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第18章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第18章

小说: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不知道从哪天起,一大群人开始嘻嘻哈哈地提着大包小袋的烹饪菜肴冲进我家,嚷嚷着卓思的手艺比那些大厨名家的高明了不止百倍,决定集体蹭饭吃。
    这一天晚上,我在厨房做最后一个菜。
    李立勋突然进来了。
    他绕着窄窄的厨房走了一圈又一圈,右看看,左看看,走到了口时像是不经意地说(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和我说话):“夏天就来了,天热得很,你们家大概没空调吧,哈,吃饭时汗流浃背地(他居然懂得使用成语),我和吴晓彬在屋顶上安了一层隔热板一层防晒膜……
    呵呵我崇拜地望着他,“你好了不起。”
    李立勋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谦虚着:“是我和晓彬焊上去的,了不起吧。^_^”
    “不是这件事”,厨房外插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杨欢欢露出甜美的微笑,“卓思是惊讶你居然能用‘汗流浃背’这样的成语……
    李立勋脸红通通地逃出去了。
    杨欢欢夸张地深呼吸,“好香啊,是不是鸡褒呢?”
    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了饭。
    爸爸很幸福地靠在沙发上,回忆着,“从前我和你妈妈刚结婚时,常常开玩笑说要养上一屋孩子……”
    我看着爸爸,呵呵,破天荒,妈妈离开了我们十三年之后爸爸第一次提到妈妈不再红眼眶。
    晚上八点钟。
    我坐在小房间的小桌子旁,就着白炽台灯,努力地看着《物理大世界》。
    传来了轻微的叩门声,邱泽进来了。
    他立在门畔灯光照不到的阴影处,可笑容却依然如山茶花一样烂漫。
    “在干什么呢?”他柔声问道。
    “在看书呢?”
    “哦。^_^”邱泽饶有兴味地走进来,手上抱着一大叠书,厚厚薄薄的有十几本,“我倒有几本书给你。”
    我皱眉自嘲:“哪里有时间看小说呢,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脑细胞不够活跃呢。”
    邱泽笑了,把书放在桌子上,亲昵地刮我的鼻尖,“小丫头,我可是倾囊相赠啊,你可不能拒绝,^_^”
    桌子上那一叠书铺开来,啊,原来是我一直想得到的《英语句法一百关》、《疯狂英语》、《魔法作文系列》……
    两眼发光的我,兴奋地抱着书,问:“泽,怎么知道我需要这样的书?”
    邱泽的丹凤眼一亮一暗地叹气,“想不到居然有人比我还更爱这些枯燥的学习资料,^_^,我还以为不会有知己了呢。”
    呵呵,邱泽永远还是圣美高中,修德学院的传奇人物……
    可是,我也叹气,“难道我就不能也成为第一?”
    邱泽不再戏语,蹲在我的眼前,认真地看着我,“卓思为什么那样喜爱读书啊?” 
第八十五章
    (这里有点接不上!)
    已工作的,我也觉得这样太突了,不好意思。
    “不是这个原因,”唐领班波澜不兴的脸庞上却闪过一丝像是无奈的神情,她喃喃自语地道,“只是,当初是少爷命令我接受你的应聘,如果你辞职了,我恐怕必须打一个报告给他。”
    呵呵,难道彬彬有礼的邱泽是这么麻烦的一个人吗?
    我微笑,“我已经跟他说了!”
    看得出来,我辞职这件事带给唐领班不小的困扰,听我这么一说,她的表情生动了一些,“这么说,森少爷已经同意你辞职了?”
    森少爷,我捕捉到了这三个字——
    “森哲野?”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的听力,“不是邱泽打的招呼吗?”
    唐领班看了我一眼,慢慢地说:“经典咖啡馆是森少爷家的产业,他先打了招呼,后来邱泽少爷也来说了。”
    ?-?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一些麻痹,T-T,我觉得头脑乱糟糟的。
    原来,进经典咖啡馆的好运气很大一部分是森哲野的馈赠。
    唐领班正在打电话。
    我问:“能让我听一下吗?”
    唐领班对着电话嘀咕了一会儿,终于很疲倦(看起来跟森哲野谈话就像打仗一般的感觉)地说:“少爷正在听G小调四重奏(经典咖啡馆的一个特色小区)。
    室内的火光似乎一下子变得那样的明亮。
    我被刺得有些睁不开眼睛,很久很久之后,才听见自己的声音:“以前呢,妈妈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家的小卓一定要上最好的大学啊’……现在呢,是为了爱我的人,大家借口我的厨艺好一直不断地采购生活用品,变着花样买滋补的食物,李立勋他们负责采购,欢欢她们包下了几乎所有的家务,而你呢,不厌其烦地陪我一起画图解题,费尽心思地为我订做模拟试卷……这样,我还有办法不更加努力地学习吗?”
    邱泽抱住了我,那样的轻,轻得像一朵淡淡的龙舌兰,却又那样的重,重得如同一个纯净的灵魂。
    “为了保护我小小的自尊心,大家那么的用心。可是,可是泽,可是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炫目的金钱的我,无论如何也要考第一名,不是为了能上修德学院……。”
    邱泽托起我的脸腮,明星般的眼眸都是理解,他轻轻地说:“我明白的,加油,卓思!”
    我右手握拳,重重地击在额头上,也大声地说:“加油,卓思!”
    “不过,卓思,”邱泽微笑,“你一定会到修德学院的,^_^,从这一届开始,修德学院每年将招收特别优特生,高考前三名皆有进入修德学院的机会。”
    “真的吗?”
    “学校最大的校董,春亭晚的父亲提出了这项决议,得到了超过七成的校董的支持,”邱泽若有所思,“特别优特生的决议能够通过,真的是要感谢春亭晚。^_^” 
第八十六章
    我低下头,记起春亭晚的话:“你是我的朋友吧,可以交换彼此灵魂的朋友……是吧?”
    呼,这是不是春亭晚特别为我做的一件事呢?
    “不要想太多,”邱泽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宠溺地握紧我的手,“卓思,单纯地考试吧,不要有任何压力。”
    我重重地点头,轻轻地把自己藏进邱泽干净的怀抱中。
    新的一天又要来到。
    爸爸已经回公司上班了。
    放学后的我,来到了经典咖啡馆。
    “唐领班,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只是学业日渐繁重,”我慢慢地说,“以后没有时间再来兼职了,请你原谅。”
    精明干练的唐领班惊诧于我的单刀直入的说法,她有一些意外,但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只是语气里仍有一些疑惑,“辞职了?或者你可以减少兼职的时间?”
    “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那么在雏菊居招聘到新的服务人员之到,我会依然守好自己的工作岗位。我也觉得这样太唐突了,不好意思。”
    “不是这个原因,”唐领班波澜不兴的脸庞上却闪过一丝像是无奈的神情,她喃喃自语地道,“只是,当初是少爷命令我接受你的应聘,如果你辞职了,我恐怕必须打一个报告给他。”
    呵呵,难道彬彬有礼的邱泽是这么麻烦的一个人吗?
    我微笑,“我已经跟他说了。”
    看得出来,我辞职这件事带给唐领班不小的困扰,听我这么一说,她的表情生动了一些,“这么说,森少爷已经同意你辞职了?”
    森少爷,我捕捉到了这三个字——
    “森哲野?”我有些怀疑自己耳朵的听力,“不是邱泽打的招呼吗?”
    唐领班看了我一眼,慢慢地说:“经典咖啡馆是森少爷家的产业,他先打了招呼,后来邱泽少爷也来说了。”
    ?-?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一些麻痹,T-T,我觉得头脑乱糟糟的。
    原来,进经典咖啡馆的好运气很大一部分是森哲野的馈赠。
    唐领班正在打电话。
    我问:“能让我听一下吗?”
    唐领班对着电话嘀咕了一会儿,终于很疲倦(看起来跟森哲野谈话就像打仗一般的感觉)地说:“少爷正在听G小调四重奏(经典咖啡馆的一个特色小区,用贝多芬的交响乐命名每一个包厢),他问你要不要过去一趟。”
    “要去的!”
    唐领班舒了一口气,按下内务对讲机,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短发帅气的少女领着我前往C小调四重奏。
    这一个片区以前只是远远地经过,现在走进来才知道构造的巧妙。
    第六个包厢里房间,外观像是一架正在被激情演奏的钢琴。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微红的灯,走进去一会儿眼睛才慢慢习惯了昏暗。
    森哲野坐在一个高高的吧台前,似乎自己正在玩调酒师的角色游戏。 
第八十七章
    看见我,眉眼淡淡的,仍是往调酒壶加明蓝色的酒液。
    “加了冻的可乐,混着伏加特,或许可以加上一点果汁。”森哲野这样说着,可是却往已经颜色鲜艳的酒杯加入了一盎司的X。O。
    “喂,你不要命了吗?&;gt;0&;lt;,这样混着喝会胃出血的。”我冲上去,抢过酒杯,“哗”的一声倒在了棕木叶片上。
    “呵呵喝到了如此美的酒,这破植物比我幸运多了。”森哲野又挣扎着在吧台上忙碌。
    呜,这家伙已经醉了。
    我叹了一口气,走到他身边,双手抱着他的腰,强行把他拖到床一般的沙发椅上(呼,为什么我有这么大的力气?)。
    森哲野趴在沙发椅上,有些狼狈地唱起了歌——
    秋日的葡萄藤下。
    我们都还年少,不懂得什么是哭泣的游戏。
    保持着沉默,一直都不敢对你说。
    游戏的最终彼岸会在那里。
    葡萄藤上,盛开着寂寞的往生花。
    我,只是一个胆怯的人。
    害怕到不敢开口的悲哀,像毒蛇一样吞噬着我的心。
    呜,那歌声沙哑而动听,只是有一种太过于悲凉的感觉,像是深深的庭院里一棵非常孤单的梧桐树在午夜里独自地、浅浅地吟唱着。
    邱泽也用过这样子的声调唱歌给我听。
    T-T,森哲野,是在思念春亭晚,为了春亭晚而喝醉了吧。而邱泽呢,当时,坐在我面前的他,是不是在某一瞬间神思游移了吧(在想念杨欢欢吗)——
    呜,我不要再想了!(强迫自己中——)
    “乖,别这样睡,会着凉的。”我小心翼翼地哄着。
    像一个孩子一样的森哲野翻身,仰面望着我,突然,发出低低的受伤的声音:“卓思,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关心你吗……”
    我的心开始“怦怦”地跳。
    那一夜,春亭晚的话突然在耳畔出现。
    “呵呵,第一次见到你就那么的惊讶,你的眼睛里有一丝丝冰冷的疏离,看起来似乎更脆弱,其实却又那么坚强的眼睛,就像是春亭晚的眼睛一样,即使蕴含着地核里的热火,却又能够如此平静——”森哲野还可以分辨出我来,看起来醉得不那么厉害,“可是,为什么你喜欢的人不是我,守护了你二十年的我。”
    呜,T-T,我推翻刚才的猜测,森哲野其实醉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可恶的邱程,&;gt;0&;lt;,”森哲野“啪”的一声一拳打在我的右臂上(T_T,痛得泪花都出来了),“臭小子,说什么春亭晚喜欢的其实不是他,让晚伤心,哼,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他开始挥舞着拳头。T-T,这就是血液时流着好战分子因素的家伙——
    沙发椅上的手机响了。
    七彩荧屏上浮现“春亭晚”的字眼。
    我应该为春亭晚做一点小小的事情了。 
第八十八章
    “哲哥哥,^_^。”春亭晚甜美的声音传出来。
    “嗨,我是卓思啦……”
    春亭晚声音一滞,但立刻轻快起来,“没有什么事情啦,^_^,我不小心按错了键。”
    呜,这么蹩脚的借口!春亭晚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对不起,^_^,我还有事情,改天再聊。”春亭晚决定挂电话了。
    &;gt;0&;lt;,情急的我声音超大:“等一下,森哲野他喝醉了……”
    我把详细的地址告诉了他。
    春亭晚沉默了。
    “你会来吧。^_^”我期待地问。
    春亭晚还是沉默着。
    T_T,这一对冤家啊,明明彼此喜欢却拼命地掩饰自己的心意,把自己的爱情故事弄得像一个迷宫,然后两个相爱的人在里面兜圈子
    “春亭晚,你是不是我的朋友,可以彼此交换灵魂的朋友?”我加重了语气,字一顿地说。
    春亭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那么,我以朋友的身份告诉你,如果你不来就一定会后悔的~!~”我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
    呵呵,春亭晚收了线,她轻轻地说了两个字,我却没有听到(应该是谢谢之类的话吧)——
    嗯,我就像是牵红绳的月老一样,不,应该是拿着丘比特之箭的美丽少女(月老是一爷爷了,我还是如花的美少女)做了这样的一件事情,是相当有成就感的。
    如果春亭晚来了,森哲野的醉话一定会泄露一切隐藏的秘密的。
    趴在沙发子上醉态可掬的森哲野又开始唱那一枝哀伤的歌曲了。
    森哲野,等着吧,你的命运会揭开全新的一页。
    呵呵,说真的,这件事我还存着一点点小小的私心,希望消除了隔阂的森哲野可以不要再和邱程他们发生摩擦了,如果可以成为好朋友的话那就更好了。
    为森哲野盖上一张薄被后,留下了小小的一张纸条之后——
    我轻轻地拉开门,调皮地眨眼,笑得眼睛都眯了,对着香甜的空气说:“祝森哲野和春亭晚好运!”
    BY森哲野
    人的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关于邱程与邱泽的故事版本,在这个城市里流传甚广。
    故事有一些复杂,但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富家少爷迫于家族的压力无法与所爱的人结婚这样的庸俗情节,但其中的一些曲折却颇有微妙之处。
    邱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邱广风与柳怡心相恋,可却与另一商业家族的千金游素萍已订婚约。
    邱广风与游素萍结婚之后,无法忘记真心相爱的初恋情人柳怡心,碰巧,在柳怡心生下儿子一个星期之时,游素萍也生下了一个男孩子。
    柳怡心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人人唾弃的私生子,所以央求邱广风,在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