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神怒之七碗连续杀人事件 >

第7章

神怒之七碗连续杀人事件-第7章

小说: 神怒之七碗连续杀人事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这样说是很有道理,但接下来何默思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又该如何动手杀他呢?难道再用一次偷钥匙的伎俩吗?”小夏很理智的反问道。
  “当然不会,此时的何默思正是惊弓之鸟,他的心境和之前几人大不相同,就算凶手进得了房间,何默思也不会乖乖束手就擒。这种情况的确给凶手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所以……”江亚川提高了语调,“所以凶手所做的并不是接近何默思行凶,而是让他自己走向死亡。”
  “让他自己走向死亡?”
  “没错。还是那句老话,凶手是不可能做毫无意义的事的。这时候,第六张字条就派上用场了。
  我问你,一个处于极度恐惧之中、甚至把自己锁在房里不敢出来的人,如果他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并不安全,他会怎么做?”
  “逃开,躲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吧。”
  “完全正确。凶手就是利用了这种心理,用这第六张字条,在何默思房间里营造出一种并不安全的情景,让他自动从房间里出来。
  我在检查现场时就发现,在何默思房间的鞋柜上层隔板的下面有一点点透明胶带的痕迹。所以我推测,凶手原先一定是把那张字条用塑胶袋一类的东西托着贴在这里,并连上一跟细线到门外。然后他引开何默思的注意,可能是用了打电话的方法,并趁机把塑胶袋扯下来,从门缝拉出。于是何默思就会发现紧闭的房间里突然凭空多了一张恐吓的字条,那么他自然会吓得逃出房间,偷偷找个地方藏起来。
  我想凶手大概在每个房间都做了同样的布置,不过事后其他房间的都被收回了。但由于何默思房里的是在门外被扯下来的,所以才留下了透明胶带的痕迹。这也可以算是凶手百密一疏吧。”
  “但是,凶手又如何能知道逃出房间的何默思先生会躲到哪里去呢?”小夏接着问道。
  “问得好,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时回答了另一个问题……凶手为什么会将何默思吊在崖边的松树上?
  在这个本馆里住着的人们中有一个就是凶手,别馆也笼罩在凶杀的阴沉气氛中,你说在这个松崖山庄的范围内哪里是最安全的?”
  “你是说……崖边的山洞。”
  “记得当初你向大家介绍时说过,这个位于松树正下方的防空洞位置隐秘、易守难攻,你的介绍给我们大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如果凶手再对何默思稍加暗示的话,那么何默思会躲进那个山洞中就是一种必然了。凶手只要事先在那里布好机关,就可以守株待兔,等着何默思自投罗网了。
  我去现场看过,在洞口处果然发现了一些很新的痕迹,而且我还爬下了山崖,在那里我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一块大石头,并且上面明显留有新的绳索摩擦过的痕迹。相信凶手就是利用了这些布下机关杀死了何默思。”
  说着,江亚川突然笑了起来,“说来好笑,这个把何默思吊在近乎不可达的地点的机关却是出奇的简单…——…那就是利用石头的重力,和定滑轮原理。
  乍一看之下也许觉得不可能,因为吊着何默思的绳子是系在一个铁环上,然后铁环再扣在固定于松树上的登山钩里。这样真的不可能吗?不如我们来试试吧。
  我刚才提到的那块大石头我想原本是被绳索绑住的,而这条绳索就连到铁环的另一端;而何默思脖子上的绳索,原本应该是穿过登山钩固定在洞口处的。”
  江亚川从口袋里拿出了同样的物品,示范起来。
  “这样,当何默思进入山洞时,触动机关,推落大石,它的重力就会把人吊起。登山钩就相当于定滑轮,两条绳索系在铁环上的连成一条,由于铁环的直径比登山钩的内径大,它就成为了使定滑轮停止运动的固定点。然后,只要爬上松树,象这样轻轻打开登山钩,卡住的铁环的一端就会跳出来,令铁环扣进登山钩里,接着只要切断另一跟绳索让巨石掉入崖底,就会呈现出现在的这种状态了。
  之所以何默思的尸体会处于这种看起来像是不可能的位置,只是因为吊起他的绳索的长度比较短而已。不过这也许也在凶手的预计之中呢,为了让人认为这是非常身强力壮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以减轻怀疑女性犯罪的可能性。”
  “至此,这个近乎完美的松崖山庄连续杀人事件的所有迷题已被我全数破解。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小夏……”江亚川抬起头,直视小夏的眼睛,
  “或者我应该称呼你松崖山庄连续杀人事件的凶手小姐。”
  “我?”小夏依然静静的伫立着,似乎早就等待着这样的结果,目光中甚至透露出一丝欣喜。
  “你,只有你能够符合以上所有事件的要求。
  你在这个山庄打工也有一段时间了,十分熟悉这里的环境和地形,而且你女仆的身份也很容易让人对你放松警惕。
  在罗家权一案中,你要偷钱管家的钥匙简直易如反掌,比如钱管家喂猴子把衣服弄脏时就是一个绝好的下手机会,然后你可以在我们让你去取备份钥匙的时候换回去,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而在罗家贵一案中,在茶水里动手脚你有的是机会。更重要的是,在你给罗家贵送午饭时说的话,你说他不下来和大家一起吃了,这样就能轻易的给我们大家留下罗平都在午餐时仍在世的错误印象,而你在整个下午只要尽量和钱管家、高胜光呆在一起,就制造了不在场的证明。
  而对于马文凯,我们协会里的人际关系恶劣已非一两天了,不管他再怎么被冲昏头脑,也不至于会无条件相信,但你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
  至于在何默思一案中,能够在房间里的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贴上或取下字条的,还是只有负责每天为我们打扫房间的你了。”
  “为什么会怀疑我?”
  “这个嘛,杨英莉这个女人虽然谎话比真话多,但她有一点倒是说对了。能犯下这种案件的,在这个推理协会里除了我就没有人有这种才智了。他们是什么货色我清楚得很,虽然坏事没少干,平时看推理小说时也吹得一套一套的,但能干得这么漂亮他们根本不是这块料。所以我一开始就认为这个案件是会员以外的高手做的。
  不论是这周密的布局,精确的布置,还是它周身散发出的孤高的气质,都让我叹服,这个案件可以说已经接近完全犯罪了。”
  江亚川毫不吝啬赞扬的词汇,但对于他溢于言表的欣赏小夏仍然无动于衷,只是黯然的说道:“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完全犯罪,要不然也不会被你破解了。我们一直在追求完美的纯粹境界,但不管我制定的计划有多周密,真正实施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再完美的计划也会被这浑浊的现实所玷污吧。”
  “没有那回事,这个案件的确十分精彩,令我推理得十分快乐呢。”江亚川如同刚刚吃了一顿大餐的孩子,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至于动机方面,恐怕就是为了替三年前被杀的钱良平报仇吧。
  你为了替他报仇而调查了杀死他的凶手,但是从警方的资料中只能查到四个凶手中其中三人的身份,所以才会安排了这次的行动。”
  “你倒是挺清楚的。”
  “因为你做过的这些调查,我也都做过。
  直到何默思提到PERFECT CRIME,我就已经知道了凶手的真正目的。《PERFECT CRIME》是良平刚完成的小说作品,应该还没有人看过,连我也只是听他提过而已,而在他遇害后手稿就不见了。我知道钱良平的亲人和朋友也不多,所以在这个世上知道PERFECT CRIME存在的,就只有我、杀死他的凶手、以及据说是与他共同创造出这部作品的他的女朋友—…也就是你吧。所以我一开始就觉得你面熟,因为我曾在良平那里曾经见过一次你的照片。”
  提到钱良平,小夏露出了难以捉摸的复杂神情。江亚川看在眼里,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悲伤的感觉来。                    
作者有话要说:  推理完毕。对于以上解释,大家还满意吗?

  ☆、尾声 最终的落幕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警方呢?”小夏又恢复了平静的语调。
  “难道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吗?如果我打算告诉警方的话,我就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从我接到这次聚会的邀请那一刻,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所以才不远万里的跑到这个偏僻的山庄里来看戏。这次我还真是来对了。
  我明明知道将要发生凶案,却没有阻止凶手。所以严格来说,我也是共犯了呢。”江亚川仍然是一副轻佻的口气。
  “不过,你就这么放心我一定能被警方释放吗?你会不会太高估警方了呢?就算你故意用罗家权的鞋在松树上印上那个鞋印……”
  两人的视线相交,片刻,像是认输一般,小夏苦涩的一笑:“害你被警察扣留,我很抱歉。
  不愧是江亚川呢,你让我欣赏到了一场精彩的推理秀。不过只有一个地方你说得不对,我并不是为了替良平报仇才杀了他们四人的,仇恨并不值得我放在心上。良平他虽然在推理小说方面有着极高的天分,能够将这世间的罪恶与丑陋描写的入木三分,但他对于现实中的人性却保有天真的幻想。身为一个推理小说家却不能看透罗家权他们一行的为人,会遭到这样的下场,其实他自己也要负上一部分责任。”
  “没错,他就是这种人,为了这个我不知道骂过他多少回了。”一番话也勾起了江亚川的怀念。
  小夏轻轻叹了口气,目光仿佛望向虚无的远方,将悲伤的往事婉婉道来:
  “那一天正是我去海外留学的日子,也是良平新的小说《PERFECT CRIME》即将完成的日子。但第二天他却被发现吊死在家中,而他身边留下的所谓遗书正是《PERFECT CRIME》手稿中的一页。警方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认定为自杀了,等我回来时早已结案多时。但我绝不会让良平这样死得不明不白,我终于查出凶手是与他同一协会的四个人,并已经得知了其中三人的身份。
  ……我本来只想将他们绳之以法,但他们不仅没有丝毫后悔和不安,我居然还听到他们嘲笑良平,他们还得意的说,他们只不过留下一张手稿再对警察随口胡说几句,就神不知鬼不觉杀了他,这才叫做PERFECT CRIME。我不能容忍他们亵渎良平的心血,既然他们对《PERFECT CRIME》不屑一顾,我就要他们亲自来证明它,用他们的性命。”
  小夏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光芒,释放出一种不一样的摄人魄力,但随即又柔和下来:“其实这次案件的手法是我根据《PERECT CRIME》中的情节改动而来的,哪怕他们在杀死良平后曾认真读过一遍,也许就能识破我的计划,那样我也输的心甘情愿。这是我给他们最后的机会。”
  小夏抬起头,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这就是我的动机,其实早已在我留下的七张字条中表露无遗。”
  “是啊,盛神之怒的七碗,是因子民们不拜上帝,而由上帝派天使降下人间的神罚,还真是相似呢。”
  “真不愧是良平常常提起的江亚川呢,这一次我输的心服口服了。接下来,你要把我交给警方了吗?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不管后果如何对我都已经不重要了。”
  “谁知道呢。”江亚川玩世不恭的说着,“我只对推理感兴趣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太麻烦了,你就自己解决吧。”
  “是吗?……江先生,你是个不错的人呢。所以,在最后,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做到了。
  请代良平成为最出色的推理小说家,让人们永远记住,PERFECT CRIME。”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一定会做到的。”转身离开的江亚川,潇洒的冲着身后挥了挥手。
  “谢谢。”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小夏终于能够又一次的露出了笑容,那是真诚、灿烂的微笑,就像没有受污染的天使一般纯洁美丽……
  松崖山庄连环杀人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
  错综复杂的案情,华丽而巧妙的手法,环环相扣的陷阱和暗示,还有,少女那淡淡的身影、和最后的笑容……却如同一个传说,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
   ……… 【笑°暖人心】整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