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第22章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第22章

小说: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魅送庵吧米源橙氲摹!
    &;gt;O&;lt;,那个自吹自擂的森哲野也回来了。
    我瞪了他一眼,却见森哲野肩上扛着一个箱子,便问:“是什么?别把危险的东西带进我家哦。”
    森哲野眨眨眼,微笑着,“让你猜对了,这箱子里的东西非常的危险。”
    “是什么?”我退后几步。
    “炸药。”森哲野面无表情地说。
    T-T,天啊!这家伙在玩什么花样!难道真的是炸药?这家伙可是好战分子,T-T,说不定……
    在我发愣的时候,森哲野已经进入屋里,只听见一片哗啦啦的声音。
    呜……引狼入室!我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连忙跑进去,看见箱子已经打开,原来是啤酒。我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
    “森哲野,你想干什么?”
    “啊?”森哲野脸部的肌肉恐怖地跳了几下,冷冷地说,“笨蛋,当然是喝酒啦!”
    “在我家?”我不可置信地问。 
第一百零四章
    “怎么尽问白痴问题?”森哲野变戏法地从箱子里又拿出了几碟下酒小菜。
    呜……这个头脑搭错筋的混世魔王……
    我作最后的努力,“森哲野,你不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吗?只有在金碧辉煌的奢华炫目的夜店酒吧喝酒才称得上你身份……”
    森哲野淡淡地一笑,“说下去。”
    “你瞧这里,家徒四壁,白炽灯毫无情调,窗户吹来的是飕飕的冷风,在这种地方喝酒未免太委屈了。”
    森哲野若有所思(哇……看来我的好口才打动了他),他想了一想,清晰地说:“说得对。不过吃惯了燕翅鲍的人偶尔也会想换换口味,尝一尝清淡小菜。”
    呜,然后他开始随意地将木桌上的餐布拉开铺在地上,关掉白炽灯(呜……瞬间黑暗的房间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他又从箱子里拿出了蜡烛(这是百宝箱吗),点燃了插在餐布上。
    橘红色的烛光在摇曳。
    小屋里蒙上了一层朦胧美。
    可是,我却连打晕森哲野的心都有了。T-T,但是,我拿这瘟神有办法吗?就在我哭丧着脸的时候,森哲野已经在喝酒了。
    呜……不,他是在灌酒。
    森哲野用牙齿咬开瓶盖(动作帅气而血腥),瓶口一仰,就只听见咕噜咕噜的倒酒声……不一会儿,长颈啤酒瓶就见底啦。
    “你,很能喝酒?”我小心翼翼地说。
    “你呢?”森哲野大笑,露出了野兽般森森的白牙。
    “我不行。”我本不想回答,但怕某人发酒疯,于是做很乖的小绵羊,老老实实地说,“一沾酒我就醉。”
    “呵呵……”森哲野又笑了,他慢慢地说,“我一沾酒也会醉,而且醉了就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呜……瘟神指的就是他这种人!我真想不顾一切地轰他出去。可是——
    森哲野突然叹气,幽幽地说:“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做森家特别训练了。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见不到你——你们了。”
    O_O,森哲野也会这样的忧郁,就像是要掉眼泪了一样?他看起来那么的哀伤,仿佛心中正在流淌着什么痛苦的事情。
    该死的!不要受到这个魔鬼的蛊惑!我一边告诉自己,一边却往餐布上坐,傻傻地拿起森哲野喝了一半的啤酒,送到嘴边。
    “你有向春亭晚告别吗?”
    森哲野看我一眼,沉重地摇头,“我在她家的雕花大门前站着,也像现在这样打扮,可是她坐在车里,只看我一眼,却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谁叫你打扮成这样?”我不屑地撇嘴,“好好的一个人弄成特务一般。”
    “可你不是认出我来吗?”森哲野别有深意地说。
    我立刻噤声,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那天你在经典咖啡G小调四重奏时,春亭晚来过吗?” 
第一百零五章
    “或许来过吧。”森哲野又开始灌酒了,他含糊不清地说,“可是谁又知道呢?”
    嗯……那春亭晚看到我留下的纸条了吗?
    我还想再问。
    森哲野把酒递过来,豪气大喊:“干一瓶。”
    嗯——森哲野在G小调四重奏的那一天晚上,一定有哪一个环节出了错?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我拿了啤酒瓶,就着长颈瓶口喝了起来。
    一瓶又一瓶。
    森哲野眼睛亮得吓人,舌头开始打结,“呵呵……千杯不醉,一醉方休。不到黄河不死心。”
    “嘻嘻,你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我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嗯,头……痛。去睡了。”
    卧室在哪里?
    我的额头似乎撞到墙壁了,却一点也不痛。
    恍惚间,有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也笑嘻嘻地骂:“笨蛋!连床都找不到!呵呵,跟我来。”
    我跟着那人影模模糊糊地晃到卧室,倒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喝醉了的我不会发酒疯,但会一直睡。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突然觉得很冷,似乎一瞬间到了北极。
    狂风卷起了雪块。
    呜——我艰难地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像八爪鱼,紧紧地趴在一个男生的身上。
    我俯身朝下。他仰面朝上。
    看起来,像是恋人间亲密的相拥。
    T-T,这种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怎么办?我的眼睛很涩,我的头很痛,身上的寒意越来越浓了。
    这可媲美暴风雨的寒意是从门扉传来的。
    邱泽哀伤地站在门边,丹凤眼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情,让我的心也害怕得颤抖了起来。
    “泽,听我的解释。”我咬着嘴唇,望着他。
    邱泽点了点头,神色里仍然有笑意,但那种笑却那么的苦涩。
    对不起——我在心里痛苦地呐喊。
    “森哲野喝了酒,我也喝了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我竭力让自己的每一个字都说得清晰。
    “你先起来吧。”一个冷冷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希望来的是邱程,他比较理智。可惜,呜……来的是暴龙李立勋!
    “喝了酒,然后脱了衣服,睡在床上。这就是解释?”李立勋嘲讽地开口。
    这时候,我又发现了一件糟糕得不得了的事情。T-T,森哲野这畜生竟脱去了外衣裤,只剩下一条四角形裤衩。
    天啊——这样的乌龙事件竟让我,运气无敌的超级美少女卓思碰上了。
    难怪森哲野说喝醉了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幸好——我紫色外套还穿着,我的蓝色牛仔裤也还在身上。
    怎么办呢?李立勋看起来就像是要喷火的龙一样。
    我正想着办法的时候。
    李立勋出手了。他凶狠地拉起了趴在床上的森哲野,大吼着:“朋友妻不可欺。出来混的男人哪一个不知道!你这个畜生,连这个规则都不懂怎么出来玩啊!” 
第一百零六章
    他每说一句就打一豢。
    森哲野的眼睛肿了,小腹乌青了,他被打醒了,双手一格,想推开李立勋。
    T-T,我束手无策地站在哪里,急得快要哭出来,T-T。
    “臭小子,这一拳是我打你的,这一拳是我替邱泽打你的,这一拳是卓思打你的……”李立勋打架的功夫真不是盖的,他找得到对手的弱点,拳头像雨点般落在了森哲野的身上。
    邱泽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哀求地望着邱泽,他却似乎没有看见。
    呜——我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像天使一样的邱泽看到了我和森哲野睡在一起一定很愤怒很生气,但这明显是一场误会,他为什么可以这么恶毒地看着森哲野因为这么一点过错被揍得这么惨?
    森哲野似乎清醒了许多,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但却睁开着,他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只是看着我,眼睛里藏着什么复杂的东西一样地看着我。
    那种祈求原谅的眼神让我受不了!
    “臭小子,为什么不还手?”李立勋拉住了森哲野的手臂,恶狠狠地说,“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吗?哼,看什么呢?我这一次一定要把你打到太平洋去!”
    呜……都是为了我!都是我害的!
    森哲野仍然站着,无论李立勋的拳头有多恨,他始终咬着牙,一声不吭地挨打。
    为什么要这样?
    我望着邱泽,只求他可以开口说“原谅”。
    但邱泽站在那里,像石像一样地站在那里!
    这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天使邱泽吗?不,T-T,此刻的他或许已经是恶魔了!
    李立勋的拳头又提起来了,他冷笑着,思索着要在哪一个柔软身躯下手。
    或许打架对于男生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但我却受不了!
    “住手。”我冲上去,双手平举,像一个英勇的战士在李立勋拳头前,一字一顿地说,“请你们出去。这是我的家,别在这里使用暴力。”
    李立勋愕然,看了看我,又望了望邱泽。
    邱泽慢慢地开口了:“卓思,就是你的选择?”
    他看着我,眼中的爱意那样深。
    T-T,我几乎要放弃一切,扑入他的怀抱中。这时,忽听见一个重重的跌倒声,那是森哲野已经支撑不住了。酒意和痛,就是铁打的人也无法支撑!
    我看着邱泽,不发一言,只是转身俯低身子,咬紧牙关,要把森哲野搀扶起来。
    他那么重。
    突然,森哲野似乎变轻了,他修长的手臂挽住了床沿,借着我的力量爬了出来。虽然样子很狼狈,一张脸肿得几乎看不见眼睛,但他仍然对我笑了一下。
    噙着眼泪,我也笑了一下。
    “看来我们在这里只会碍眼。”李立勋冷冷地哼了一声,“泽,我们走了。”
    呜——我不敢回头。
    沉沉的脚步重一下又一下地踏在我的心上,疼到我的眼泪像河流一样疯狂地窜了出来! 
第一百零七章
    T-T,T-T,T-T。
    脚步声消失了。人也走了。
    森哲野歉意地笑,“对不起。我本来不应该找你喝酒的。”
    “没有关系,”我笑了一下,即使这比哭难看一百倍,“你不来找我喝酒说不定我会去找你喝酒。”说完了这一句绕口令,我觉得自己再也无法伪装了,只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森哲野伸长手臂,把我圈入他的怀抱中,轻轻地说:“哭吧。”
    呜——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眼泪竟然有这么多,森哲野的胸膛上积聚了一条条溪流,慢慢地变成了汪洋大海。
    良久。或许已经一两个小时,或许只有几十分钟。
    我抬起头。
    森哲野起来,穿上了衣服,嘴角是淤青的,耳朵却是殷红的。
    他走出房门的时候,还回过头来,迟疑着说:“要不要我去解释一下?”。
    T-T,我缓慢地摇了摇头。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院子里站着八个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他们是来接森哲野去赶午夜的飞机的。
    “我走了,”森哲野挥挥手,突然皱眉,“这个样子大概要三两个星期才能恢复,看来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美眉们共进晚餐了。”
    扑——我不禁笑了出来!这家伙还是老样子。
    “嗯,”森哲野满足地笑了,“很好。临走的时候还是想再看一次你的微笑。”
    我立刻奉上一个更迷人更甜美的微笑。
    森哲野温柔地看着我,挥挥了手,走入了暮色中。
    以前,我总觉得家太窄了。
    现在,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这十几平方米的卧室似乎变得像荒野一样的宽阔。
    我蜷曲起身子。
    时针丁丁冬冬地敲了十下。
    呜……爸爸就快下夜班回家了。我连忙站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客厅的残局。
    爸爸,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他担心。
    这一天晚上,T-T,我的枕头不知道湿了几次。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可是日子总要过,学校总要去……
    第二天起床,窗外雾气浓浓。
    T-T镜子都有了一层朦胧美。我暗自庆幸,因为镜子照不出我又黑又肿的熊猫眼。
    在学校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转眼间,就放学了。
    我慢吞吞地收拾书包,小米在一旁看着。
    “卓思,你今天很不对劲?”
    “你老花眼了,看不清楚吧。”我轻松地笑。
    “你的笑声太爽朗太快乐了,你说话的语气太俏皮太活泼。”小米认真地说,“_,这太不像平常的你了。”
    “嗯嗯。大小姐说得对。”我忙不迭地点头,随时准备逃离。
    小米拉住了我的衣袖,继续说:“邱泽前辈今天也没有来接你放学。”
    “哦,他今天有活动。”我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一些,“我这会儿要赶过去呢。” 
第一百零八章
    “是吗?”小米狐疑地问。
    我万分真挚而肯定地回望她。
    小米松开了我的衣袖。
    我像小鸟一样地飞出了教室,一直飞到学校的操场旁最不起眼的角落。
    然后,翅膀一垂,重重地跌坐在地下,号啕大哭。
    T-T,今天过得太痛苦了。
    “你果然在这里。”
    泪眼模糊的我听到了小米的声音。
    她用一种朋友的谅解目光望着我,慢慢地坐到我身边,问:“发生了什么事?”
    呜——呜——友谊万岁!
    我再也忍不住,在她漂亮的真丝衬衫擦了几次眼泪之后,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天啊!”小米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森哲野就那样一直挨揍,怎么也不还手?怎么可能?森哲野是柔道高手呢!”
    “是这样的。”想起那天晚上李立勋的出手我还觉得可怕。
    “邱泽一直看着?”
    “那一刻他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一直站着,”我的指甲深深地刺入手掌,“他在我的心中就好像天使一样,可是对待森哲野却像恶魔。太让我伤心了。”
    小米义愤填膺,谴责我:“可是,你怎么不为邱泽前辈想一想,看见自己的女朋友和别的男生相拥着在床上,你的心里怎样想?妒嫉之火早就把理智烧光了!就是天使也一样会觉得伤心痛苦,不平衡啊!”
    “可是,我和森哲野只是一个误会,”我小小声地辩解,“泽那么聪明,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小米一怔,在我的手臂狠狠一掐,说:“没良心的卓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