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恋之蔓千寻 >

第6章

恋之蔓千寻-第6章

小说: 恋之蔓千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的,”方怡同样低声说道,“接下来她会从未希展望到我们班级……”
听着她们两个偷偷议论的声音,未希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悄悄转身看了看教室最后的角落,贺千洵无声地坐在那里。
他终于没有睡觉,而是把目光一如往常地投向了窗外。
可是,今天没有下雪啊!
未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瞳眸中立刻出现了淡淡的吃惊。
一只蓝色的风车斜斜地插在窗台上的缝隙里,因为教室里没有风,所以风车并没有转动,只是从窗外透进来的光芒映照在风车上面。
那光芒,也依稀是蓝色的……
未希莞尔一笑,单纯美好得恍若天国里纯白色的天使。
7 
晚上放学后。
作为数学课代表的未希照例去数学老师的办公室把今天一天学生们做好的卷子交上去,才去自己的储物柜拿东西和书包准备离开。
走廊的尽头,是一排排的储物柜,每一个储物柜上都标记着数字,那是显示属于不同主人的代码。
未希的储物柜是77号。
她拿出钥匙打开储物柜,把东西都拿出来正准备锁好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同样开启储物柜的声音。
未希转过头去。
贺千洵站在她的身后,他背对着未希打开自己的储物柜,从里面拿出一件黑色的外套,静静地穿在身上。
未希有点吃惊。
等到他回过身来的时候,终于发现未希,英气的眉宇无声地蹙起。未希慌忙低下头去,不敢招惹他。 
贺千洵看了看她,还是没说话,只是从储物柜里拿出一双运动鞋来,坐在一旁走廊的椅子上换掉自己的鞋,又把运动鞋穿好。
走廊里静悄悄的。
未希紧张地摸摸头发,觉得自己还是快点走开比较好,她关好自己的储物柜,犹豫着要不要和他说再见,但是最终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快一点消失。
她朝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长长的走廊……
一排排的储物柜在微暗的天色中静静伫立着……
夜色在天边静静地舒展开来……
嘭——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异样的声响,仿佛是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到了储物柜上,未希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过头来。
她蓦地瞪大了双眸。
就在几步之外,贺千洵靠在储物柜上,他的身体无力地顺着储物柜下滑着,眼眸紧闭,面孔雪一般的苍白难看。
“贺千洵——”
1 
——与你的邂逅,是上天赐予我最大的恩惠,感谢你,在我最绝望痛苦的时候,如天使一般降临,以上帝的名义,赦免我的罪。
晚上。
当贺千洵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温暖轻柔的光线,身上盖的是柔软洁白的被子。
他疑惑,朝四周看去。
干干净净的房间,洁白的墙边,一个大柜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品,他刚想抬手,却有一种麻麻痛痛的感觉传来。
贺千洵低下头。
尖细的针头已经刺入了他的血管之中,透明的药液缓缓地输入他的血管里。
门被轻轻地推开。
贺千洵茫然地抬头望去。
凌未希端着一碗冒着香气的热粥走进来,那碗粥很烫,也盛得很满,所以她双手端碗,一直很仔细地低头看着手中的热粥,一步步地朝前挪。
好不容易走进房间来,她一侧身将粥碗放在了门旁的一个小桌子上,急忙将自己被粥碗烫得很难受的双手举起来捏住耳朵,嘴里还在念叨着。
“好烫啊!”
小时候,她的哥哥教过她。
当手指被烫到的时候,只要用手指捏住耳朵,就会舒服凉快很多呢。
认真地放好粥碗。
凌未希一边捏着自己的耳朵一边转过头来,看向贺千洵的方向。
她发现贺千洵已经醒来了,马上放下自己的双手,欣喜的笑意跃上眉梢,“太好了,贺千洵同学,你终于醒了。”
她的笑容,轻盈无瑕,宛如清晨的泉水,清澈见底。
贺千洵不由得愣了一下。
但很快,他便从刹那间的失神中醒过来,低声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学校的医务室。”未希说道,“贺千洵同学你突然就晕倒了,还好医务室里的老师还在,他们说你是神经性胃痛发作,就先给你输了液。”
贺千洵转头,看到了外面黑黑的夜色。
“你一直都在这里照顾我?”
“嗯,因为大家都放学了,我总不能把你扔到这里不管啊!刚才我借用校工伯伯的厨房帮你煮了粥,你先喝一点吧,一会还要吃药的。”
她转身又小心翼翼地把粥碗端到贺千洵身旁的小柜子上,然后用小勺将碗里的粥摇了摇,好让粥快一点凉下来。
少顷。
好像已经凉得可以了,未希将已经不烫的粥连同托盘一起端到了贺千洵的面前,将小勺放在他的手里。
她微笑,“好了,可以吃了。”
一碗精心熬制的粥,香浓的味道在千洵的鼻间弥漫着。
很暖很暖的香气。
贺千洵怔了片刻。
未希轻笑,“贺千洵同学,你光这样看,是吃不到粥的。”
贺千洵回过神来。
他终于拿起那小汤勺,缓慢地吃下那一碗粥,很好吃的一碗粥,粥粒入口即化,她真的很用心地在熬。
胃部那仿佛被利刃瞬间贯穿的刺痛感早已经消失了。
未希很开心地看着贺千洵把一碗粥都给吃光了。
她把已经空了的粥碗接过来。
“你可以再睡一会,”未希将碗放回桌面上,看到他依然苍白的面孔,“我已经和校工伯伯说好了,他不会锁校门的。”
贺千洵看着未希,目光中有着一抹异样的神情,“刚才……我昏睡的时候,你一直都陪在这里吗?”
“是啊!”
未希抬起头来看了看输液管,又伸出手来认真地调试了一下药液的流动速度,“因为保健室的老师说最好有人能够留下来照顾你,所以我就留下来了。想给你家里打电话,又不知道电话号码。”
“那么,又是你?”他忽然出声。
“呃……”未希疑惑地看他。
“好像每一次,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会睡得很安心,”他半靠在病床上,眼中是一片复杂的光芒,“你一定不敢相信,很多年来,几乎每一次入睡,我都会做非常可怕的噩梦,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摆脱那种痛苦。”
未希认真地听他说话。
她还清楚地记得,他被噩梦纠缠的样子,像个脆弱的孩子一样在梦中痛哭。
贺千洵侧过头,静静地看着凌未希,她的瞳仁乌黑清亮,就好像全然没有沾染上这世界尘埃的黑珍珠一般。
胸中忽然满盈着莫名的情绪。
千洵的左手一动,似乎想要捂住自己的胸口,但他却忘了手背上还扎着针,这一牵动,只觉得一阵麻痛隐隐传来,凌未希慌忙去看他的手。
“贺千洵同学,别乱动!”
她低头去查看,然而,当未希的目光触到他的左手臂时,脑海里似乎有一道闪电刷地闪过,耳膜更是“轰”的一声,仿佛被定在那里,动不了了。
轻薄的衣袖不知何时卷了起来,此刻在贺千洵的左手臂上,竟出现了一道丑陋恐怖的疤痕,仿佛是被刀片毫不留情地切过,割碎了皮肉和血管,残忍得令人心悸。
未希的心一阵发颤,眼眸中充满了震惊。
贺千洵似乎感知到了她的目光,他默不作声地用衣袖盖住了左手腕上的伤疤,脸上淡然无波。
“觉得……可怕吗?”静寂的房间里,贺千洵的声音缓缓响起,他没有看未希,唇角却显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那是在许多年前,我对自己的惩罚!也算是……赎罪吧!”
我在看着你哦 发贴吧 
2 
赎罪?
未希震惊的目光又充满了迷惑不解,“你曾经……做错过事情吗?”
“是啊!”
贺千洵的眼中出现了一片黯然的落寞,“其实……我曾经……害过一个人……”
“那是我一辈子都无法逃避的痛苦……”贺千洵的目光带着深不见底的沉痛,“我把他害得太惨了,就像是一个刽子手一样,在那时候,我觉得,只有我死了才能……赎罪,才能……让上天宽恕我的罪孽……”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仿佛那是他的心,在多年撕心裂肺的折磨中苦苦挣扎的心发出的声音。
一个没有发自灵魂深处悔痛与绝望的人是不会有这样痛入骨髓的声音的。
未希无声地看着他——
明亮的房间里。
贺千洵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正前方,嘴唇抿得很紧,俊帅的面容依旧苍白,眼底深处隐含着一抹微不可察的失落……
自己这样的人,就算是被那种噩梦纠缠一辈子,也是罪有应得吧!
他的唇角勾出一抹苦笑。
是自己内心深处太绝望了,所以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只要可以换得一时的心安,他都会去做。就像是一个得了绝症的人,哪怕看到一点点的希望都会让他奋不顾身地去抓住。
“贺千洵同学……”
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带着温暖和柔和,仿佛是彩色玻璃窗上天使吟唱的天籁,就在那么一刻,出其不意地沁入他的心里。
他转过头,一直垂下来的左手指在不经意间轻颤。
眼前好似有一片纯白的圣洁光芒,凌未希站在光芒之中,她的肌肤白皙得恍若透明,唇角带着花瓣一般纯净美丽的笑容,眼眸澄澈一如夕阳下金色温暖的海洋。
她在贺千洵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将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放在贺千洵的头上,清澈的眼眸中带着天使般的微笑。
“贺千洵同学,我以上帝的名义,赦免你的罪!”
心在刹那间如被重物击中般震颤——
恍若清泉般清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面对微笑着的未希,贺千洵漆黑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片失措的光芒,好似一个孩子突然得到期待已久的玩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一样。
未希的眼中有着清澈的笑容,“以前,每当我做错事的时候,哥哥都用这种方式来原谅我呢。哥哥说,只要我们在心中虔诚地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忏悔,上帝就一定可以听到,一定会赦免我们!”
时间仿佛是在那一刻停止了。
贺千洵侧着头,他一动不动地凝望着未希的笑容。
慢慢地。
失措的光芒在他眼中退去,取而代之的竟是一抹晶亮的光芒,仿佛是刚刚熄灭的蜡烛被点燃了一般莹亮。
凌未希……
保健室外,漆黑的夜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雪,雪花纷飞,雪精灵无声地落在房间透明的玻璃窗上,静静地望着房内的两个人。
明亮的房间里。
未希一动不动地坐着,甚至连呼吸都是轻轻的。因为在她面前,面色还有些苍白的贺千洵居然再次睡着了。他似乎真的很累很累,漆黑的眼睫毛垂下来,苍白的面孔上带着宁静的表情。
在睡梦中,他紧紧握住了未希的手。
没有苦苦纠缠的即便用酒精麻醉自己也无法摆脱的噩梦,没有痛苦的呓语,没有绝望的眼泪。
他睡得好香好香,如同脆弱的孩子终于找到安全的天堂,香甜的沉睡会让人觉得此时此刻吵醒他是一种罪恶。
未希努力坐直,尽管自己真的很累,却还是努力坚持着,而此时,再度沉睡的贺千洵忽然在睡梦中喃喃地说了一句话。
“……雪……融化后……会变成什么?”
未希有点吃惊地去看贺千洵,发现他并没有醒来,那只是一句梦话,她莞尔一笑,目光转向了玻璃窗外如樱花瓣般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
“贺千洵……”
静寂的房间里响起未希柔和的声音,就像是天使的微笑般温暖。在不知不觉间,如清雅的香气沁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你要好好地记住哦!雪融化以后啊……会变成希望……会变成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最期盼的希望……”
贺千洵还在宁静的睡梦中……
未希转头看着他沉睡的样子,看着他英挺的面孔散发出的平和光芒,心里竟仿佛有一股清泉缓缓流过……
那是一种很温暖很安静的感觉。
她突然很想,一直这样守着他。
大雪纷飞的世界里依稀有着雪精灵微笑的声音,玻璃窗外,无数的雪花带着透明的光芒,纷纷扬扬地落下……
大雪又下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天地间一片雪白。树木的枝杈被厚厚的积雪坠得弯了下来,天气却很晴朗,澄澈的天空犹如宁静的海面。
校工正在清扫着大雪之后的操场。
高三“A”班的上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因为大雪的缘故,所以体育课改在室内体育馆。做完准备活动之后,体育老师就安排女生打排球,男生去打篮球。
“未希,加油!”
“未希,加油——”
“凌未希,好棒——”
排球场上,运动神经超好的凌未希总能及时将球救起,或者是给对方极具杀伤力的一击,让自己队的分数迅速上升,坐在看台上的方怡和沙小艺更是拼了命地给未希加油。
“未希好棒啊!”
沙小艺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地看着排球场上的未希,“我们能够和未希做好朋友,想想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哈哈……”
“对啊!对啊!”方怡兴奋得不行,“要是珊妮回来就好了,未希和珊妮一联手,肯定早就赢了这场比赛了!”
“那个女生就是凌未希吗?”
篮球场下的休息椅上,几个并不是高三“A”班的学生正坐在那里,饶有趣味地看着排球场上的情况。
那是几个男生,穿着圣林的校服,过往的学生看到坐在最中间的一个男生时,总是要恭敬地笑一下才敢走开,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做陈子桐,是圣林校长的儿子,平日里在学校里就嚣张跋扈,只要他看不顺眼的人都会被他手下人整得很惨。
此刻,陈子桐正斜坐在长椅上,看着运动场上的未希,冷笑,“凌未希,就是今年圣林升学的希望之星吗?”
“对的,老大。”几个手下人拼命点头,“我们都已经给您打听好了,她是个孤儿,有一个哥哥,可惜是个植物人。两年前以总分数第一名考进了圣林,所以学校免除了她的学费。”
“那就让她做我的新女朋友吧!”陈子桐傲慢地说道,“要不是我爸爸免了她的学费,她也没资格来上学。给我当女朋友,自然不会亏待她。你们几个,现在就去让她来见我!”
“可是……”
“长得还真挺漂亮,”陈子桐望着未希,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正适合给我当女朋友!”
“老大,她要是不愿意怎么办?”
“家里那么穷,有什么不愿意的,”陈子桐一脸的不屑,“除非她不想在圣林待了,像她这种没身份没背景的人,我看上她是瞧得起她,我自然想怎么样她就得……”
陈子桐的话忽然停住。
一个瘦高的男生站在他的面前,那男生略显苍白的面孔带着英挺的帅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