被他设成了震动,这会儿功夫已经来了十几个电话,他没接也没看,估计都是催他回去的。
他站起来,“我得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黎兵本来想说“不用来了”,话到嘴边却变成一个字,“好。”

《仙路》电影在主创人员和前后投资方各种花边新闻的铺垫爆炒下火热上线,票房出乎意料的火爆,即便各大院线加厅加场依旧满足不了人们观影的热情。这里面既有冲着郭嘉秦颂的名气而来的理智型观众,也不乏自发组织来给唐尧烘托人气的粉丝团,甚至还有不少人是冲着雷蒙而来。
前期发行宣传时按照郭嘉的原意本想将雷蒙作为影片主演隆重推出,被对方一口回绝,连媒体见面会这么重要的场合都不参加,更不要说在各大城市举行的巡回首映。
然而郭嘉不甘心自己一番心血打造出来的绝色人物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湮没在电影剧情里,你雷蒙不是不喜欢抛头露面吗?没关系,我就在电影海报和预告片花里多多加入你翩然的身影,还不多加,就是一个回眸,一个抬手,一场剑舞,以及若干与秦颂无声互动的零星片段,便足以调动起影迷的极大兴趣。
以至于电影还未上映几大重要娱乐论坛里便纷纷出现这样的帖子。
《仙路》里那个花美男是谁啊,太美了啊啊啊啊!
只是一个眼神,我的心就彻底沦丧,明知秦颂才是你的官配,我一颗受桑的心要碎来抚慰啊啊啊啊啊!
怪不得秦颂一直单身,原来他是在等花重雪啊啊啊啊!貌似结局不HE啊,不行了,我受桑鸟~!!!!
电影什么时候才上映啊,到底他们两个有没有在一起啊,片花看得我好心焦啊!!!!!!!
……
大家都知道网络的作用很强大,但究竟有多强大却是众说纷纭,直到《仙路》电影的上映。只是短短一个月的宣传周期,居然便集结起一只庞大的“花粉”(花重雪粉丝的简称)队伍。这支队伍很神秘,神秘到除了成员本身,无人知晓她们的存在。这支队伍也很低调,低调到成员组织活动时(就是电影入场)都手拿一朵小花作为暗号。
于是乎影院售票处的员工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些女生,她们手里小心翼翼握着一朵小小的雏菊,脸上洋溢着甜蜜又满是憧憬的笑容三三两两走进影院。有时两个明显彼此不认识的女生看到对方手里的菊花便会不约而同指着对方大笑。
“啊,你是!”
“你也是啊!”
“是啊是啊,想不到居然会碰到,好开心啊!”
blabla……
诸如此类人类无法听懂的火星语言。
售票员起初还会奇怪,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直到在某重要城市的电影首映现场,挤满了秦颂唐尧粉丝的大厅里突然有人打出大大的横幅,“花重雪我们爱你!”一群女生举着鲜花齐声高喊,“小花!小花!我爱你!”
在场媒体才意识到原来谁才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


☆、车祸

就在程赫准备借着《仙路》的东风正式签约唐尧时,某论坛突然爆出一条对星人极为不利的消息:一线天王秦颂与《仙路》某主演拍摄期间关系暧昧,疑假戏真做。
秦颂与片中的两位女主演都未传过绯闻,发帖人虽未指出这位“某主演”姓甚名谁,却在帖子最后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光线暗淡,像是一间酒吧,几个人坐在一张长沙发上,中间比较显眼的是秦颂,他跟左手边的女孩之间空出很大一块儿,跟右手边的男子却挨得很近。秦颂靠坐在沙发上,右手放在男子身后,从照片上看,就像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