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文学名著电子书 > 愤怒的乡村 >

第3章

愤怒的乡村-第3章

小说: 愤怒的乡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从前猪肉也便宜,一百钱一斤,”另一个人插入说,“从前的捐税又哪里这样重!”
“闹来闹去,闹得我们一天比一天苦了。”阿品哥接了上来,“从前喊推翻满清,宣统退位了,来了一个袁世凯,袁世凯死了,来了一个张勋,张勋倒了,来了一个段祺瑞,段祺瑞下台了,剿共产党。现在,东洋人又来了。唉,唉,粮呀税呀只在我们身上加个不停……”
这时卖唱的喉音渐渐嘎了,锣鼓声也显得无精打采起来,听众中有的打起瞌睡来,有的被他们的谈话引起了注意,渐渐走过来了。有人在点着头,觉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也有人不以为然的摇着头。
华生坐在原处好奇地倾听着。他有时觉得他们的话相当的有理,有时却不能赞成,想站起来反对,但仔细一想,觉得他们都是老头子,犯不着和他们争论,便又按捺住了。
然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却首先反对了起来。他仰着头,摸着两颊浓密而粗硬的胡髭,用宏亮的声音说:
“阿品哥,我看宣统皇帝管天下管到现在,租税也会加的,东西也会贵的吧?……这一批东西根本不是好东西,应该推倒的!”
“推倒了满清,好处在什么地方呢,阿波?”阿品哥耸一耸肩。“我看不到一点好处。”
“到底自由得多了。”阿波回答说。
“自由在哪里呢?”阿品哥反问着。
“什么自由,好听罢了!”阿生哥插入说。“我们就没有得到过!”
“原来是哄你们这班年青人的,我们从前已经上过当了。”阿浩叔的话。
“照你们说,做满洲人的奴隶才自由吗?”阿波讥刺地问着。
“现在也不比满清好多少,反正都是做奴隶!”阿生哥这样的回答。
“好了。好了,阿波哥,”站在他身边的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叫做明生的说,“愿意做奴隶,还有什么话说呀!”
“你们还不是和我们一样,哈哈!”阿浩叔笑着。“都是爹娘养的,都要穿衣吃饭,我们老顽固是奴隶,你们也是奴隶呀!”
“东洋人来了,亡了国,看你们老顽固怎样活下去,”另一个二十岁的瘦削的青年,叫做川长的说。
“哈哈,亡了国,不过调一批做官的人,老百姓亡到哪里去?……”
华生听到这里,不能按捺了。他愤怒地突然站了起来,插入说:
“灭了种,到哪里去做老百姓呀?哼!老百姓,老百姓!……”
阿浩叔转了一个身,冷笑着:
“哈哈,又来了一个小伙子!……看起来不会亡国了……”
“个个像我们,怎会亡国!”明生拍着胸膛。
“不见得吧?”阿生哥故意睁着眼睛,好奇似的说。
“唔,不会的,不会的,”阿品哥讥刺地说着反话。“有了这许多年青的种,自然不会亡国了。”
“你是什么种呢?”华生愤怒地竖着眉毛和眼睛。
阿浩叔又在竹床上转了一个身,玩笑地说:
“我们吗?老种,亡国种……”
“算了,算了,阿浩叔,”旁边有人劝着说。“他们年青人,不要和他们争执吧……”
华生紧握着拳头,两只手臂颤栗了起来,烈火在他的心头猛烈地燃烧着,几乎使他管束不住自己的手脚了:
“先把你们铲除!”
阿浩叔故意慌张地从竹床上跳了下来:
“啊呀呀!快点逃走呀!要铲除我们了,来,来,来,阿生,阿品,帮我抬着这个竹床进去吧……”
“哈,哈,哈!……”
一阵笑声,三个老头子一齐抬着竹床走了。一路还转过头来,故意望望华生他们几个人。
四周的人都给他们引得大笑了。
“这么老了,还和小孩子一样。”有人批评说。
“真有趣,今晚上听唱的人,却看到老头子做戏了。”
“猴子戏!”华生喃喃地说。
“算了,华生,”明生拉拉他的手臂,“生气做什么,说过算了。”
“哼!……”
华生气愤地望了他一眼,独自踱着。
时候已经很迟,月亮快走到天空的中央。天气很凉爽了。歌声息了下来,卖唱的瞎子在收拾乐器预备走了。
“今晚上唱的什么,简直没有人留心,一定给跳过许多了。”有人这样说着。
“我姓高的瞎子从来不骗人的!明天晚上再来唱一曲更好的吧……”
“天天来,只想骗我们的钱……”
“罪过,罪过……喉咙也哑了,赚到一碗饭吃……”
大家渐渐散了,只留着一些睡熟了的强壮的男子,像留守兵似的横直地躺在店铺的门口。
沉寂渐渐统治了傅家桥的街道。
华生决定回家了。他走完了短短的街道,一面沉思着,折向北边的小路。
前面矗立着一簇树林。那是些高大的松柏和繁密的槐树,中间夹杂着盘曲的野藤和长的野草。在浓厚的夜气中,望不出来它后面伸展到哪里。远远望去,仿佛它中间并没有道路或空隙,却像一排结实高大的城墙。
但华生却一直往里面走进去了。
这里很黑暗,凉爽而且潮湿,有着强烈的松柏的清香和泥土的气息。远近和奏着纺织娘和蟋蟀的鸣声,显得非常的热闹。华生懒洋洋地踏着柔软的青草走着。他的心境,渐渐由愤怒转入了烦恼。
他厌恶那些顽固的老头已经许久了。无论什么事情,他们总是顽固得说不明白。他们简直和哈吧狗一样,用舌头舐着人家的脚,摇着尾巴,打着圈儿,用两只后脚跪着,合着两只前脚拜着。比方刚才,又是什么态度呢?一点理由不讲,只是轻视别人的意见,嘻嘻哈哈开着玩笑走了。把亡国灭种的大事,一点不看在眼里。
“先得铲除这些人!”华生反复地想着。
但从哪里入手呢?华生不由得烦恼了。整个的傅家桥就在他们手里的,他们说一句话,做一件事情,自有那太多的男男女女相信着,服从着。他们简直在傅家桥生了根一样的拔不掉。华生要想推倒他们是徒然的,那等于苍蝇撼石柱。
华生忧郁地想着,脚步愈加迟缓了。眼前的黑暗仿佛一直蒙上了他的心头。
“吱叽,吱叽……其……吱叽,吱叽,其……”
一只纺织娘忽然在他的近边叫了起来。
华生诧异地站住了脚,倾听着。
“吱叽,吱叽,……其……,吱叽,吱叽,其……”
那声音特别的雄壮而又清脆,忽高忽低,像在远处又像在近处,像在前面又像在后面,像是飞着又像是走着。它仿佛是只领导的纺织虫,开始了一两声,远近的虫声便跟着和了起来;它一休息,和声也立刻停歇了。
“该是一只大的……”华生想,暗暗惋惜着没带着灯笼。
“吱叽,吱叽,其……吱叽,吱叽,其……”
华生的注意力被这歌声所吸引了。他侧着耳朵搜索着它的所在。
“吱—;—;”
远近的虫声忽然吃惊地停歇了。
沙沙地一阵树叶的声音。接着窸;窸;窣;窣;的像有脚步声向他走了过来。
“谁呀?……”华生惊讶地问。
没有回答。树叶和脚步声静默了。
“风……”他想,留心地听着。
但他感觉不到风的吹拂,也听不见近处和远处有什么风声。
“吱叽,吱叽……”
虫声又起来了。
“是自己的脚步声……”华生想,又慢慢向前走着。
“吱—;—;”
一忽儿虫声又突然停歇了。只听见振翅跳跃声。
树叶又沙沙地响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比前近了。
“谁呀?……”他站住脚,更加大声的喊着。
但依然没有回答。顷刻间,一切声音又寂然了。
“鬼吗?……”他想。
他是一个胆大的人,开始大踏步走了。
“管他娘的!……”他喃喃地说。
但树叶又沙沙地作响了。
华生再停住脚步时,就有一根长的树枝从右边落下来打着了他的背。
“啊呀!”
华生吃惊地往前跳了开去,躲避着。
“嘻嘻嘻……”
一阵女孩子的笑声。
华生愕然地站住脚,转过头去,只看见一件白的衣服在树丛间刷的穿过去,隐没了。
“你是谁呀?”华生大声地问。
远远地又是一阵吃吃的笑声。
“哪一个毛丫头呀?”
华生说着,往那边追了去。
但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树林间漆黑的,没有一点光。只闻到一阵醉人的脂粉的气息。
“不是女孩子是谁?”华生想着,停住了脚步。
擦的,一根树枝又从左边落下来打着了他的肩膀。
“哈哈!毛丫头!……”华生说着突然转过身去。
一件白色的衣服在树丛间晃了一晃,又立刻不见了。
又是一阵吃吃的笑声,随后低低的说:
“蟋蟀呀蟋蟀!……”
“菊香!……你做什么呀?……站住……”
华生现在听清楚是谁了,他叫着往那边扑了过去。
但菊香并不在那里。一阵窸;窸;窣;窣;的草响,树林北头进口处,晃过一个穿白衣服的瘦削的身材。
华生急忙地追出树林,已不见那影踪。
一排高高低低的屋子,沉默地浸在青白的夜气里,田野间零乱地飞着的萤火虫,仿佛黎明时候的失色的星光,偶然淡淡的亮了一下,便消失了。远近和奏着低微的虫声,有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犬吠声。
月亮到了天空的中央。时间已经很迟了。
华生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怅惘地重新走进了树林。
他的心中充满了烦恼。
那幽暗,那虫声,那气息,和那细径上的柔软的野草,仿佛梦里遇到过似的。

第二天清晨,东方开始发白,华生就起来了。
他一夜没有睡熟,只是在床上辗转着。刚刚疲乏地合上眼,什么思想都袭来了。
菊香,阿浩叔,葛生哥,阿如老板,阿生哥,卖唱的瞎子,纺织娘,月亮,街道,……无穷尽的人和物,仿佛坐着车子,前前后后在他的脑袋上滚了过去,又滚了过来。
喔喔的鸡声才啼第一遍,他就下了床,打开门,离开了那沉闷的房子,呼吸着清新凉爽的空气,在田野间徘徊着。
这时四周非常的沉寂,虫声已经静止。没有一点风,月亮到了西山最高峰的顶上,投着淡白微弱的光。东方的天空渐渐白亮起来,疏淡寥落的晨星在先后隐没着,弧形地围绕着的远处的山,隐约地成了一横排,辨不出远近。朦胧的晨气在地面上迷漫着,掩住了田野、河流、村庄和树林。
一会儿,黄昏上来似的,地面上黑了起来,月亮走进了西山顶上的黑云后背。
第二遍的鸡声喔喔地远近回答着,打破了沉寂。
天又渐渐亮了。
地面上的晨气在慢慢地收敛,近处的田野、河流和村庄渐渐显露了出来,模糊的山峰一面清晰起来,一面却像被田野和村庄推动着似的反而远了。
华生穿着一件白衣,一条蓝色的短裤,打着赤脚,独自在潮湿的田塍间走着。
青绿的晚稻已经有他的膝盖那么高,柔弱地向田塍间斜伸着,爱抚地拂着华生的两腿,落下了点点的露水。华生感觉到清凉而舒畅。
他在默想着昨夜的事情。
那真是梦一样。
菊香对他特别要好,他平日就感觉到了的,但昨夜的事情,他却永不曾预料到的。
她姓朱,本是离开傅家桥五里地的朱家村人。她父亲朱金章从小就是在傅家桥做生意的,后来自己有了一点积蓄,就在傅家桥开了一爿宝隆豆腐店,把家眷也搬来住了。那时菊香才八岁,拖着两根辫子,比华生矮了一点点,常常和他在一处玩着。
一连几年,豆腐店的生意很不坏,也买进了几亩田。远近知道了便纷纷的来给菊香做媒。
她父亲选了又选,终于将她许配给了周家桥一家很有钱的人家。那时菊香才十二岁。
但订婚后三年,他们一家人走了坏运了。最先是菊香的母亲生起病来,不到两个月死了。留下一个十五岁的菊香和七岁的男孩。她父亲照顾不过来,本想半年后,待她到了十六岁,就催男家迎媒的,不意那一年下半年,她的未婚夫也死了。
第二年,豆腐店的生意又遭了一个打击。
四乡镇的一家豆腐店竟想出了主意,来夺他的生意,每天天才亮,就派了一个人挑着担子,到傅家桥来,屋屋衖;衖;的叫着卖豆腐,这么一来,雨天不要说,人家连晴天也懒得跑到街上去买豆腐,就照顾了上门的担子。她父亲虽然在傅家桥多年,家家户户有来往,但到底是别一村人,和傅家桥人不同姓,生意就突然清淡了下来。
亏得菊香这时已经长得高大,也很能干,能够帮着她父亲做生意,于是她父亲就退去了两个伙计,减少了一点开支。
菊香是一个天生聪明的女孩子。她没有读过书,没有学过算术。因为华生常到她店里去,他曾经进过初等小学,认得一些字,略略懂得一点珠算,她就不时的问他,居然也给她学会了记账算算了。
这样的子孩子在附近是不易找到的:既会刺绣挑花,又识字会记账,而且又生得不坏。
她虽然很瘦削,却很清秀。眉目间常含着一种忧郁的神情,叫人见了生怜,而性情却又很温和。
一班人都称赞她,又纷纷的来说媒了。但那中间很少人家能够比得上从前周家桥的那一家,因此都给她父亲拒绝了。
她父亲自从受了几次的打击以后,脾气渐渐变坏了。他爱喝酒打牌,老是无节制的喝得大醉,骂伙计打学徒,荒废了工作。要不是菊香给他支持着,这爿豆腐店早就该关门了。
她父亲知道自己的资本和精力的缺乏,因此对菊香很重视。他不愿意把菊香轻易地许配给人。他要找一个有钱的人家,而且那女婿愿意养活他。
但这条件是颇不容易达到的。有钱的人未见得就喜欢和他这样的人家对亲,他们一样的想高攀。
因此一年一年的磋跎下去,菊香到了二十岁还没有许配人家。
在傅家桥,和菊香相熟的青年人自然不少,但华生却是她最喜欢的一个。他们从小一处玩惯了,年纪大了,虽然比较的拘束,也还来往的相当的密。
华生也曾想到娶她,但他知道她父亲的意思,觉得自己太不够资格,是决不会得到他同意的。他想,女人多得很,只要自己有了钱,是不怕娶不到的。
然而昨夜的事情,却使他大大地惊诧了。
菊香虽然常和他开玩笑,却从来不曾来得这么奇突。半夜三更了,一个女孩子竟敢跑到树林里去逗他,这是多么大胆呀!她父亲昨夜当然又吃醉了酒了。然而她向来是胆子很小的,不怕给别人知道了,被人讥笑议论吗?不怕妖怪或鬼吗?不怕狗或蛇吗?……
她为什么这样呢?华生不能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