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第20章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第20章

小说: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邱泽叹了一口气,“你不用担忧自己成了森哲野和春亭晚之间的障碍,如果没有你,也会有其他的男生女生,^_^,因为爱情中的人往往都是盲目的,而森哲野和春亭晚又是视线最为模糊的。”
    邱泽果然是最理解我的人!
    原来一直觉得自己让春亭晚误解是一件相当愧疚的事情,邱泽的三言两语似乎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
    “泽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人!”我用如黄河的滔滔不绝的心意无比诚恳地说。 
第九十四章
    邱泽看着我。
    我保持嘴角上扬45度的标准笑容。
    良久;邱泽一笑;俯下身子;在我的耳畔说;“傻丫头,你的脸部肌肉都僵硬啦,^_^。”
    第二天。
    这是一个有着暖暖阳光的下午。
    冉甜披着一头飘逸的假发,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朵红晕。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门扉的方向,轻声说:“邱泽他真的会来吗?”
    “^_^,会的。”小冉勉强表现得自然一些,其实却心急火燎。已经是快到约定时间了,却迟迟不见卓思的身影。
    “堂姐,你别骗我了。”冉甜突然幽幽地说。
    小冉一惊,恨不得发誓,“卓思不是那种不守承诺的女生。”
    “……^_^……”
    “她一定会带着邱泽来的!”这一句话似乎是小冉说给自己听的。
    等待是一种无尽的煎熬——
    突然,映着洋槐细细碎碎的小白花窗台有一张笑脸探了进来,自言自语:“哈,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呜,这可是二楼呵!爆炸头男生秀逗了吗?爬窗台干什么呢……
    “你是谁?”小冉战战兢兢地问。
    爆炸头男生却不礼貌地打量起床上的冉甜,笑嘻嘻地说:“呵呵,我是吴晓彬啦。”
    “你在窗台上干吗?”
    吴晓彬神色一变,一本正经地说:“秘密,^_^,小丫头,把窗帘拉上!”
    小冉拧眉,摇头,“为什么要拉窗帘呢?”
    “喂,^_^,如果想让躺在床上的那位女生得偿所愿,就乖乖地听话,”阴险的吴晓彬使出杀手锏。
    小冉有些生气,但吴晓彬话里的意思她听明白了。
    拉上窗帘,阳光变淡了。
    这时候,有轻轻的脚步从敞开的门传来。
    我站在门畔,鼻尖都是细密的汗珠,歉意地笑,“不会等太久吧!”
    迟疑了一下,小冉问:“只有你一个人?”
    我刚想说话,冉甜却虚弱地说:“卓思,T-T,你尽力了啦,谢谢你。”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竭力地拖延时间。
    “没关系,”冉甜抱起了床头那一只可爱的棕熊,有些疲倦地闭上眼睛,“是我自己奢求太多了。”
    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小冉哀伤地望了我一眼。
    T_T,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松了一口气,疾步走到窗边,慢慢地揭开厚重的窗帘
    太棒了,昨天要求师傅焊制的二层楼高铁台不偏不倚地出现在眼前,被密密的槐花包围着。
    在槐花的中央,邱泽和大提琴依偎着。
    这简陋的铁台,邱泽却似乎处在金色的维也纳大厅一样,没有丝毫懈怠,如明星般光芒四射。
    小冉看得痴了。
    冉甜揉搓眼睛,倚着枕头坐了起来。
    邱泽捡起唯一的《爱的罗曼史》。
    听——这不属于人间的天籁。 
第九十五章
    带着淡淡忧愁的浪漫音符似乎有了色彩,如精灵一般在苍白少女的身旁舞动。这是《爱的罗曼史》的主旋律,但却不像是纯粹的《爱的罗曼史》,在那蓝色的荡漾的曲调里还有着一些别的什么东西,似乎是春日的第一场雨后正在破土而出的绿芽,又仿佛从高山之颠带着执着信念向大海奔流而去的小溪,又像是在显微镜下缓慢地绽放生命活力的花朵……
    每一个窗台都有一张张入神的脸庞。
    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任何一点儿声响。
    这个死气沉沉的医院像是突然被春风唤醒了一般。
    冉甜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大眼睛里的光彩越来越亮!
    在一旁的我有一点小小的骄傲(这一个如天使一般的少年是我的男朋友啊),还有一点细细的欣然(冉甜圆了心愿),更有许多的哀伤(冉甜还来不及享受青春的美好,上天又怎么忍心呢)……
    最后的一个音符落下,在空中萦绕不散。
    那厚重的窗帘被吴晓彬慢慢地拉上了。
    然后拉开。
    窗外却只剩下那一树繁华的洋槐。
    冉甜却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快乐:“卓思,爸爸的好朋友是美国著名的医学教授,他提议帮我开刀,^_^,即使只是一丝渺茫的希望,但我也不会放弃的。”
    小冉跳了起来,欢喜地说:“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我去告诉叔叔婶婶!”
    我握住冉甜的手,“你一定会回来的。”
    冉甜微笑,把棕熊递过来,“这个,送给邱泽和你。”
    呵呵,酷似冉甜的一对中年夫妇进来了——
    冉妈妈欣喜若狂,抱住冉甜,“我的小女儿啊。”
    冉爸爸语调有些颤抖:“爸爸立刻就去安排,“爸爸,妈妈,不要哭了,多难为情啊。”冉甜笑靥如花,“呵呵,就是你们白发苍苍了,你们的小女儿冉甜也还要和你们待在一起呢,我还没有为妈妈煮过一次饭,为爸爸捶过一次背……这些,是不能欠到下辈子再还的。”
    冉爸爸,冉妈妈的眼泪流得更多了。
    我朝冉甜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走出了病床。
    第十五天,接到冉甜的越洋电话。
    被医生宣判死刑的冉甜在大洋彼岸用沙哑的虚弱的声音说:“可以给你打电话了!”
    在大街上,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我抱着邱泽又哭又笑!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流淌着。
    又是一个晚上。
    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
    吴晓彬一个人无精打采地进来了,把自己扔进沙发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叔叔还没下班吗……嗯,泽还没来……李立勋和邱程都去哪了,连个人影都找不着……陈庆珍那臭丫头又在超市犹豫着要芥菜炒牛肉还是牛肉炒芥菜吧……”
    我一边看书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是……嗯……” 
第九十六章
    “唉,T-T,无聊透了!无聊透了!无聊透了!”这家伙毫无目的地重复着,“连森哲野也突然间不玩决斗了,呜。”
    这一次我懒得理会他。
    吴晓彬的眼睛咕噜咕噜地打量着我,T-T,他的眼神越来越诡异了——
    三十六计,躲为上策。
    我借口做题必须专注(暗示吴晓彬他太吵了),回自己房间了。
    吴晓彬却跟进来,贼兮兮地望着我,“^_^,你可是泽名义上第一个女朋友呢。”
    什么名义上第一个女朋友,呜——
    吴晓彬废话一箩筐:“泽爱你吗?^_^,什么是爱?就是那一种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的感觉,嗯,死去活来的懂不懂?”
    ?-?,这家伙在玩什么诡计,我警惕起来了,谨慎地回答:“不懂,不过不想懂。”
    “哈哈,你一定没尝过哪种滋味对不对?不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吧?”
    “才不是呢。&;gt;0&;lt;”
    吴晓彬兴奋起来,“邱泽是不是高贵、神秘,如月亮一般迷人如星星般璀璨如太阳般魅力无限——”
    “……是……”
    “卓思是不是平凡、渺小、如荒野的小草般不起眼如珠宝里沙砾般朴素如大海中的一滴水般普通——”
    呜呜,吴晓彬,我要告你毁谤。
    吴晓彬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作出冥思苦想的样子,“那么泽喜欢卓思吗?”
    呜,我才不中这讨厌鬼的圈套呢。
    “泽说了,他喜欢我的坦诚,善良,聪明,可爱(所以溢美之词都找出来了)……”说着说着,我得像地斜眺吴晓彬,哼!想打击我的骄傲,没门!
    吴晓彬却微笑着,凑过来,一字一句地说:,“泽曾经很喜欢杨欢欢,你应该知道的。^_^”
    可恶的家伙。
    我毫不气馁,“你也说了,只是‘曾经’的事情。”
    该死的吴晓彬笑嘻嘻的,“不要装出一副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_^,这是心虚的表现!”
    “我没有,&;gt;0&;lt;。”我小声地辩解。
    “不要担心,让我来想想办法!”吴晓彬唯恐天下不乱,摇头晃脑地自以为聪明,“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探知泽的心,呵呵,这倒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
    “不要插手我和邱泽之间!”我的反对实在太无力了。
    吴晓彬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就这样,以李立勋为总指挥,邱程为名誉顾问,吴晓彬为军师,杨欢欢为第一女主角,刘男,陈庆珍为啦啦队员,我为唯一的观众的一幕闹剧上演了。
    只有我是坚决投反对票,因为我知道这样做无疑是欺骗,后果将是非常非常的严重!
    可是邱程认真地说:“曾经那么喜欢欢欢的泽,这一次或许是让他审视自己内心真正的情感的时候,卓思,如果泽不是用全部的心来爱你……” 
第九十七章
    他没有再说下去,可是本来摇移不定的杨欢欢却像想通了什么,投向了吴晓彬的阵营。
    我掏出手机,想通知邱泽。
    李立勋却脸色阴沉地按住了我的手,低沉地,慢慢地说:“这是泽心中的一个阴影,难道你不想知道吗?像邱程说的那样,泽也许逃避现实不敢去揭开这一阴霾,可是,不能永远这样生活下去啊,他必须要有一个了结。而我们,只是要逼使他面对自己的内心——”
    难得李立勋这么有逻辑有条理地讲出这一席话。
    鼓掌,鼓掌!
    于是,我的手机被谁拿走了。
    于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在李立勋家的豪华空中楼阁上。
    寒冷的风被遮挡在玻璃窗外。
    熊熊的壁炉火温暖地燃烧。
    考虑到观赏的享受性,李立勋在会客厅的墙壁凿开了六个圆孔,分别以花藤缠绕作掩饰,并无限地供应果汁饮料啤酒以及扑克牌的玩法之类的游戏。
    杨欢欢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无规律地、频繁地转动着手上的咖啡杯。
    李立勋在隔壁弄出一大堆花样,嘻嘻哈哈地装出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T-T,其实心情起落最大的人应该就是他。
    他或许还一直把邱泽当成是情敌吧。这家伙也太没有安全感了——T-T,不过话说回来,我不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来啦。^_^”吴晓彬小声地嚷嚷。
    大家一下子都安静下来。
    缠着一条粉白色的围巾的邱泽慢慢地走进了会客室,他的眼睛在笑,所到之处,似乎有春天的花蕾一瞬间开放。
    “欢欢,”邱泽在炉火旁坐下来,“立勋在哪里,他刚刚打电话给我了。”
    杨欢欢镇静地说:“他有事出去了,哥哥你要等一下。^_^”
    邱泽轻轻点头,如瓷般的脸庞上映出,炉火的光亮。
    “邱泽学长美得太不像话了。^_^”陈庆珍陶醉地说。
    吴晓彬吃醋了,一个爆粟打了过来。
    T—T,我贪婪地凝望着邱泽——是啊,这是怎么看也看不够的美丽!可是我爱的不仅仅是邱泽的容貌(卓思痛哭,是哪个人让我说这么矫情的话?)。
    会客厅那么安静。
    可爱的杨欢欢清清嗓子,“哥哥,^_^,我想打电话,可手机没电了。”
    呜,这个信息是我提供的。
    邱泽手机里有许多关于杨欢欢的录像……一开始我就知道,可是总抵触着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唉,像鸵鸟一样的我,以为把头扎进雪里就连猎人追捕也看不到了。
    邱泽略微犹豫一下,把手机拿给欢欢。
    欢欢按照吴晓彬的指示,装作不在意地翻到工具栏的录像功能。
    T—T,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起来。昨天的谈话犹在耳边——
    “如果泽已经把关于欢欢的录像都删除了,这一场戏就不要演下去了,好吗?”不知道谁这么提议。 
第九十八章
    “可是,如果泽一直保存着关于欢欢的录像呢?”吴晓彬这个坏家伙可恶地说。
    现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萌生,开始抽芽,逐渐长大。
    杨欢欢的神情有些古怪,她抬头,深呼吸,“哥哥,这手机里怎么有那么多我的录像,^_^,一段一段的全都是……”
    听了这句话,我的心里似乎有什么还在崩塌,呜,昨天祈祷的时候上帝一定睡着了。
    邱泽侧头(这个高度恰好可以看见他那一双很深很黑的丹眼凤深得像一泓望不见底的潭,黑得如同几亿万年前与阳光隔绝的地狱十八层),如春风一般的微笑似乎在他的脸上凝结了(从来没有见过邱泽出现这样的表情),他望着杨欢欢。
    “复杂啊。”邱程眉头深锁,喃喃地说。
    吴晓彬用一种可怜的神态看我,语气是从没有过的温和:“嗯,^_^,卓思,看开一些,节哀顺变,——”
    呜,这家伙怎么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呢?快哭出来的我强颜欢笑,“吴晓彬学长,你的书一定读得不太好,‘节哀顺变’应该用在……(省略冗长的语文老师教导)”
    破天荒地,吴晓彬第一次被我批评得“心服口服”——可是,T-T,他为什么要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gt;0&;lt;,真令人受不了。
    呵呵,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才会继续一动不动地待在这里,像一只土拨鼠一般拼命地把头钻进前面这个偷窥孔里——
    温暖的会客厅。
    杨欢欢的声音像是在暴风骤雨中传来:“哥哥,^_^,你是不是仍然喜欢我呢?”
    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恰在此时,突然之间,水晶灯灭了——
    “该死的,”李立勋诅咒着,摸出手机,压低声音咆哮,“什么,别墅东区的变压器烧坏了,这我才不管!哼!十分钟之后……”
    仍在燃烧的炉火,像在暗夜里开放的两生花。
    邱泽说话了,声音淡淡的,讲得很慢很慢,他温柔地叹息:“欢欢,^_^,为什么要逼我呢?”
    呜,只觉得有无数只飞机从我的耳畔飞过,震得耳膜轰轰的。
    杨欢欢坚持着,机械地重复:“^_^,哥哥是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