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神怒之七碗连续杀人事件 >

第5章

神怒之七碗连续杀人事件-第5章

小说: 神怒之七碗连续杀人事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友情提示:警察的推理总是比较菜的啦,不要被他带着跑了哦。

  ☆、疑惑篇 仅存的嫌疑者(下)

  “情况如何?”张警官急切的问调查归来的警察。
  “张警官,我已经按您说的审问了杨英莉,开始的时候她还不承认,但最后全都招了,两人的口供基本一致。”
  张警官略微迟疑了一下:“有没有可能他们俩是共犯,事先已经串供?”
  “供词中许多细节已经核实。串供的可能性不大。”
  “好,我知道了。”
  “没想到案情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张警官感慨起来,“吴明智、杨英莉两人的嫌疑既已排除,那么起火当时没有时间证明的只剩下一个人了——江亚川。”
  随着张警官一声令下,调查的重心锁定了这个仅存的嫌疑人。
  不多时,调查就有了重大发现。
  “张警官,在崖边的松树上发现一个脚印,是一个男性的脚印,与在江亚川房间发现的鞋很相似。”
  “很好。请江亚川过来聊聊吧。”张警官命令道。
  全组警员都为这一进展兴奋不已,立即动身逮捕江亚川,但在山庄里却哪里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张警官,他并不在山庄里。”
  “什么?难道他畏罪潜逃了?”
  “哟,是谁畏罪潜逃了呀?”正说着,江亚川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虽然吃了一惊,张警官还是针锋相对的说:“江亚川,请你跟我们回去聊聊吧。”
  江亚川并不辩解,大方的挥了挥手,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跟警方走进房间。在警察的包围之中,他的脸上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
  在这个临时调查指挥部,此刻的气氛异常凝重,警察们狠狠的盯着江亚川,情势紧张的仿佛绷紧的弦,一碰就断。
  但就在这重重的压力和警察们严厉的目光下,江亚川仍然表现得镇定自若,没有丝毫慌乱与不安,仿佛只是来喝茶聊天的。
  张警官首先打破了沉默的僵局,厉声说道:“江亚川,你快招了吧。你就是这起松崖山庄连续杀人案的凶手!”
  江亚川用夸张的语调装傻道:“哎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别再装蒜了,在第二起命案中,其他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只有你没有。当时你在哪里?你无法解释吧,因为你就在命案现场!你就是凶手!”
  江亚川心平气和的说:“我早就说过当时我在罗家权房间里,没有时间证人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们就想凭这种无聊的时间证明把戏定我的罪,我可不会心服的。”
  张警官早就料到江亚川不会轻易认罪,胸有成竹的开始了他的推理秀:
  “你不用再狡辩了,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你早就和推理协会里的几个人不和,碰上这次聚会,你就利用这个机会把他们除掉,不,或许这个机会根本就是你制造出来的吧。
  你先杀害了罗家权,并布置出密室的假象。其实罗家权房间内的钥匙早就被你拿走了,而接着你只要作为第一发现者回到现场,借调查之名假装在房间里发现钥匙,就可以让大家认为这是一个密室了。”
  张警官试探的看了看江亚川,但他仍然无动于衷,张警官只好继续说道:
  “接着你又趁着大家分散开各自行动的机会杀了罗家贵,你本以为这样可以让每个人都有嫌疑。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你甚至还特地来暗示我们吴明智在说谎,只是没想到你的这种做法反而洗清了他的嫌疑,让你自己成了唯一的嫌疑者。这就是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张警官继续观察着江亚川的反应,此时的他反而凝视着张警官,耐心听着他的表演,仍然神态自若。
  “然后你又耍了些小手段制造了停电的机会,趁着黑暗杀死了马文凯,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别人一起发现尸体。”
  江亚川甚至又露出了那种轻蔑的微笑,张警官心中不由得有点动摇,但他还是继续说道:“最后你又把何默思骗出来加以杀害,并将他的尸体吊在了崖边的松树上。你就是这起连续杀人案的凶手。你还有什么话说?”
  江亚川依然保持风度:“如果像你说的这样,我何必那么麻烦的有留字条又发预告信,还把尸体吊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干些无意义的事?”
  “因为你一向自视为名推理小说家,你大概觉得只有这种拐弯抹角的手法才配得起你的身份。”张警官努力的自圆其说。
  “那么我又如何能在短短时间之中在黑暗中准确的找到并杀死马文凯呢?我落单的时间也不过5分钟而已吧。”江亚川的态度平静的就像在讨论别人的事一样。
  张警官为之气结:“反正你就是耍了什么手段,一定是你事先约了马文凯在别馆碰面的吧。手脚快一点,5分钟也不是不可能的吧,嗯……你不要再顽抗了,快点认罪吧。”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但这些都只不过是你的推测罢了。证据呢?你有吗?”
  “我们当然有证据。这次我看你还要怎么抵赖。”
  仿佛早就等着这句话的张警官自信的甩出两张图片,“这一张是从崖边的松树上采集下的鞋印,而这一张是从你房间发现的鞋的鞋底,这二者完全吻合,你要怎么解释?”
  “哦?是吗?那棵树上还有这种东西吗?”江亚川这么说着,语气却仍然平静如水,“那大概是我之前爬上树检查的时候留下的吧。”
  “你!”张警官勃然大怒,“你就继续狡辩吧,这对你没什么好处。你等着瞧吧,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张警官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房间,留下江亚川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仍一动不动。
  房门重重的关上,江亚川轻轻扬了扬眉。  
  张警官在江亚川那里憋了一肚子气,走出审讯室的时候满脸都是气愤的神情。
  一个警员上前来问道:“怎么了?他不肯招吗?”
  张警官摇了摇头:“完全不行啊,真是个顽固的家伙。”他长叹了一口气,“你们继续审问,我出去走走,再想想办法。”
  大厅里,余下的众人聚在一起讨论着刚刚发生的这件惊天动地的大变化。
  “真没想到,江亚川竟然是凶手。” 高胜光感叹道。
  吴明智接到:“可不是吗?都是因为他,给我添了这么多麻烦,把我们的老底都掀出来了。”
  杨英莉狠狠瞪了吴明智一眼,后者马上闭上了嘴。
  小夏有些犹豫的说:“我到现在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我觉得江先生是个好人啊。”
  杨英莉立刻刻薄的反驳道:“他也算好人的话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他那么愤世嫉俗,又自视甚高,他干这种事啊可一点也不奇怪。再说我们整个协会中也只有他有这种才智,想出这种繁复的手法来杀人。”
  高胜光也插进来说:“不过说起来他会替良平报仇还真让我大吃一惊。这么看起来,当初他们俩虽然彼此争来斗去的,还常常把良平骂得狗血淋头,居然还吵出了深厚的感情了呢。”
  “他要为钱良平报仇也就算了,还假装一副侦探的模样,真可笑。”吴明智好像还是对江亚川的事耿耿于怀。
  钱管家也加入了讨论:“是啊,真没想到啊。之前他说要检查现场让我给他钥匙,我都相信他了。”
  高胜光也表示赞同:“我之前也在别馆看到他到处翻来翻去的,还爬到吊扇上去摆弄了好久呢,我也以为他真是在调查案件,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奇怪。”
  “你说的是真的吗?”张警官突然出现在众人身后,把大伙都吓了一跳。
  “是,是的,好像拿下来一个长长的东西。”高胜光回忆着。
  “终于让我找到了!”张警官激动的说,“高先生,关于这件事请你跟我来做一下笔录。”
  “我是没有什么问题啦。不过,”高胜光趁机问道:“警官先生,既然凶手都抓到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张警官不耐烦的回答,“等做完这份笔录,没什么其他事的话你们就可以走了。”
  ……
  当张警官再次走进审问江亚川的房间,又是自信满满的样子了,因为这一回他手上多了一份有力的证据。
  他在对面的椅子坐下,经过几个小时的扣留和审讯,江亚川依然丝毫不见破绽。
  “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张警官迫不及待的打出了这张新的王牌。
  “被看见了啊,那还真是麻烦。”江亚川耸了耸肩,仍然不紧不慢。
  “你还不认罪?”
  “你要我认什么?”江亚川做了个夸张的疑问的表情。“不错,吊扇上的东西是我拿下来的。”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捆钓鱼线,丢在桌上。
  张警官以胜者的姿态得意的说:“这就是你作案时用来布下机关的吧,事后再借口调查潜回现场把它收回,你没想到你的这一举动却被高胜光看到了吧。
  怎么样,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不过你拿到这个证据后没把它销毁也真够笨的了。现在铁证如山,不由得你不承认。”
  “你在说什么呀?”江亚川继续装傻,“我是把它从吊扇上解了下来,因为这是我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的证物。我之所以没交给你们,是因为一来你们根本不相信我,我之前曾向一位警员报告我发现的线索时就被赶了出来;二来就算给了你们,以你们的智力水平,也没什么用,所以我就把它留下来了。”
  “你!” 张警官气得说不出话来。
  江亚川还不依不饶:“我是把这条钓鱼线从吊扇上拿下来了,那又怎样?你要证明我有罪,首先要证明这条线和这起命案有关,然后再证明这条线是我系上去的,就凭你这些根本什么都证明不了。”
  “当然有关。其实你早在停电之前就已经把马文凯抓到了别馆了,并且事先布下了死亡的机关。等到停电的时候,只要跑到别馆打开风扇的开关,接下来利用恢复供电的吊扇转动的力量,收紧钓线,慢慢的吊死马文凯。用这个方法,在停电的时候只需要开个开关,来回根本用不了5分钟。这就是你在短时间内犯案的手法!”
  “照你所说的,只要开个开关,那不是谁都有可能嘛。干嘛抓着我不放呢。”
  “的确,在这个事件中,只有高胜光从头到尾都和小夏在一起,有完整的时间证明;吴明智、杨英莉、和你都有犯案的时机。但在前一个罗家贵被杀的事件里,吴明智和杨英莉可是有时间证明的。现在只有你在四起命案中都没有不在场证明,又有鞋印,钓鱼线和高胜光的证供,人证物证俱在,不容你抵赖!”
  江亚川依然狂妄的分析道:“我们怎么又兜回原点了。那个不在场证明算什么,根本毫无意义。就算有不在场证明又怎么样?也可以是假的呀,有本事你就证明我在现场。鞋印,除非你能证明是案发时留下的而不是我事后调查时留下的,不然也没什么用处。至于钓鱼线这件事,这个位置有钓鱼线也不仅是凶手才会知道,我知道,你也知道,高胜光不是也知道吗?系上去的人才是凶手,而不是解下来的人吧。再说,要不是我发现了它,就凭你们也根本找不到,我要真是凶手又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
  “哪来这么多狡辩。这件案子明摆着就是你为故友钱良平报仇而杀害了他们四人。”
  “谁跟钱良平那小子是故友啊。”江亚川冷冷的答道:“是高胜光跟你这么说的?他怎么这么肯定呀?”
  张警官也不相让:“你别耍花样。走着瞧,我看你还能挨多久。”
  “是吗?那我可等着哟。”身陷困境的江亚川却再次露出了成竹在胸的从容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被警察怀疑啦,怎么办呢?
  江亚川是否真如他笔下的《黑暗之子》一样,身兼凶手和侦探的双重身份呢?
  接下来,就是解决篇啦!
  各位,对这起连环预告杀人案的谜底有点头绪了吗?

  ☆、解决篇 两个人的推理秀(上)

  松崖山庄中,各人都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小夏问道:“你们这就要走了吗?”
  高胜光吐了吐舌头:“当然了,这几天我可受够了,现在还不赶紧闪人?”
  杨英莉也丢下一句:“我还有好多麻烦要处理,现在我自己都一个头两个大,哪有空在这里耗。”
  看着大家匆匆忙忙的一个接一个离去,小夏不由得感到有些落寞。
  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小夏,你也走吧。重新找个工作吧,你是个能干的好孩子,一定没问题的。”
  “钱管家,那你呢?”小夏转过头,就看到了钱管家严肃而亲切的脸。
  “我要回罗家大房子去。现在罗家两位继承人都死了,罗老板又病危,根据他曾立下的遗嘱,罗家的全部财产都将捐给慈善机构。我要去帮忙打点一下,这可能是我进罗家工作以来干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从某种角度说,江亚川先生也算干了件好事呢。”
  小夏点了点头:“好,那我也去收拾一下。”
  随着众人的离去,松崖山庄一下子人去楼空,变得冷冷清清。只有警察们还在为了证明嫌疑犯的罪行而四处奔波着。 
  但此时的江亚川,却悠闲的坐在房间里,自言自语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到这里吧。”
  一个警察冲进张警官的办公室:“张警官,张警官,发现了一个新情况。”
  张警官接过报告一看,“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张警官急忙冲进扣留江亚川的房间,重重的拍着桌子:“江亚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双在你房间里找到的鞋,也就是在树上留下脚印的鞋是41码的,而你的脚是42码的。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江亚川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状:“我想起来了,这双鞋是罗家权的。我看他反正已经死了,留着它也没什么用了,就借过来穿穿,结果回房后才发现太小了,我根本穿不下,后来就一直留在我房里忘了放回去了。哎呀,这么说来,松树上那个脚印就不是我留下的了?”
  张警官盯着江亚川,眼里满是迷惑与不信。
  “警官,这就可以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