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恋之蔓千寻 >

第24章

恋之蔓千寻-第24章

小说: 恋之蔓千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真的很愤怒,“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未希?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已经决定将来要在一起了!”
听到他坚决的话
贺夫人的身体重重地一震;面容竟然瞬间骇白:〃贺千洵;你可以选择任何女孩;但就不能是她〃
贺千洵的眉头锁得紧紧的:〃我只要未希〃
〃不行〃
千洵蹙眉;语气生硬;〃你为什么这么说她?你根本就不了解她〃
〃我就是太了解她了;我才这样说〃
贺夫人的身体也开始轻轻地颤抖;因为千洵的坚决;让她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无法掌控的恐慌。
〃我知道那个女孩的一切;甚至比你还要清楚;她无父无母;她的哥哥是一个植物人;她依靠骆家人的资助生活;甚至连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在什么地方打工;有些什么朋友;这些都有专人汇报给我〃
千洵眼中的光芒在瞬间变得锐利无比。
〃太卑鄙了你把我当什么?〃
〃我调查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叫做凌未希〃
贺夫人的声音;在贺千洵的耳边震响。
贺千洵一下子呆在了原地;他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脸茫然;他完全蒙住了;竟有些不知所措。
〃你刚才。。。。。。在说什么?难道在我还没认识未希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她这个人了吗?〃
察觉到自己说漏嘴的贺夫人恐慌地掩住嘴唇;却掩饰不住眼中那一抹心痛的悲戚。
贺千洵看得清清楚楚。
心开始一阵阵的发凉;他定定地看着突然之间一脸慌张的母亲;眼中的疑惑却在不停地加深着。
〃到底是。。。。。。〃
〃总之你就是不能和那个女孩在〃
贺千洵的瞳孔倏地冷凝;他猛地转过身,看着贺夫人上楼的背影;浑身都散发出冰寒的气息。
〃你不给我一个理由;就别想让我和未希分开〃
贺夫人站住。
  她死死地捏紧自己的手指,只觉得心中的恐慌和愤怒已经将她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来,她不知道该如何与他解释。
  “千洵,你要听我的话!”
  
  “别用这样的话来敷衍我!当年我父亲离开你,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一意孤行,根本就不管别人的感受!”贺千洵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刺伤她的神经,让她的心撕裂一般的疼痛,“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选择如此对待未希,我需要一个理由!给我一个理由——”
  他竟然倔强到了如此的地步!
  完全不理解她的心情!
  贺夫人只觉得全身一阵麻木,多年来拼命在心底压抑的情绪在瞬间崩溃。
  “理由就是——那个女孩一定会给你带来厄运!”
  贺夫人忽然近乎歇斯底里一般地转过身,惊惧悲愤地伸出手来指着楼梯下的贺千洵,眼中含泪,痛苦地嘶喊出声。
  “理由就是——在你爸爸抛弃我们那一天,你胡乱开车撞倒的那个人是她的哥哥!!理由就是——是你毁了她的哥哥,是你害她的哥哥成为了一个永远都不可能醒来的植物人!!!”
   
   刹那间!
  恍若五雷轰顶!!!
  贺千洵完全被炸蒙,他惊骇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怎么都无法相信从她口中说出来的那些话,那些。。。。。。
  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冲向了他的大脑,在他的耳膜边轰隆隆作响,将他与外界的一切都隔离开来!
  只有那些话——
  那些残忍的、可怕的、可以将所有的美好幸福全部焚毁的话,在他的耳边,疯狂恐怖地回响着。
  。。。。。。。。。
   (小字)
  “理由就是——在你爸爸抛弃我们那一天,你胡乱开车撞倒的那个人是她的哥哥!!理由就是——是你毁了她的哥哥,是你害她的哥哥成为了一个永远都不可能醒来的植物人!!!”
  。。。。。。
  “我哥哥。。。。。。”她抬起头来,望着他微笑,眼眸晶莹剔透,“我哥哥在多年前遇到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所以他现在休息了,很沉很沉底睡着啦。”
  (小字结束)
大概还有三章,大约有90页吧
  贺千洵浑身忽然开始剧烈地颤抖,如筛糠一般惊恐地颤抖着。
  他的面孔,骇白一片。
  “千洵——”
  当贺夫人看到千洵恍若灵魂出窍的样子,她终于惊恐,慌张地扑上来,抱住了千洵冰凉的肩头,惊愕地发现他竟然冰冷得毫无反应。
  “千洵,千洵。。。。。。。你怎么了。。。。。。。”
  全身都已经没有知觉,似乎每一根神经都麻痹了。
  他僵硬茫然地站立着。
  灵魂早已经脱离了躯壳,心也是在瞬间焚化成灰,只剩下空荡荡的黑洞,冷冷的,如浸在冰山雪地之中。
  怎么会。。。。。。
  怎么会这个样子。。。。。。
  他茫然地转向一旁,眼眸空洞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是哪一天?哪一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六月十八日!”
  微颤的声音从大厅门处传来,带着无法抑制的凉意。
  贺千洵的身体蓦然冰冷一片!
  他惊骇地转过头来,眼前的一切都在瞬间消失,天地之间,只剩下他和那个站长他几步之外的女孩。
  他呆呆地看着她。
  刹那间。
  他辛苦构建的幸福世界,轰然坍塌!
  。。。。。。
  (小字)
  “不可以轻易地区伤害一个人,痛恨一个人,”她低低地说着,眼中有着晶莹的泪光,“可是,有一个人,是我最痛恨的人,就是把我哥哥还到如此不幸境地的那个人,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那个人!”
  (小字结束)

未希站在大门处。
他颤抖得犹如狂风中的落叶。
未希凝盯着他;面颊上最后一抹血色也逝去了;她死死地看着他;眼珠黑得不可思议;全身的骨骼都因为一种至深悲愤的漫溢而咯咯作响。
〃八年前的六月十八日;那个毁了我哥哥的人;撞到他之后;又驾车逃逸的人;真的。。。。。。是你吗?〃
千洵双瞳不可思议地放大;惊惧入骨
未希朝前一步;死死地扣紧手指;面容雪白得近乎于透明;她定定地凝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道:〃是不是?贺千洵〃
〃凌未希;你不要难为千洵〃贺夫人声音紧绷;站在了未希和千洵之间;下意识地保护千洵。
〃就算是千洵做的有怎么样?〃
未希的身体猛烈地震颤;目光中透出一抹悲愤;〃这么说;真的是他?〃
〃。。。。。。不。。。。。。不是我。。。。。。〃
千洵拼命地摇头;不敢看她;他惶然地接连倒退数步;径直撞到了摆在楼梯口的琉璃工艺品;只听到哗啦一声;脆弱的琉璃瞬间落地;发出刺耳的声响;在所有人的眼前;碎成永远都无法弥补的一片片。
〃千洵。。。。。〃贺夫人心痛至极地看着他茫然无措的样子;她想要去扶他;却被他不顾一切地推开。
千洵茫然地朝四周看去;可就是不敢看向未希的方向;只能下意识地重复着:〃。。。。。。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仿佛这样说着;就真的不是他做的了
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他忽然转头看未希;仿佛散乱的视线突然找到一个点;他想要得到救赎的方向;他居然踉踉跄跄地走过来;抓住了未希的手臂。
他的呼吸痛苦而又急促
我。。。。。我证明给你看;真的不是我
他拉着她离开。
贺夫人吃惊地看着那两个人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她扑到门边;却只看到两个渐渐离去的背影而已。
她的眼泪;哗哗地落下。
帝恒医院的人都被惊住了。
他们吃惊地看着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女孩在长长的走廊里狂奔着,来往的行人都慌忙地躲避着他们。
他们的面色都是一片苍白,尤其是那个少年,目光散乱得几乎没有焦点,恍若灵魂已经出窍一般。
到底。。。。。。
出了什么事情?!
刚刚从国外创世组织回来得骆明翰才走出办公室,就吃惊地看到贺千洵拉着凌未希从自己地眼前走过。
未希恍然如孩子,满脸泪痕。
他们奔向地地方,是走廊尽头地病案室。
那里宥帝恒医院所有的病例资料,住院记录,医院里的每一个病人的入院记录都会在这里存档。
贺千洵拉着未希闯了进去。
“你们室什么人?”
病案室里的工作人员惊愕地看着这两个突然来到的不速之客,刚想开口训斥,贺千洵已经推开他,径直走到那一排排地病案资料。
一排排地架子,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资料,他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循着日期找到了八年前地那一格。
未希僵硬的站在门处,泪水满面。
病案室地工作人员冲上去拦住他,严厉地斥责:“这里是不能乱翻的,请你马上出去。”
“滚开!”
贺千洵一声暴喝,狠狠地推开那个阻挡他的工作人员,他的眼中有着一种狂乱的执着。如火焰一般在疯狂的燃烧着。
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着,那些无用地病案被他翻落在地,散乱在他地周围,他还在找,疯狂的寻找着。
惊恐的心随时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他的眼眸茫然散乱,双手颤抖地翻动着那些病案,那些纸张从他地手中纷纷落下,他暴怒的将手中地扔掉,再伸手去找!
目光空洞茫然,沉痛的声音从他的唇边传来:“。。。。。。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病案室,一地散乱。
工作人员被他的狂乱震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未希呆呆地站在门处。
她看着狼狈不堪,在一堆病例资料中疯狂寻找地贺千洵,滚烫的眼泪冲刷着她地面庞,她真的不敢面对这一切,恨不得马上化成灰,随风散去才好。
骆明翰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她看着惊惶地千洵。流泪地未希,深邃的眼中一片疑惑的神情。
病案室的骚动早已经引起了一大群人的注意。
那些人纷纷围上来,站在门外,看着里面如被囚禁的野兽一般惊惶失措,面容苍白的贺千洵,看着她方寸大乱,狂乱地翻动这那些病案资料。
他恍然地一遍遍重复着,“。。。。。。不是我。。。。。不是我。。。。。不会是我。。。。。”
那些资料雪片一般在他地手中飞落。
找不到!
一直都找不到!
忽然、。
贺千洵猛地将手中地资料全部扔掉,他的双手在半空中顿住,似乎是茫然了,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该作什么了。
在他的正前方,一个病案资料静静地竖立在那里,
资料的扉页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三个子---凌亚希。
贺千洵伸出手去,抓住了那分资料。
心一阵阵炸裂般地疼痛,那份资料被他死死地握在手里,却犹如烙铁一般滚烫,灼烧着他地手,还有他已经慌张不安地心。
他翻开了那页资料。
所有的一切——
  那些血肉模糊,从未愈合的伤口!
  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撕扯他生命的往事,都在那一瞬间,被他颤抖着。。。。。。翻开了。。。。。。
  然后。
  病案室里。
  死一般的沉寂。
  骆明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震惊地看向了未希。
  未希却看着僵硬如化石一般的贺千洵,悲愤的眼泪如小溪一般流淌出来。
  哗啦——
  资料从贺千洵的手中落下,他眼中的光芒全部熄灭了,死寂如夜,那一种恐惧,渗人他的血液之中,流遍了他的全身。
  明明知道,这根本就是无谓的挣扎。
  明明知道,即使找到这些,也不过是给铁一般的真相再找一份证据。
  他欠下的,终究要还。
  胸口一片冰冷地疼痛。
  贺千洵忽然紧紧地闭上眼睛,他颤抖着用双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面孔,惊骇的眼泪顺着他的指缝滚落出来。。。。。。
  那么多的眼泪,灼烧了所有的幸福和誓言。
  心完全被这份罪恶烧空了,只剩下绝望,冰寒的绝望!!
  他一个踉跄,终于无力地跌倒,倒在一片冰冷的地面上,颓然无力地靠下来,放开双手,满脸眼泪。
  泪水疯狂地滚落他的面颊。
  他正对着站在门处的凌未希,他的世界也只剩下了她。
  “。。。。。。八年前的那场车祸。。。。。。”
  他直直地凝望着她,眼泪在他的面孔上放纵奔流着,顺着他的下颌滚落。
  胸口刀剜一般疼痛。
  她推倒在地上,痛苦地抬头看着门边的维系,眼泪犹如狰狞恐怖的小蟹,爬满他苍白绝望的面孔。
  “。。。。。。你哥哥的。。。。。。资料上。。。。。。有我父亲的。。。。。。签字。。。。。。”
  未希僵硬地站立着。
  他还在说着。
  一字一字。。。。。。恍若是用刀子从他血肉模糊的心中硬生生地剜出来,带着他沉痛的悲伤,无法化解的悔恨。
  “。。。。。。那个毁了你哥哥的人。。。。。。是。。。。。。我。。。。。。”
  一片死寂。
  全世界都在那一刻,变得死寂一片。
只剩下她和贺千洵,她呆呆地看着他脸上放纵的泪水,眼珠却似乎凝住了,眼眸中,一片大二空旷的茫然。
  很冷很冷。。。。。
  原来这个世界,竟还会有如此让人绝望痛苦的寒冷。。。。。。
  。。。。。。
  天气暖暖的。
  街道上静寂无人。
  八九岁的小女孩坐在街道一旁的休息椅上,她的手里拿着好吃的红豆冰糕,因为不舍得一下子吃光,所以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冰糕凉凉的,而且甜丝丝的。
  她吃得很开心,圆圆的小脸上都是满足的神情,乖巧可爱惹人怜惜。
  阳光透过枝桠柔柔地倾泻下来,洒下一地灿烂耀眼的光。
  “未希——”
  自信明亮的声音从马路的对面传来,小女孩循声看去,笑意顿时漾满粉嫩的面庞,她从椅子上蹦下来,朝着街对面的人使劲地挥手。
  “哥哥——”
  街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出奇帅气明朗的少年,他脸上的笑容明亮灿烂,璀璨的眼眸恍若星辰流转。
  在他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份金黄色的报纸,那是他的骄傲,他为之奋斗拼搏的全部梦想。
  他的笑容通透无瑕,朝着未希的方向奔跑过去,边跑边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通知书,大声地喊道:
  “未希,我拿到帝垣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啦!!”
  帝垣大学啊!
  全国最好的高等院校,无数学子为之拼搏的目标。
  他终于得到这所大学的通知书了。
  小小的她可以感觉到哥哥的快乐。
  虽然她并不知道帝垣大学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看到了哥哥兴奋快乐的笑容,她就同样跟着哥哥笑起来。
  她看着朝自己跑过来的哥哥,开心得又蹦又跳。
  然而,悲惨就是在那一刻降临的。
  一道阴影在小女孩的眼前如闪电一般擦过,她脸上的笑容甚至来不及消失,就完全冻僵在唇角。
一声尖锐可怕的声音!
她恐惧的仰起头来。
她看到那道阴影在哥哥的身前狠狠的掠过,然后,哥哥竟然飞了起来,就像是突然被大风吹起的风筝。。。。。。
她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