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网络其他电子书 > 谁人留 >

第16章

谁人留-第16章

小说: 谁人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生来就极爱这些粘滑危险而又神秘柔软的动物,但是方才,她却硬生生的觉得这些平日里的小可爱变成了死神。这些蛇,就好像是一支军队一样,训练有素,尤其是那条烛九阴,原以为是真蛇,哪知道是机关蛇,外表披上了一层皮革而已。就因为这一项判断错误,折了四个训练有素的手下。分开破机关的五人小组,竟只剩下一个赤练。 

第一关就是这样,真是恐怖,不愧是连正史和野史上都不敢多加记载的鬼谷。 

赤练的手慢慢滑下来,眼眸里透出的非但不是恐惧,反而是越发浓厚的兴趣。将枪塞回带子中,赤练身上仅仅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衫,还有紧身裤。如果再有大规模的破坏的那类机关,恐怕是真的要折在这个鬼谷地宫里了。毕竟赤练已经为了动作方便敏捷而舍弃了所有的防御。 

左边的石门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警觉的拔出枪,赤练看着这个空旷的房间,最终选择贴着墙静静的观望着从石门后出来的人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赤练。”低沉邪佞的声线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赤练稍稍松了一口气,赤练走过去看,发现卫庄带的队,还剩下了苍狼和无双:“第三关破了,第二关……白凤回来了。” 

卫庄微微眯起了眼睛,弯下身子捻了捻土,神色有些莫测。然后他将土搓成一个小块,放在鼻子边闻了闻,脸色难看起来:“不好,这是蜡末,恐怕这里就是第四关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四处的墙壁,没过两分钟,右边的石门也打开了,白凤带着卫阖跑了进来。 

好家伙,凭着三关就干掉了十四个好手,接下来,谁知道还有多少的机关。 

顺着蜡末延伸开来,卫阖打开了手电筒递过去:“老大,怎么办?”卫庄也不说话,接过手电筒慢慢的摸过蜡墙,软软的,里面像是灌了什么似的。卫庄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但同时,他也得到了答案,沉着声回答:“是矾酸,恐怕是这鬼谷主人和汉朝的皇帝有一些关系。” 

卫阖吸了一口气,心有点儿凉:“谁带管子了没,咱们引出来。”卫庄眯着眼睛摸了摸对面的那扇坚实的石门,上面刻着一些东西,大概意思是说第五关和第四关是并在一起的,但真正的第五关是宝藏,如果不想死,拿了宝藏就滚,如果想死,大可试试进入最后的那个墓室。 

“谁带打火机了?给我。”卫庄摸了摸刻字的地方,猜到他们或许是千百年来唯一一个到达第四关的组织,因为按照当年的简陋性,如果有人闯进这里,必定要用火把照明,那么这座蜡墙受热就会融化,强酸喷涌而出,将这个层段死死融住。如果不敢用火,又肯定进不去大门。卫庄刚听过声音,确信这机关恐怕是相辅相成,却也相生相克。 

苍狼从口袋摸出打火机递给卫庄,卫庄连撇都懒得撇他一眼,只说:“把你口袋里的中华烟给我一支。”苍狼刚想打趣,又想起卫庄的性子来,顿时老实的拿出一整包的中华烟让他抽一根去。卫庄凑在石门那点燃了那根烟,用烟头烫了一下蜡墙的一小块,很快蜡就融了下来,白凤掏出了一根皮管堵住了整个接口,卫庄看酸快要溢出来了,才踩了皮管的开口一下,踩平了,塞在石门缝里,看着酸一点点的融化着石门。 

“啧,真够狠的。这么四面墙,除了四道石门,竟然封的全是蜡墙,恐怕这地下也封的都是酸,只是被砖头封紧而已,只要这些酸一流到下面,砖一化,全场完蛋。”卫庄皱了皱眉头,蹲在地上看只被融开了一个大洞的石门:“真TMD厚,比秦始皇那破陵还要麻烦。”这一面蜡墙的酸快要流尽了,蜡墙变得软薄,卫庄看着石门,不打算再引一墙的酸。 

“阿阖,把这门给我刮开来。”酸彻底流尽了,卫庄丢开了皮管,站起来抬起下巴示意卫阖过来。 

20

卫阖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几把厚薄长短各不相同的小刀来,取了其中一把较短偏厚的银色小刀,刮起了还残留在在石门上不安分的酸来。从被融开的大洞四处范围,都有些化了,卫阖使劲一刮,便纷纷化作屑末落下来。这样就刮开了一个中间四四方方的大空格,卫阖戴上手套伸手去压了一压,回头冲卫庄他们点点头,头一低,身往下矮去,一溜烟就从洞里翻过去。 

卫庄等人也依次翻了过去,这里的墓室倒不是什么机关,摆开了许多东西,比如说青铜器和一些竹简,还有些兵器。如果是一般的盗墓贼,见到这些就可以走了。赤练和白凤他们四下寻找有没有需要的文献资料,卫庄抬起头,静静的看着最后的主墓室的门,那是磐龙石,是连外面的强酸都融化不了一丁点的东西。 

“老大,任务完成了。”赤练抬起头来,手上小心翼翼的在将一份竹简收起来。一听任务完成,白凤倒是有些放松下来,笑道:“总算是活着去见我家的小龙虾了。”卫阖笑话了他几句,看着卫庄的脸色不对劲,隐隐有些忧虑:“老大,你怎么了?” 

“这里…我要进去。”卫庄的眼神有些涣散,像是入了什么魔怔,竟直直的往前走去。 

卫阖和白凤瞧着不好,直接架住卫庄:“老大,你没看那门上写的么,最后的墓室,恐怕比之前的还厉害。前三关就这么凶险了,第四关我们还是讨的现代科技的便宜,不然全挂。就算是土夫子,见着这么多东西就够本了,咱们可不是拼命来的。” 

皱了皱眉头,卫庄抖开两个人,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只说:“这里我一定要进去,不然这辈子,都会缺了一个空。要走的就跟我进去,不走的就留下。”他这么一说,自然也就没有异议了,五个人乖乖跟在他后头。卫庄上前,小心的绕开满地的青铜器,看着这座巨大的石门,鬼使神差的往左边的一个空陷探去,那是一个“死”字,边缘很锋利,卫庄一摸,就流出了血,可他突然就怔着不动了。 

直到血流满了整个“死”字,甚至承载不住往底下流去时,石门才“轰隆”一声,缓缓打开。

众人屏住了呼吸,等到石门轰隆隆的上去了,落下来的石和灰也消停了,才看清楚了第六个墓室里的情况。 

比起外边的黑灯瞎火,第六个墓室反而是很亮,从卫庄他们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墓室的四角和顶上都嵌了明月珠,也就是夜明珠,散发了乳白色的光芒。“真是大手笔,没想到鬼谷也有明月珠。秦朝那时候,不是只有秦始皇寻得明月珠,全部带入墓里了么。”赤练惊讶的捂住嘴,

“不,除了秦始皇,还有李斯,曾经得到过,只是不知道是秦始皇赏赐的,还是他自己寻得的。”白凤摇了摇头:“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鬼谷的主人果然神秘莫测,居然能寻得这么多的明月珠,而且仅仅是当装饰,秦始皇,都未曾有这么大的手笔。” 

“秦始皇要修那么多墓,当然东西也要散开放,哪像鬼谷主人只有这么一个墓,自然什么好东西都往里面塞。”卫阖打趣道,卫庄却不说话,只是沉着脸往前走去。五人急忙跟上,第六关的墓室算不得很大,走进去就发现四面都刻着壁画,摆放着许多竹简,比起第五关,显得要简单许多。 

可卫庄什么都没注意到,他只看到了一层层的圆形阶梯上的那一具冰棺,冰很厚,外面还是一层玉裹着的套棺,并没有棺盖,一柄凶剑横放于棺材之上,银光流转,花纹繁琐,却是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如果不是杀过成千上万的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气势,且千年不腐。 

甚至感觉有点窒息,卫庄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的走上圆形的阶梯,他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棺材里的人的面容,但实际上可能见到的是一具白骨,毕竟是数千年了。分散开来各看各的的五个人也一起围过来,见卫庄怔在上面,五个人也上去看了一眼,也一起怔住了。 

说实在的,不是没看过保存了很多年的尸体完好无损的样子,但是人家都是封锁的好好的,一点氧气也不让透的,但是一开棺接触到了空气,就直接干瘪的不成样子了。可是……可是这算什么啊,明明是开着棺盖的,可里面的尸体却如同睡着一般,只是脸色苍白了些,和常人并无不同。 

老天,这可是数千年的尸体啊。 

“老大,你说他会不会突然跳起来,给我们来一口?”卫阖缩了缩脖子,有点儿害怕。卫庄皱着眉头拍了卫阖一巴掌。 

棺材里的尸体很显然是个男人,还是个很俊俏的男人。 

头发散下来,脸色苍白,脸边依偎着两个石人,身上披着一件玄色暗纹的大氅,但是和这个男人一点也不符合。卫庄突然伸出手去要拿那两个石人,刚碰到冰冷的石面,手腕上就多了一只手。“老大!”卫阖毕竟年轻,一下子就叫出声来;赤练和白凤等人一下子就傻了。 

如果是说静电反应还好,可是这尸体……他睁眼了?! 

“小……庄?”他娘的还说话了!!!! 

“你不是他。”那尸体或者说是诈尸的男人一下子脸色便冷了下来,他的手劲很大,卫庄感觉到自己的手腕骨头都在咯吱咯吱的动弹一般,周围已经青了一圈了。男人的神色黯然下来,手也松了开来:“你别碰他送我的东西。”男人的声音浑厚而低沉,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卫庄一下子就将手缩了回来,看着那个男人将那两个石人抱在怀里。 

他坐起身来,神色冷漠,手微微拂过冰冷的凶剑,脸上竟泛起暖如春风的淡雅笑意:“小庄……。”他笑起来实在好看,怔的在场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算不上绝世无双美丽无比,只是清淡柔和的,如同春意盎然,缱绻情深。这时候,才让人觉得,他真真正正是个古人,带着秦楚风韵,眉目皎洁如画,袅袅如画中人一般,带着墨迹从画中跃下。 

“话说普通话不是后来才统一改的么,为什么这个秦人也是这么一口地道的普通话啊,来个京片子也好啊。”苍狼笑起来,瞎扯了个玩笑。所有人“唰”的扔了一个眼刀给不识趣的苍狼,苍狼委屈的缩进角落里画圈圈。

俗话说的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你瞧小阖儿他现在还住在他表叔卫庄家里就知道他胆小如鼠(喂喂可以这么解释么混蛋!)。但是卫阖有一点特别好,他护短,但是他这么个大家族下来,就他叔卫庄护短。所以别人经常笑话他是在他叔旁边过久了。但卫阖真不觉得是啥不好意思的事儿,他认为:你连短都不护,怎么能去护长……不好意思串场了。

以上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虽然这个古代人很美丽,也很清逸,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但是!他终究是个粽子!还是个千年老粽子!看卫庄这模样分明是入了魔障,卫阖没胆撕心裂肺的吼出来,小心的拽了拽卫庄的衣服,卫庄没理他,他又使劲拽了拽,卫庄把衣服扯了回来继续看那秦人。

卫阖见那秦人觉察不对要转过头来了,憋红了脸要哭不哭的轻轻喊了一声:“叔……”这下可惊了马蜂窝,本来墓室里就空荡;白凤看了一会觉得不对劲跑去看壁画了,赤练拎着苍狼的耳朵拖出去修理了,无双跟着赤练一起走了。虽然都在墓室里,但是都是静悄悄的,就卫阖和卫庄还站在棺材边上,卫阖一出声,显得无比的突兀。

盖聂也转过头来了,他将那两个石人放入怀里,收起了微笑,虽不如方才半边侧脸的姣好温柔,但他整个人看上去,是十分大气洒脱,清俊隽秀的。看到被吓的一蹦三尺高的卫阖时,他并未显出不耐或是生气的神色,而是慢慢站起来,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他很高,背脊也很宽,腿也很修长,不像是无双那样的爆炸性肌肉,很有气质,看起来也不如模特里一些小白脸似的弱鸡,而是显得很有力量。按照那本鬼谷的杂记里来说,就是这样的人,已经属于真正的高手了,每一寸骨骼和肌肉,都蕴含了巨大的能量,哪怕断手断脚,他也可以一口咬断你的喉咙。

“阖儿。”他低低的唤着,眉目温柔,那神情像是一个长辈对待一个令人心疼的晚辈一样。

他慢慢的往卫阖那边走,卫庄侧了侧身体,倒也并不是被美色所迷才把自己的大侄子贡献出来当诱饵,而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男人不会伤害阖儿,不但不会,还会好好的保护他。盖聂看着绷紧了身体,脸色铁青,屏住呼吸的卫阖,突然有些好笑,但心底弥漫开来的,却是数不清的惆怅。

“阖儿……”他又唤了一声,带着浓浓的惆怅和眷恋。

我今生唯一的孩子,和那个人,唯一的血脉。

他的手搭在卫阖的肩上,卫阖下意识往后退,不小心踩在阶梯上落空,竟一屁股坐下去,疼的他呲牙咧嘴。盖聂微微拂起灰色长袍,极为端正优雅的跪坐了下来,将卫阖揽进怀里,头一低,脸上便多了一点毛糙的感觉,五指柔软的按着卫阖的后脑,目光苍凉而悲伤。

卫阖一下子就懵住了,但埋在盖聂的怀里,很让人安心,一点也不像他那个早死的酗酒父亲,身上满是酒气,瘦的不成人形。但是,真的很像是父亲的感觉,宽厚有安全感,带着一点让人紧张的威严。等一下!是哪里的味道?卫阖闻到了一阵很淡的香味,然后埋在盖聂怀里闻了闻,有一种很淡的香气,但是像是香料,闻起来只觉得素雅柔和。

卫庄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本来还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卫阖竟然大手大脚的抱住盖聂,看样子是相见恨晚勾搭成奸了。不禁微微一笑,启唇说道:“卫小阖,你真是越发出息了啊。”盖聂自然是听不懂的,可是卫阖一下子就听懂了,于是瞬间就软下来了。这时盖聂也渐渐的松开了手,脸上的神情有些淡漠。

“本来小庄的墓被你们毁了;我是绝不会让你们出去的。”盖聂缓慢的站起来,长身玉立,清冷自持:“可是……看在阖儿的面子上,我便放你们离开。不是鬼谷弟子,是到不了这里的,你们谁是?”他虽然是问,可眼神,却是明明白白的看向卫庄,然后微微的笑起来,有些凄凉:“小庄总是很喜欢让别人流一些血吓人。你过来吧。”

卫庄站着不动,突然双手交叉放于胸前,抬高了下巴问道:“石人定情,那叫小庄的莫非是你的情人?那阖儿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