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网络其他电子书 > 哈佛 >

第10章

哈佛-第10章

小说: 哈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汗鹧蹇椋渌Q呖椋『⒉灰渌税丝椤6∫嗽参峁ぷ鳎丫闪肆饺鲈铝恕K止懿莆瘢惺狈诺缬啊⒖杌嵋彩帐彰牌薄:投∫嗽惨煌谧篮蟮氖歉鲂闫墓媚铮昙秃臀蚁喾拢济笱劬Γ《洌┮患渡隆
“哎呀,赵荣,”丁宜圆说,“你怎么才来!他们等人搬音箱呢——就在楼下。”
“马上,马上,”赵荣说。
“我们不用交钱?”我边跟着赵荣走到楼下,边问。
“不用,我们是服务人员。”
“丁宜圆身边的那个女孩年纪真小,你认不认识?”
“她叫刘蕾,教育学院的,上二年级,在学生会当财务部长。”
我们说着走进一间堆放杂物的小房间。音箱放在那里,灰扑扑的。我们用小推车把它运到楼上。赵荣接好了线路,接着帮忙张贴装饰品。他干活总是不遗余力。
我帮忙搬了桌子、椅子,又走回门口。丁宜圆和她身边的刘蕾一边收钱一边聊天。丁宜圆抱怨学生会在财政方面不够务实,经常不加考虑乱花钱,弄得财政部很为难。刘蕾皱了眉,连说参加舞会的人太少,收入不够。
学生模样的人们陆续进来。有个人先徘徊了一下,发现确实要交钱,才从兜里掏出钱包,拿出五块钱。丁宜圆提醒说是七块,他扶扶眼镜,仔细再看了看桌上的字条说:
“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也要交七块吗?”
刘蕾瞪了他一眼,那人又掏出钱包,添了两块钱。
“收钱就得铁面无私,”刘蕾严肃地说。
“人家看你是小女孩,清纯可爱,才乐意交钱的,”丁宜圆说。
一切准备就绪,主持人还没来,两人都不高兴。丁宜圆说:“贺志永怎么还不来!他每次都迟到。”
“我敢肯定,”刘蕾说,“今天他要迟到半个小时。”
“然后花半个小时道歉,说路上堵车,迟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之后,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主持人贺志永到了。他年纪四十上下,中等身材,方脸,短短的鬈发像希腊哲人。他说话一字一顿:
“大家肯定注意到了:我们的门票涨价了。为什么呢?因为今天的晚会可不仅仅是普通的舞会。这是一场隆重的晚会。据我所知,哈佛中国学生会还从没举办过这么隆重的晚会……”
“门票再不涨价,学生会就要倒闭了,”丁宜圆低声说。
“我们请了好几位音乐家来表演,有扬琴、笛子、手风琴、小提琴,也有京剧清唱、诗朗诵。有的演奏家甚至是不远万里从国内赶来的……”
“确实不远万里,”刘蕾说,“不过是去纽约,顺便到波士顿逛逛。”
“除了这些节目,楼上还有台球、乒乓球、卡拉OK,我们还放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像……”
丁宜圆和刘蕾都轻蔑地一笑,那意思是“见鬼的春节晚会,没劲!”
“哎呀!我差点忘了一件大事。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今天我迟到了半小时——路上堵车非常厉害,一条长龙,一动不动……真是对不起。实在是……我这人总是一不注意就得罪人。得罪人实在是件恼火的事,非常伤脑筋!在这里我只能再一次向大家致歉……希望大家能够原谅……好,好,晚会马上开始……实在抱歉……”
又过了半小时,晚会正式开始。扬琴奋异响,京剧唱新声。可惜笛子独奏太糟糕,还不如丁宜圆这个业余爱好者,手风琴也一般。小提琴很好——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我坐在后排听了一会儿。可惜演奏的时候有人说话。音乐舒缓时说话的声音小,音乐激昂时说话的声音也高,周围一片嗡嗡响。音乐最激昂的时候,我前面的两个人聊了起来。两人都身材壮实,浓眉大眼,酒糟鼻子。
“您是哈佛的?”一个说。
“对,我是法学院的,”另一个说。
“真的?哎哟,不简单。中国人过来学法律的不多,能像您这样进哈佛法学院的更是了不起,了不起。”
“这……哪里敢当?混饭吃,混饭吃。请问您是做什么的?”
“我是哈佛商学院的。”
“哎哟,原来是商学院的。商学院排名数一数二,名声在外,难得,难得。”
有人嘘了两声。两人稍停片刻,又相互要电话号码和email地址,以后好联系。其中一个翻了一会儿口袋,摇头说忘了带名片,可惜。
演奏结束后,跳舞开始。我见丁宜圆和赵荣坐在一块儿,也走过去坐在他们旁边。丁宜圆说贺志永想尽办法弄节目,从各处请人来演,不论好坏都请,结果还是没多少人愿意听。
“您有什么资格!你!”门口突然一阵吵闹——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带南方口音。
“您不愿交钱买门票,当然不能进去。不交就算了,请往一边站站,别在门口挡路。”这声音很尖,是刘蕾的。
“我站在哪里关你什么事!你一个黄毛小丫头,怎么蛮不讲理?父母怎么教的?你以为这是中国,可以随便骂人?告诉你,这是美国。站在哪里,这是我的自由……和权力!人权!你懂不懂?我愿意站哪里就站哪里——这又不是你家的地方,对不对?这是美国!”
刘蕾直叫:“谁随便骂人了?你这个人,怎么根本不讲逻辑!保安,保安!”
一场争吵引来好几个看热闹的人。保安大概去哪儿玩去了,桌子空着。中年男人身穿红色带黑条纹的羊毛衫,戴大框金边眼镜,上身粗壮,腿细长。他两腿分开,堵着门口,同时挥舞手臂,越说越起劲:“什么!别人说几句话你就叫保安。这里可是讲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你真的一点也不懂?你小小年纪,就对人这么粗鲁,随便乱说话,还不承认!这样蔑视言论自由的话,你都能说得出口!告诉你,等将来法制完善了,像你这样说话的人都得关监狱!你以为你在哈佛上学,就很了不起?就可以随便使唤别人?实话对你说吧,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这世界还讲不讲人和人之间起码的尊重?还讲不讲起码的道德准则?还讲不讲……”
刘蕾要反驳,丁宜圆和两个学生会的人把她拥到别处去了。刘蕾边走边数落保安:“真正用得着他的时候,就不知哪儿去了!该给他的上司打电话!每次舞会还得为请保安付那些钱……”
几个人目送刘蕾远去了,再看着中年男人。他把手插到裤兜里,在墙上的布告栏前面站了一会儿,然后穿上外套出了大门。
学生会的经济状况看来的确不容乐观。晚会也没意思。楼上唱卡拉OK的房间里,一对恋人站着合唱一首情歌,另外四对分坐在四张沙发上,女生都把头靠在男生肩上。推开另一扇房门,一群人在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像,我忙把门又关了。再回到舞厅,刘蕾坐在一个角落,接连三个人请她跳舞,她都板着脸,一口回绝。三个人都惋惜地把眼睛转向别的女生。音乐的间隙里,人们在抱怨:“真忙。忙死了。杂事一箩筐……”
“现在学生物不行了。毕业后,现成当教授的工作很难找,只好当博士后。什么叫博士后?就是把博士贴到墙上,一贴几年……”
“别听导师的——他一会儿指东,一会儿指西,牵着你的鼻子转,到头来什么成果都出不来……”
我离开DudleyHouse往宿舍走,晚会的喧嚣渐渐远去了,冷风盈耳。我觉得孤单。一回到房间,我就摊开纸给方晴写信。这封信我已经酝酿了两三天了。
三、天堂影院
亲爱的方晴:
今天的新年晚会上,我以为能找到你,结果你踪影全无。自从上学期我那次冒失的举动和那封冒失的信之后,我们没有说过真心话。当然,你不必跟我说任何话,我知道这一点。请你原谅,这将是我以这种方式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
这些天,我想见你,又怕见你。当你和别人在一起时,我那么嫉妒。嫉妒使我又做了很多傻事,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傻事。你想象不出我有多傻。你肯定会大笑。
方晴,你像一个谜。我猜不透你。我知道你看过我的那封信——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你不愿对我说一句话——整整一个星期。然后无缘无故地,你又开始嘲弄我。我不明白……看见我尴尬的样子,你又像往常一样笑了,可你的笑声却带着忧愁——我能听得出来。天哪!我们初次相识的时候,你那无忧无虑的、爽朗的笑声去哪儿了?
那天我和赵荣聊天,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为他庆祝。他那么快乐——丁宜圆终于喜欢他了。他说话时都禁不住笑出声来。可他的快乐其实都是你给的。你好像天生有给人快乐的本领。为什么我却只能感到痛苦,特别是我靠近你的时候?我爱你。我能肯定,因为我嫉妒。我嫉妒赵荣和丁宜圆……请你原谅我。
方晴,有时我甚至恨你——为什么你轻而易举地把快乐给了赵荣和丁宜圆,却不给我哪怕一点点建议和暗示?可我立刻想到你对我没有任何责任,也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我没有资格向你索求什么……可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你,希望你像普通朋友一样给我建议。我该怎么办?我不敢问别人,他们肯定会笑话我。我也不愿问别人——对你的感情是我心里最宝贵的东西,我不想轻易展示给别人看……我只能问你。我该怎么办?你教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不再奢望你的爱情。我爱你。你不接受我的爱情。但我还是爱你。我将在远处仰慕你、想念你,不求任何回报。这封信之后,我将不再打扰你平静的生活。我会沉浸在学业当中。如果有事可以效劳,我将不惜生命;如果你不想见我,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办公室里。若干年后,我们都会结婚,生儿育女,过自己的生活,彼此不再有任何来往。可是,即使我们相隔天涯,永不见面,我会依旧想念你。我会不求回报地想念你——我甚至不希望你记得我、想念我。不,请你忘了我。
祝你幸福。
我没签名。既然是在远处仰慕她,就不必签名了。
写完信我反而很轻松。这段感情划上句号了,我心想。想到要把信交给方晴,我的心又跳起来,手心出汗。
在方晴门口,我深呼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谁呀?”
“是我,毕小明……”这声音只有自己听得见。一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为什么要敲门?我可以像上次那样把信从门缝里塞进去。
门的两边都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门开了。方晴穿着件深红丝质睡袍。她头发散乱,用一条紫色发带松松地扎起。灯光映着她完美的身段。我抬起头,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直视了她的眼睛。
这是最后一次。从此我将不再直视她的眼睛……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为什么这样美丽的眼睛里偏要带一丝愁怨?
“进来吧,小明,”方晴说,转身回床上躺下,盖上被子,“你没去新年晚会吗?”
“你也没去。”
“新年晚会没意思。”
“确实……我没打扰你睡觉吧?我想……”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方晴打断我说。
我走上前,想把手里的信递给她。走得太急了,在床边我歪了一下,顺势跪在地上。方晴原本平静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嘲弄,但她立刻皱了皱眉,脸上更多的是忧愁。
她知道我是装着跪下的!她什么都知道……可她并不快乐。
我把信递给方晴,转身跑出房间,然后一下子站住,轻轻关上门。我心里一阵空虚,满脑子都是方晴的愁容。她有什么心事?她和国内的男朋友不是早就分手了吗?肯定是他们又有了联系……可能她刚收到男朋友的信,说他结婚了,新娘美丽、善良、温柔、体贴。当然,实际远非如此,他只是在撒谎,好让方晴伤心。可恶的男人!也可能方晴一直暗恋着一个人,那人却浑然不知,因此她黯然神伤……
如我所料,方晴收到这封信之后没什么反应。众人面前,她照旧和我说话,但不再故意取笑我了。她也不和我单独相处。
有时我无缘无故想起上学期和方晴在一起的往事。我刚忙了一整天,无奈地坐在桌前,门上突然重重地敲了两下,接着是方晴的声音:
“看不看电影?意大利片!”
打开门,方晴的大眼睛闪着光。她掩饰不住兴奋,胸口一起一伏。我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她圆润的乳房上。我马上转过头,脸红心跳,怕她责备我。然后她一招手,我就跟在她身后,欢天喜地地去看电影。
有时我们从Lamont或Hilles图书馆借电影,到RHall地下室的大屏幕电视上看。记得有一次我陪她去Hilles图书馆。她在顶楼的电影阅览室呆了很久,挑来挑去,最后把一摞电影带子全堆在我怀里。我们忘了向图书馆要个手提袋,所以我只好抱着这些电影跟她往回走。我看起来肯定像个小跟班,一个神气十足的小跟班。她大步流星地走着,突然转头打量我,大笑:
“你怎么仰着头,像抱着个奖杯?雄赳赳,气昂昂!”
说完,她往回跑几步,伸手从我怀里分过一些。我只顾往前走,她伸手时差点抱住了我。我和她贴得那么近,我差点吻到了她的脸颊,她温软的嘴唇离我的脖子只有几厘米……回到宿舍,我失望地看着方晴兴冲冲地去敲赵荣的门,还有其他中国学生的门,包括那个形容猥琐的朱德发的门——她要和大家一起看。
还记得有一次——那是感恩节前——方晴借了意大利电影《天堂影院》。那天刚下雪,空气凄冷凝重。我们在RHall地下室坐好,我不安地等着电影开始。灯光很暗。除了我和方晴,周围再没有一个人——有的没空,有的不在家。
小男孩托托没有父亲,迷恋电影。他宁愿不喝牛奶也要攒钱买票去镇上的一家小电影院,一个叫天堂影院的地方。在那里,他什么电影都看,电影院成了他的家,放映员阿尔弗雷多成了他的好朋友。阿尔弗雷多是个开朗大方的中年人。他把托托当作自己的孩子,给他种种关于生活和感情的建议,还教他放电影。最初,每次放电影之前,镇上的教士总要仔细查看,要求阿尔弗雷多把影片中男女接吻的镜头剪下来。托托向阿尔弗雷多要这些剪掉的镜头,阿尔弗雷多不给。逼急了,他就说今后会把这些镜头给托托,只是现在不行……后来天堂影院在一场火灾中夷为平地,阿尔弗雷多受了伤,双目失明。在新建的电影院里,托托当了放映员……长大后,托托爱上了一个叫埃莱娜的女孩,但女孩不爱他。他就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