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恋之蔓千寻 >

第5章

恋之蔓千寻-第5章

小说: 恋之蔓千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贺千洵怔怔地看着。
风车……
那间小屋里……也有风车……
……
房门旁,有一扇小小的窗户,透明的玻璃在阳光下晶莹剔透,一只蓝色的风车斜斜地插在窗旁。
他朝着风车的方向淡淡地瞥了一眼。
阳光从玻璃外透进来,蓝色风车无声地立在那里,灿烂的光芒在风车上流转着,不经意地看过去,似乎可以感觉到风车在轻轻地转动。
……
大雪纷飞的夜里。
女孩买下了老人手中所有的风车,这样老人就可以回家休息去了,风车就在她的手中呼呼地转着,目送老人蹒跚着离开,她转过身,走向马路对面——
身后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女孩还没有走出几步,她的手臂忽然被一双冰凉的手抓住,并有一股力道让她被迫转过身去,她惊慌地瞪大眼睛,失措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几只风车无声地从她的手中落下,落在洁白的雪地上,而其中一只风车竟是斜斜地插在了积雪之上。
就在抓住女孩手臂的刹那间,好似一股奇异的电流从他的心上通过,狂乱的心竟在瞬间平静下来,仿佛是被温暖的手轻轻地抚过——
就是那种感觉,安心温暖的感觉!
贺千洵怔愣地看着眼前的女孩,看着她同样怔愣的面容,漆黑的眼眸中隐隐带着一抹光亮。
“凌……未希……”
那一刻。
漫天纷飞的雪花仿佛是有了生命一样,更加美丽地在空中曼舞着,无数片雪花在两人之间落下……
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定格——
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
斜插在雪地上的风车随着风呼呼地转着,一刻不停。
路面上,凌未希和贺千洵无声地伫立着,贺千洵望着未希洁白的面容、澄澈的眼眸,他缓缓地放开抓住她手臂的手,却又低低地问道:
“原来是你。”
“什么?”未希茫然。
“昨天晚上,把我从这里带走的人……”贺千洵面孔苍白,眼眸淡定,“那个人……是你吗?”
“啊——”未希知道他说什么了,她忽然一笑,眼眸如弯月一般弯了起来,“你今天喝的酒好像少了一些呢。”
贺千洵抿紧嘴唇无声地看着她。
好像知道他不会回答似的,未希蹲下身把那些风车捡起来,将风车上的雪拂拭干净,抬起头认真地说道:“天很冷了,你快点回去吧!今天你可千万不要醉倒在什么地方了,会被冻坏的。”
她的神情分外诚恳。
贺千洵望着她,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未希开始好奇地看着他,“贺千洵同学,你的表情好奇怪,还有什么事吗?”
贺千洵下意识地摇摇头,“没有。”
“哦,”未希微笑,朝着他摆摆手,“那我走了,你也快点回家吧!”
她笑了笑,转身朝着马路对面跑去,五颜六色的风车在她手中不停地转动着。
贺千洵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眼神依旧淡淡的,然而一种异样的感觉却在无形中缓缓沁入他的心房。
为什么?为什么在刚刚接触她的那一刻自己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呢?就像是一只在空中悬浮着的心在刹那间找到了落地点。
他的眼底一片空白的茫然。
而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他转过头,却看到刚才跑过马路的未希又跑了回来,一直跑到他的面前,抬起头看着他冷酷的面容,仿佛是鼓了很大的勇气说道:“贺千洵同学,我有一句话想要跟你说……”
“……?”他望着她为难的样子。
“也许你会觉得我多事,”凌未希深深吸了一口气,瞳眸中带着认真的执著,“但是,以后少喝一点酒好不好,因为我们还是高中生,这样做是违反校规的,还有……现在天气这么冷,如果你躺在那里不被别人发现,会……很危险的!”
她的口气中带着关切,眼神却小心翼翼地,好像是害怕他突然发怒一样,说完这一切,她不等他回答,低头快速地说道:“再见!”
她转身想跑,但是——
“请等一下。”贺千洵的声音一如他的眼神,淡淡的。
“……?”未希回过头来,眼神有点犹豫,小心地确认他是不是发怒了。
“风车……”
贺千洵的面容宁静,漆黑的眼眸透出淡淡的光亮来,薄薄的唇角动了动,声音静寂清远,“你的风车……可以给我一只吗?”
5 
中午的时候,天空蓝得一丝云都没有。
大雪在清晨的时候停了,地面上有厚厚的一层积雪,空气冷得像结了一层薄冰一样。这样的天气,若非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走出去。
帝垣医院。
刚刚完成一例手术的骆明翰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看着桌面上一个不是很厚的信封,信封并不是密封的,封口处微微张开,显露出里面的东西,是一沓现金。
那是果饮店的珍姐托他转交给未希的预付工资!
他微微一笑。
静静地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另外一沓厚厚的百元现钞,若无其事地装在那信封里,把两笔钱混在一起,然后换好衣服走出办公室。
白色的长衣一尘不染,俊雅的面孔上始终带着温柔的光芒,一双清澈的眸子中糅合了温和、优雅、沉静与令人叹服的睿智。
来往的护士都在心中无声地赞叹。
作为刚刚毕业的研究生,年轻的外科医生骆明翰医术精湛得令人惊心,手术时娴熟精确的刀法更是让眼科界的前辈刮目相看,大概是因为他是国际医师联盟委员会理事长骆森的长子,自幼就在别人关注的目光下长大,事事要求完美的他注定要成为世人惊叹的传奇。
走过长长的走廊,他在一间整洁的病房前停住了脚步,透过半开的门扉,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忙碌的身影。
他静静地笑了。
凌未希正在熟练地为沉睡了五年的哥哥做腿部按摩。
她把力气用在自己的每一个手指上,只有这样做才会让无法动弹的哥哥不至于肌肉萎缩。因为太过辛苦,她的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来。
骆明翰走进去的时候,未希并没有察觉。
他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专心致志地把按摩做完,又认真地把被子给哥哥盖好,一切都完成之后,她擦擦脸上的汗珠,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辛苦你了。”
如云般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未希转过头,看到骆明翰微笑着站在那里,一身白色的工作服耀眼醒目。
未希一笑:“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
骆明翰转身到一旁的饮水机前取了两杯水过来,把其中的一杯递给未希,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我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好消息?”
“对啊!”
骆明翰从衣袋中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交到未希的手上,很快地回答了未希不解的目光,“这是你果饮店的老板阿珍预付给你的半年工资,足够你这半年的生活费用了。”
“啊……”未希有点木然地看着自己手中厚厚的信封,不相信会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干活也可以拿工钱吗?而且还是这么多——
骆明翰看着她一脸疑惑的样子,不禁莞尔,笑容暖暖的。“阿珍说希望你这半年好好准备升学考试,但是考完试呢就要去她的店里继续打工把这些钱都补回来。”
未希抬头看他,“可是即使是半年的工钱……也不用这么多啊?〃
“多了吗?”骆明翰笑笑,修长的手指静静地捏着水杯,俊逸的面孔带着淡然温和的神情,“那我就不清楚了,阿珍说这些都是给你的。”
未希微怔。
良久。
她微微地垂下眼睫毛,低声说道:“珍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总觉得在我身边有好多人都在帮我,从哥哥出事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连哥哥的住院费都是骆伯伯……”
“你不用想太多了。”
骆明翰凝望着她小心歉疚的面容,伸出手来如同兄长一般在她的肩头上拍了拍,眼眸深深亮亮。
“因为大家都知道未希是一个坚强的人,你不但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哥哥,还要打工赚钱,还要学习,面对半年后的升学考试,我真怕你还没有撑到那时候就已经累垮了。”
骆明翰关切的话语在寂静的病房里回响着。
窗户上,闪动着白雪反射出来的刺眼光芒,阳光透进来,温柔地围在了两人的周围,未希低着头。骆明翰屏息凝望着她。
稍顷。
未希漆黑的长睫毛无声地扬动,当看到骆明翰为自己担心的眼神时,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没有关系的。”
“以前没关系,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这么累了,”骆明翰静静地打断她的话,带着温和的从容,“从今天开始,晚上放学后到医院来,你可以一边照顾你的哥哥,一边和我学习。”
“学习?”
“对啊!”骆明翰微笑,“凌未希,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免费补习老师了。”
“那怎么可以?!”未希吃惊地说道,“我已经很麻烦你了!”
“让我想想……”骆明翰像是没有听到未希内疚的声音,“我们先从英语开始还是数学补起……你的语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未希愕然。
骆明翰微笑着看她,笑容中却含着不容拒绝的坚定,看着他的样子,似乎只有点头才是唯一的办法。
下午的时候,天气依然清冷清冷的,地面上的积雪并没有融化,而头顶上的天空却蔚蓝高远犹如透明的琉璃。
没有一丝风。
贺千洵独自一人走在长长的甬道上,道上的积雪已经被扫到两边,不时有嬉闹的学生从他的身边跑过。
他冷然的样子好似自己不是和那些人同年一般。
他的面孔依旧苍白,眼眸漆黑犹如化不开的浓墨,颀长的身影在清冷的天气里透出雪一般的寂寞。
周围的喧闹永远不可能进入他的世界,因为他的世界,在很多年前那场痛苦的记忆中就已经死寂一片,漆黑得没有一丝光亮了。
心忽然一阵刺痛,贺千洵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
6 
“贺千洵同学——”
突然而至的明亮声音让他吓了一跳,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急促但充满活力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朝他跑了过来。
“贺千洵同学———”
那是很熟悉的声音。
眼前的积雪忽然白得耀眼,仿佛被某个发光体映照,反射出刺目的光芒来,贺千洵转过头去,嘴唇却依然紧抿,带着孩子气般的执拗和倔强。
凌未希站在他的面前,她穿着杏仁色的校服,纯白色的围巾围在她尖俏的下颔处,似乎是跑了很长很长的路,她轻轻喘息着,呼出的气息在冰冷的空气中形成一片淡淡的白雾,她的眼眸晶亮宛如璀璨的白雪。
“……”他望着她,眼神很安静。
“这是给你的,”凌未希从自己的书包中拿出几页薄薄的纸来,递到他的面前,眼中带着亮亮的笑意,“这是英语老师要我们写的检讨书,我说过我会帮你写的,你抄一下交给老师,否则会被老师赶出课堂的。”
她带着厚厚的纯白羊毛手套,看上去暖暖的,捏着那几页纸,认真地把检讨书递到他面前,眼眸澄澈单纯,唇角带着清澈的笑意。
贺千洵看了看她手中的那几页纸。
稍顷。
他推开了她的手,淡然地说道:“我不用!”
未希愕然,她看到他说完话就继续朝前走,背影挺直冷漠,心中不由自主地急了起来,跟上去担心地说道:
“贺千洵同学,你如果不交检讨书的话会被老师赶出课堂的,我们现在可是应考生,少听一节课就会有很大的损失……”
“……”
“再说我知道你肯定没有自己写检讨,你只要把这份抄一下就好了,又不会很累,我在检讨里用词很小心的,不会伤你的自尊心——”
她一路跟着他,在他的身边不停地说着,脸上带着执拗的坚持。
贺千洵忽然停住脚步。
凌未希因为太过于专注地说着,没有发现他停下了脚步,竟然还朝前走了几步,等觉察到自己身边没人的时候,她才愕然地回头,发现贺千洵站在自己的身后。
“啊……糟糕……”未希又跑回来,站在贺千洵面前,看着他的样子,有点期盼地说道:“你改变主意了……”
贺千洵转头看了她一眼,面容俊帅淡然,眼眸深处却有一丝微不可察的脆弱,嘴唇带着一丝倔强。
“凌未希,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你可怜我!”
未希怔住——
“我喝醉被你带回家的那天晚上……”贺千洵淡然地看着她,“是不是我在睡梦中说过什么话,让你觉得我很可怜,觉得我是一个应该你用博大的胸怀来怜悯的人,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我看得多了——”
他的眼中充满冷漠的嘲弄。
未希心中一惊,那晚他痛苦流泪的模样瞬间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她的脸上出现了因为心思被看穿而惊慌失措的神色,她紧张地猛吸了一口冷气,居然被呛咳起来。
“不……咳咳……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咳咳咳……”
贺千洵看着她的窘态,淡然冷笑,“等你学会了如何撒谎再来给我否认吧!”
“我……咳咳咳……”未希被冷空气呛得喘不上气来,只要一张嘴就会拼命地咳嗽,面颊上很快出现一片潮红。
似乎并不想听到她的解释。
贺千洵转过身,朝着甬道的尽头大步走去,而身后,未希无法抑制的咳嗽声止不住地传来,在他的耳边没完没了地响着,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的过分!
心中竟然突如其来地传来一阵烦躁的情绪。
他沉默地停住脚步,然后貌似若无其事地朝后瞥了一眼。
未希仍然站在甬道边上,不过她的咳嗽声小了很多,她围着厚厚的围巾,看上去很暖很暖,但是她低头看着手上那薄薄的几片纸,脸上的失落让即使站在远处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良久。
她似乎叹了口气,转身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走了,脚步好似也充满了失望。
贺千洵的眉心无声地蹙起,犹豫了片刻,他终于还是喊出声来,“凌未希——”
下午英语课上。
一下接到两份检讨的英语老师果然心情大好,在课堂上唠叨个没完为自己补足了面子,对着未希一遍又一遍地叹息着。
“凌未希同学,我大概是整个学校唯一接到你检讨书的老师吧!你可是咱们学校的希望之星啊!全校如果只有一个学生可以考入帝垣,那除了你就一定不会有第二个人了,你怎么可以和一些不知进取的学生混在一起呢……”
讲台上,英语老师苦口婆心地说着。
讲台下,沙小艺偷偷打了个哈欠,看着方怡同样困顿的眼神,低声说道:“看来没有半个小时是不会结束了。”
“对的,”方怡同样低声说道,“接下来她会从未希展望到我们班级……”
听着她们两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