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第19章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第19章

小说: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柳怡心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人人唾弃的私生子,所以央求邱广风,在一个夜晚,把体重相貌差不多的两个孩子调换。 
第八十九章
    自此之后,柳怡心背负着心灵的枷锁抚养着情敌的孩子,而纤弱的游素萍却在十一年后因病逝世。
    这个秘密一直到孩子们十六岁时才被揭露。
    当人们等着看戏时,出乎意料之外,邱泽与邱程却没有反目成仇,却真正地成为了兄弟。
    这就是故事的真相。
    当初听到爷爷偶然在家中谈起时,邱泽与邱程这两个名字就深深地烙刻在记忆中,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慢慢地与这两兄弟的轨道交错,纵横交错。
    进入了圣美高中之后的一年,青梅竹马的春亭晚妹妹在金帝KTV城被小流氓骚扰,当我赶到时,KTV城的包厢已经恢复平静。
    与我自幼熟悉的春亭晚如同小天使一般腼腆地红着脸,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个鼻青眼肿却依然掩不住一股杀气的痞子少年。
    “谢谢你,”春亭晚小小声地说,“你的伤不要紧吧,我朋友已经去买创可贴和消毒药水了。”
    “没关系,”痞子少年面无表情地说,“以后小心一些。”
    “我、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春亭晚是美丽的,可说着这句的春亭晚脸上泛着珍珠般的光彩,我竟好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让这个痞子少年说出自己的名字吧!我转过头,不想再看见这一幕,可耳畔却清清晰晰听到三个字——
    “不可以。”
    春亭晚温柔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白雾,她手足无措地低垂着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待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痞子少年已经离开了!
    “这个混蛋是谁?”我咬牙切齿地诅咒。
    身边有个低低的声音——
    “他是蓝山高中的邱程。”
    这一次以后,春亭晚变得越来越陌生了,有时候她就站在我的身边,我却觉得她的微笑是那么的遥远!
    像春妹妹这样的小公主应该是捧在掌心呵护的!但,邱程却很快地与圣美高中的一个女生传绯闻,轰轰烈烈地谈起了恋爱。
    怎么可以这样?
    我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向他挑衅,邱程这个痞子不甘示弱,每一次的混战都会让我们或轻或重地挂彩。
    有一次,吴晓彬不耐烦地说:“森哲野,难道你从来没有爱过吗?你这个臭小子,不懂得爱是什么吗?真奇怪,两情相悦才是爱,如果一厢情愿就只能是单相思了,为什么看起来很襥的你思想却这么固执,哎呀哎呀……你听见了没有,你听见了没有?”
    呼,回答吴晓彬的是我的拳头。
    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爱或不爱”,总之,小公主一样透明纯净的春亭晚是不能受到伤害的!
    从高中二年级到现在我和邱程打架的次数不多,大型格斗大概是三四次吧,不管怎么样,我得承认邱程是一个了不起的对手。
    而第一次见到邱泽,是在市郊的一个废弃的加工厂畔。 
第九十章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在一片杂草荒芜的沥青色竹棚旁,微笑着,寻了一个位置,屈着膝坐下。
    夕阳落下,暖暖的晚风吹拂着他柔顺的黑发,酷似邱程的完美五官,但却明显地多了一些阴柔,看起来,让人无端地联想到了春日里灿烂的樱花。
    这是一个如烟如雾的美少年。
    对他,上帝造人竟如此偏心。
    待到我们双方人马混战时,却发现一个奇异的景象:邱泽站在一旁,双手笼着,恬淡地微笑着,如挥舞着翅膀的天使,即便是我们这一方中最为凶悍的家伙在刀棍落下之时也会小心地绕过他的身边。
    如果你累了或者伤得很严重,邱泽就会走到你的身边,不管你是谁,他都会极尽温柔地为你敷药包扎。
    真是够古怪的了。
    慢慢地,大家却似乎习惯了“战场”上有他这么一位天使!
    这位天使也终于恋爱了,她爱上了居然是陈卓思那个不知好歹的丫头。
    卓思这丫头有什么魅力,居然能令天使为之动心。
    在我第一百一十次犹豫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出现在雏菊居前。
    从雏菊居中传来了甜蜜的,混杂着淡淡哀伤的歌声——
    那是传说中的莱娜米普的星辰,
    不知疲倦,日日夜夜看着心爱的人儿。
    当天荒地老,水仙花凋谢,
    他都不会忘记。
    忘记那如晨露般美好的眼睛。
    如蔷薇般盛开的微笑。
    只是,昨日的一切都已逝去。
    她已经不再爱你。
    也或许,
    她从来不曾爱过你。
    月亮消失,星辰坠落。
    暗恋者之星,
    陷入了漫长的沉睡。
    门是虚掩的,从门缝处可见一片柔和的光亮。
    在藤木摇椅上的少女,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翅膀一般地覆盖着眼睛,似乎正在梦中进行一场甜美的冒险,眉眼间都是宁静的笑意。
    在藤木摇椅的一侧,酣睡的少女身旁,一个美少年温柔地半跪着,柔软的黑发轻轻地挨着少女蜷曲的膝,唱着一枝哀伤的歌曲,而神情却是那么的幸福。
    他和她彼此相爱——我的心中如狂风卷起骇浪,却只翻腾着这样的一个念头。
    短短的几秒钟,却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
    我如同被猎人追捕的野兽疯狂地逃离。
    第一次,我开始鄙视自己的感情。
    我爱春亭晚吗?
    那种固执的,不愿意她受一点点小小的伤害的情感是男女生的爱还是只是对一个熟悉的妹妹的怜爱?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窜入脑中,如幽灵般挥之不去。
    难道,我爱上了那一个倔强的丫头?
    那个在我的耳垂咬下一个月牙形的疤痕女生?
    那个每天黑着眼圈熬了美味的粥,在病房里与父亲无言凝视的女生?
    那个在雏菊居勤奋地工作的女生?
    那个在舞台上不肯服输,与我对抗的女生? 
第九十一章
    绕过音乐厅,我往雏菊居的方向走着。
    呼,怎么样也得跟小冉告别啊——
    奇怪,已经是上班时间了,小冉在哪里呢,雏菊居空荡荡的。任何角落都让我搜寻一遍,更衣室,储物处也去了,都不见小冉。
    T_T,我慢吞吞地走在细沙上,如芭蕉般大而圆的叶子从身旁拂过。
    唉——轻微的跌倒声在前方印度槐丛里传来,这声音多么的熟悉啊,一定是小冉!
    分花拂叶,最后那一张庞大的叶子推开之后,果然,小冉跌在高低水槽里,裙子有一些湿了,双手抱着脚踝,狼狈地爬上来。
    “拉住我的手啊!”我说。
    小冉却怔怔地望着我,大眼睛里满是水汽。
    “怎么啦?”我小心翼翼地问。
    小冉眼里的水汽越来越多,抽泣着,“听到唐领班说你辞职了,我连忙去到处找你……
    我拍拍她的后背,安慰着“现在不是已经找到我了吗?别哭了——”
    此时比我大好几岁的小冉却没有停下哭泣。
    我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记得冉甜吗?T-T”小冉眼泪涟涟,“我是她的堂姐啊!”
    我努力地在记忆里翻找——
    “绰号叫做‘胖天情’的女生。T-T”小冉有些急了。
    胖无情的真名这么好听?我立刻点头。
    “她需要你的帮助。T-T,T-T”小冉表情太奇怪了。
    呼,胖无情是一个好女孩,可是我能为她做什么样的事情呢?呜,不管了,见到胖无情再说吧。
    “小甜在哪呢,她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
    小冉看了我一眼,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T-T,她在医院。”
    吉贝医院。
    裙子还在滴水的小冉。
    头发散乱的我,怔怔地望着肿瘤专科的牌匾。
    “是这里吗?不是在开玩笑吧。”我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相信,“那么胖那么健康的小甜怎么会得恶性脑瘤呢?”
    小冉怔怔地站在风中,她喃喃自语:“我也希望不是真的。”
    内科113室。
    呼,我扯动嘴角肌肉,确定自己正在自然的微笑,然后;慢慢地推开门——
    草绿色的墙,柜子上粉紫的花,洁白的床。
    床上蜷曲着一个小小的身子,脸腮凹了下去,闭着的眼睛也深陷了,头发掉得稀稀疏疏的。
    这是一个很瘦的小女生,她抱着一只棕熊入睡。
    听到了声响,她立刻醒了,看到我,开心地叫:“堂姐,^_^,你真的把卓思请来了!”
    小冉微笑着,“卓思一听说马上就来了。^_^”
    我走上前,坐在床沿,握住冉甜的手,单薄的,冰凉的。
    “对不起,^_^”小甜苍白的脸泛出一丝笑意,“因为我麻烦你了。”
    瘦下来的胖无情有双漂亮的大眼睛。 
第九十二章
    “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们是朋友呢!”我连忙说。
    小甜侧头,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_^,有一个请求,如果你觉得太为难就当作没听见。”
    “怎么会为难呢。”我给她一个微笑,“邱泽他一定会来的,也一定会单独为你演奏《爱的罗曼史》。”
    冉甜把可爱的棕熊抱起来,遮住了快要流泪的眼睛,“谢谢你,卓思。”
    谢什么?T-T,从病房出来,长廊似乎被笼罩在阴影中。
    小冉站在我的前方,以手掩面,可眼泪还是透过缝隙流了出来,“T-T,医生宣布甜甜已经捱不过这一个星期的那一天,我进了病房,甜甜突然问我:‘堂姐,我瘦下来了,是不是很好看?’我强颜欢笑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逃出了病房,在这里站着,却觉得心上还是压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
    “她瘦下来了一定很开心吧!”我露出了一个比笑难看一千倍的笑容,“那么漂亮,像一朵花儿。”
    “是啊,”小冉声音里无限哀伤,悄声询问,“你怎么知道甜甜的心愿?”
    呼,想起穿着毛茸茸的波斯猫外皮和胖无情一起趴在透气孔看邱泽表演的时候也不过是不久以前的事情而已。
    “冉甜曾亲口告诉过我,在修德学院志庆晚会上。”
    (如果邱泽能为我演奏一曲《爱的罗曼史》,那我做梦都会笑醒——)
    小冉看着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邱泽一定会来吗?”
    我用手围成一个心,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一切无言。
    冉甜对我的信任是完成这项任务的最大动力。
    距离医生宣判冉甜死判已经只剩下三天了。
    在小小的温暖的家中。
    邱泽听完了我的请求。
    “可以吗?”我随意地问。
    呵呵,邱泽摇头,轻轻地说:“不可以。^_^”
    “啊——”我着急地问,“为什么?&;gt;0&;lt;”
    邱泽把手中的热牛奶递过来,声音平缓:“不可以演奏《爱的罗曼史》,^_^,喝吧,牛奶的温度恰恰好。”
    像是不认识邱泽一般,我无限度地睁大眼睛,觉得委屈,“T-T,你,你是像天使一样的王子,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把牛奶喝下去。^_^”邱泽居然笑到眼睛都弯了(呜,那样子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我扁嘴,转过身,赌着气嚷嚷:“邱泽冲的牛奶难喝死了。&;gt;0&;lt;”
    呜,背后一点声音也没有。邱泽生气了吗?哼,我还要更失望吧——想到瘦得像一枝营养不良的花骨朵一样的冉甜,我又着急又心酸。
    “邱泽怎么是这样的人呢——&;gt;0&;lt;”我不满地嘀咕。
    “我是什么样子的人?^_^”邱泽苦笑,扳过我的身子,眼神澄清,“笨丫头,连话都听不明白呢,还说要考第一名呢!” 
第九十三章
    &;gt;0&;lt;,我索性大嚷了起来:“我哪里听不明白了?”
    邱泽宠爱地笑,“^_^,《爱的罗曼史》是浪漫的乐曲,可是每一个音符都蕴含着深深的寂寞,胖无情听了会陷入这些伤心寂寞之中,这样只会让她在潜意识更快地放弃对生的眷恋,那我们不就成了罪人吗?所以我才说不可以——”
    我的脸上烧起了火。
    T_T邱泽却突然说:“无理取闹的卓思,表情却那么的真实,很可爱的呢^_^。”
    呜,哪里有地洞可以让我藏身?
    呼,甜言蜜语会醉死人——邱泽的含蓄批评也会羞死人——
    我讪讪地开口:“那演奏什么曲子比较好呢?”
    “让我想一下。^_^”
    “可是我答应了冉甜,时间就定在明天下午了!”我急得要哭了。
    邱泽安慰地拍着我,眼神如清泉令人心旷神怡,“会有方法的。”
    呵呵,卑鄙的我使劲灌迷魂汤呢,“是了,我的邱泽是无往而不胜的第一名啊,一定会有办法的。
    邱泽眼睛熠熠地看着我。
    呼,我做贼心虚地解释:“真的啦,我的邱泽是最了不起的人。”
    邱泽仍然看着我。
    T-T,T-T,T-T.
    “可不可以不要再看我了?T-T”我几近崩溃地请求。
    邱泽微笑,如正在盛开的玫瑰,他拥住了我,“卓思,还记得在森哲野的后花园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嗯,嗯!”我拼命点头,其实想不起是哪一句话了。
    邱泽的手指温暖地拂过我的脸庞,声音宁静:“为什么会把心里最深的秘密告诉卓思呢,^_^,因为卓思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孩子……”
    那一天晚上发生的别的事情……我究竟应不应该告诉邱泽呢……
    犹豫了一下,我喃喃地开口:“你去拿披肩之后,我迷路了,走到一架葡萄藤下,看见了森哲野,春亭晚和你。”
    邱泽轻轻地点头,“我知道,^_^。”
    “你知道我在葡萄藤下?”
    “原来是不知道的,但从后花园进入大厅后,你神思恍惚,看森哲野的眼光蒙上一层阴暗,不再澄清,仔细一想,我才知道的。”
    “可是,事情不像春亭晚说的那样,森哲野并不喜欢我,他只是把我当成春亭晚的影子罢了!”我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手指慢慢地扯住邱泽的衣袖。
    邱泽叹了一口气,“你不用担忧自己成了森哲野和春亭晚之间的障碍,如果没有你,也会有其他的男生女生,^_^,因为爱情中的人往往都是盲目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