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恋之蔓千寻 >

第23章

恋之蔓千寻-第23章

小说: 恋之蔓千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贺千洵抱紧了她,面对她释放出来的悲伤,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去安慰她,只能将她抱紧一些,再抱紧一些。
未希还在哭。
就像是小时候受到了委屈,扑到哥哥怀里的感觉。
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臂弯,一个可以让她宣泄情绪的天空,她不需要再掩饰任何悲伤,不再顾忌,不再害怕。
她在他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
晚上。
阿姨家拉面店。
未希最喜欢的面店。
两碗咖喱牛肉面摆在了桌子上,贺千洵将筷子擦好递到了未希的面前,未希不动,他就把筷子硬塞到了她的手里。
未希抬头看他,脸上还有着泪痕。
“吃饭。”他看着她,示意了一下摆在她面前的热气腾腾的拉面,口气不容人拒绝,“把这些全都吃光了。”
未希抽抽鼻子,在他的注视下低下头去,吃面。
贺千洵把自己碗里的牛肉片夹给她,一片又一片,未希没有说话,低着头一口口吃着,眼圈还在泛红。
贺千洵出声,带着坚定的成分,“不许哭了。”
未希一言不发地伸出手来擦擦眼睛,把眼角的眼泪擦干净。
贺千洵看着她的样子,忽然说道:“吃完东西后,你跟我回家。”
未希看他。
“就是回我家,到我家里去,反正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贺千洵话未说完,马上就看到了她眼中的质疑,他瞪她,“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只不过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人留在家里,我不放心。”
因为哭得太多,嗓子已经哑了,未希的声音竟嗡嗡的就好像有回声一样:“我……我又不会自杀。”
“我会那么幼稚担心这个吗?!”贺千洵看着她脸上还残留的泪痕,伸出手来在她的面颊上擦过,“我是担心我不在,你不知道又会哭成什么样子!”
“我不会再哭了。”
“不行,你这样回去我怎么放心?!”贺千洵从她放在桌子上的包里拿出她的房门钥匙,在未希的眼前晃了晃,“这个暂时交给我保管。”
未希抽了下鼻子。
“凌未希,原来你这么爱哭。”贺千洵发现未希脸上的泪痕根本就是擦不干净的,蹙眉,“以后不许再哭了。”
他给她擦眼泪。
尽管他的表情很凶。
但是他的手指在她的脸上划过,却是轻轻的,暖暖的。
未希鼻子酸了一下,好像又要哭了,她忙低下头去吃面,脸上还有着狼狈的泪痕,像个可怜的小孩子一样。
她总是这样,只要一碗面就似乎很满足了,可以原谅他带给她的一切!
贺千洵只觉得心中一痛。
他发誓。
这一辈子,他再也不会做对不起眼前这个女孩的事情了!
贺宅。
“啪”的一声。
贺千洵把房间里的灯打开,然后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从里面挑出一套干净的睡衣来,递给站在他身后的凌未希。
“你先去洗个澡,”
未希推开睡衣,看他,“我不洗!”
贺千洵伸出手指在她的脸上刮了一下,然后又把手指伸到了她的眼前,郑重其事地给她看上面眼泪的痕迹。
“凌未希,你不要以为你可以这样脏兮兮地躺在我的床上!”
未希马上瞪圆眼睛,“我不要躺……”
“你睡我的房间,我睡客房!我们家房间很多的。”贺千洵一句话打散她脑海里的错误直觉,狠狠地斜了她一眼。
“你的脑袋瓜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未希脸顿时红了。
她几乎是从他的手中抢过那套绵绵的睡衣,转身就冲进了浴室,“砰”地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贺千洵看着她的身影消失。
他忙转身走到窗前,那一盆恋之蔓长势非常良好,郁郁葱葱的心形叶片垂下来,精巧可爱,温馨无比。
贺千洵捧起了那盆恋之蔓。
他凝看着那些翠色的叶片,英气逼人的面孔浮现出一抹帅气的笑容。
浴室的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
未希探出头来,朝着外面看了看,房间里空空的,贺千洵似乎早已经离开了,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从浴室里走出来。
绵绵的大睡衣穿在身上确实很舒服,乌黑的头发披散在她的身后,还在往下滴着水滴,随着她的动作,滴落一路。
房间很大,也很舒服。
洗完澡的未希终于感觉到困倦一阵阵袭来,她刚想躺下睡觉,就听到房门处传来一阵阵敲门声。
咚咚咚——
“凌未希,你出来一下。”
是千洵的声音。
未希吓了一跳,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决定不开门,抬头朝着门的方向回答,“不行,我已经睡着了。”
“你找死啊!”
“是真的……”
“这门没锁,你不开门,我就自己推门进去了。”
“砰”地一声,房门外传来更响的敲门声。
未希无奈地皱眉。
她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把门板推开一条缝,睁大眼睛朝外看,表情纯真无邪得就像是遭遇到色狼大叔的小女孩。
“你有什么事?”
笔直地站在外面的贺千洵的眉头马上打了个死结,“你把门给我开大点!!!”
糟糕!
看他的样子马上就要发怒了!
未希马上乖乖地把门全部打开,看他郑重其事地站在那里,双手托在身后,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
他看未希疑惑地看自己,脸上的表情马上开始不自然起来,将身后的东西拿出来,直接送到了未希的面前。
“送给你的。”
他的表情十分的正式,也可以用严肃来形容。
可是——
一盆恋之蔓!
未希看了看那盆恋之蔓,又愣愣地抬头看着他,“这盆花是我以前送给你的!”
贺千洵的太阳穴明显地炸了一下!
他索性不理她,直接推门走进去,将那盆恋之蔓放在了窗前,又转头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未希。
朝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未希疑惑地走过去。
贺千洵将她推到了那盆恋之蔓面前,再一次很认真地点拨她,“这里面,有一样东西,是送给你的。”
未希低头看去。
除了郁郁葱葱的翠色叶子,她什么也没看见。
她看贺千洵。
贺千洵不说话。
未希不敢再乱问,她伸出手指,轻轻地探入那些精巧的心形叶片中,努力地去搜寻着他说要送给她的礼物。
忽然。
未希的手停下来。
心狂跳起来。
她竟然呆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触碰到的东西,眼中的光芒却晶莹得犹如月色下的冰凌。
她惊愕地去看贺千洵。
贺千洵知道她已经找到了那样礼物,他看着她,表情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有点小心翼翼,有点忐忑不安。
犹如一道灿烂的星光。
一枚镶嵌着钻石的戒指静静地躺在未希的手心里,钻石是特别的雪花六角形状,一闪一闪的,分外璀璨。
未希呆呆地看着那枚戒指。
钻石闪亮如坠入凡间的星星,带着微微的凉意,在她与他之间闪耀着绚烂的光芒,美丽得令人屏息。
贺千洵深深地凝望着未希,心跳却乱了节奏。
“未希,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沉默了太久。
贺千洵更加紧张甚至有些急迫,他略微急促地说道:“我不是说,让你现在一定要嫁给我,是……等到将来的某一天,你大学毕业,或者等更久的时间,只要你愿意……”
一直都凶凶的他竟然开始了如此笨拙的解释。
未希更加认真地看着他,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
璀璨的钻石在她的手心里闪耀着。
得不到她的回应,贺千洵简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下去了,他只觉得自己开始口干舌燥,心跳得飞快。
“我……一定会……”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贺千洵的手指有一点点凉,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却还是呀坚定地说下去,说给未希听。
他给她的承诺。
“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离开你。”
清晰的声音在未希的耳边划过,未希的手顿住,她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贺千洵,贺千洵对她微笑。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温暖,很幸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拥有的,是整个幸福殿堂,这一辈子,我都会比你唯一的哥哥……更加努力地照顾你,守护你,只要你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就再也不会让你孤单。”
再也不会让你孤单!
橙色的温暖灯光洒照下来,映照着他那一抹帅气坚定的笑容。
恋之蔓的叶片轻轻地晃动。
贺千洵凝视着面前的未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问出声来:“未希,在未来的某一天,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屏息看着她。
未希的瞳仁晶莹明亮,恍若星辰。
在绚烂的灯光照耀下,未希白皙的面容上散发出一抹如水清澈的光芒,她在看着他,笑容柔和,恍若天使。
“我愿意。”
从那一刻起,贺千洵深信——
今生今世。
再没有一个声音,一个笑容会比他眼前的这个女孩所带给他的一切更加美丽动人的了。
他将未希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开心得几乎发了狂,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一遍遍地重复着。
“未希……未希……未希……”
“是,我在这。”
未希在他的怀里,微笑着回答。
贺千洵只觉得心就要跳出胸口来,紧紧地抱着她,漫溢的幸福让他都无法呼吸了。
“我爱你,凌未希。”
未希在他的怀里,柔柔地微笑着:“我知道。”
一股暖流在她的心底缓缓地流过,缓缓地填充了她心中那一块悲伤的缺口,取而代之的,是幸福,是快乐。
她再也不会孤单,流泪了。
因为——
贺千洵就在她的身边,一直到永远!
早晨。
  米白色的餐桌前,贺千洵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眸中带着做坏事得逞一般的笑意,看着未希给他端上来一盘食物。
  他低头看了一眼。
  一个不规则形状的煎蛋躺在他的盘子里,煎蛋金灿灿、香喷喷的,一看就知道一定非常好吃。
  他再看未希,将面前的盘子推远,气焰嚣张:“我要吃圆形的煎蛋!”
  未希很想把锅铲砸到他的头上去。
  明明贺宅的仆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他就偏偏不吃,非要她去做煎蛋,做给他了,他又在这里挑挑拣拣。
  哪有人只吃圆形的煎蛋啊?!
  “那你不要吃了。”未希伸手将他面前的煎蛋拿走,贺千洵马上拦住她,目光锁定在她的手指上。
  “凌未希,我送你的戒指呢?”
  “呃。。。。。。。我放在衣袋里了。”
  “放在衣袋里?!”贺千洵的目光在危险的脸上一扫,很是不满,“戒指是放在衣袋里的东西吗?你马上给我戴上。”
  未希小声嘟囔,“还真霸道。”
  “要我帮你戴吗?”
  贺千洵的眉头又开始打死结,他站起来去拉她,未希忙后退,可惜很快就被千洵抓住,她躲不过,举手求饶。
  “好,我马上就戴,马上就戴。”贺千洵却没有松手,就势将她抱在自己怀里,眼中盈满坏笑,“凌未希,现在求饶有点晚了,不给你点教训,你下次还是忘了戴。”
  他用手指挠她的痒,未希只觉得痒得不行,忍不住笑出声来,眼泪都已经笑出来,脸涨得红红的。
  “我。。。。。。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忘戴了。”
  宽敞的客厅里。
  两人闹成一团,笑声不绝于耳,阳光也似乎被这份快乐感染,变得分外明亮耀眼起来。
  不知不觉地。。。。。。
  正与未希嬉戏的贺千洵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头去,看向了客厅大门的方向。
  他忽然站住。
  在他身边的未希察觉到他的异样,她愣了一下,顺着贺千洵的视线看过去,竟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风尘仆仆的贺夫人站在大门处,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未希从未如此尴尬过。
  她只觉得贺夫人的目光一直锁在自己的身上,冷得可怕,她下意识地想要从前线的身边退开,手臂却被千洵一把拉住。
  千洵察觉到了未希的忐忑。
  他拉着未希的手,看着站在大门处的贺夫人,抬起头来刚要说话,贺夫人的目光却瞬间变得冷厉无比。
  “凌未希,请你离开!”
  未希心中一惊,刹那间面红耳赤。
〃你这是做什么?〃贺千洵简直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怒意烧上眉梢;〃未希是我的。。。。。。〃
 〃我不管她是你的什么?〃
  贺夫人如临大敌;不可理喻地怒视着未希;〃凌未希;我们贺家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希望你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她冷得像冰。
   未希努力沉稳心神;让自己不在贺夫人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惊慌失措;让自己沉着一些:〃对不起;我马上走。〃
   〃不许你走〃
   贺千洵握紧她。
   未希却挣开贺千洵的手;贺千洵转头看她。
“你这是在做什么?!”贺千洵简直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怒意烧上眉梢,“未希是我的。。。。。。”
  “我不管她是你的什么?!她必须离开!”
  贺夫人如临大敌,不可理喻地怒视着未希,“凌未希,我们贺家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希望你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她冷得像冰。
  未希努力沉稳心神,让自己不在贺夫人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惊慌失措,让自己沉着一些:“对不起,我马上走。”
  “不许你走!”
  贺千洵握紧她。
  未希却挣开贺千洵的手,贺千洵转头看她。
  未希微微一笑,对着他轻轻地摇头,示意他不要与母亲起争执。自己朝后退了一步,走向客厅的大门,在与贺夫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向贺夫人礼貌性地鞠了一躬。
  “对不起,打扰了。”
  贺夫人冷若冰霜,一言不发。
  未希径直走出了贺宅。
  站在路旁,她终于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绿树掩映下的白色别墅,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
  不知道为什么,千洵的母亲似乎很不喜欢自己呢。
  她很费解,却实在想象不出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让贺夫人如此讨厌自己。
  看来以后,真的要小心翼翼才行。
  她这样想着,把手缓缓地伸到衣袋里。
  眼眸中忽然出现了一抹异样的光芒,站在路旁,凌未希再度抬头看了看那栋白色的别墅,她哑然失笑。
  自己家里的钥匙,还在贺千洵的手里呢。
  大厅里。
  气氛异样的紧绷压抑。
  一直到未希走出去,房间里寂静下来,贺千洵与贺夫人还是面对面站立着,贺千洵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
  他真的很愤怒,“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未希?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已经决定将来要在一起了!”
听到他坚决的话
贺夫人的身体重重地一震;面容竟然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