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中文网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第24章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第24章

小说: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有的人开始露出了微笑。
    公共汽车的司机大叔原本被我们那沉重的决战气氛所压抑,现在他调开音响,嘴里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呵呵,同学们似乎都放松了下来,我似乎听到了大家彼此的鼓励——不要怕。加油。你能行。
    微笑着的我们就这样进入了考场。
    十一点钟。
    我从考场出来,骄阳正炙。
    我的心情很好,虽然因为忘记拿准考证而折回去,耽误了接送学生的高考专用公共汽车,但还有其他的公共汽车啊,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的好情绪。
    “啦啦啦啦,云在微笑!啦啦啦啦,裙在飞扬!”我一边唱着歌一边往马路对面的候车站走去。
    这时候,正是人流高峰期。
    我可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好公民,乖乖地站在路旁等绿灯亮了。
    嗯,运气真好,红色闪烁灯倒数二十秒了。
    就在这时,我身旁的一位老奶奶匆匆地走入了汽车群中!
    “喂,老奶奶,回来!回来!”我不禁大喊。
    老奶奶脚步蹒跚,在马路的中央停下,痴呆而茫然地愣在那里。
    危险!呜,我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勇敢地也冲入车水马龙之中。
    T-T,好险,我倒提一口气,一辆雪弗兰从我身边擦过,司机还鄙视地瞧我一眼。
    嗯,右转右拐,终于走到老奶奶身边,我搀扶住她。
    黄色闪烁灯亮了。危险讯号已经解除。
    我擦了一下冷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刺耳地传来。
    我转过身,左侧一辆跌跌撞撞的吉普疾驰而来,是刹车不灵了吗?
    呜,难道我会命丧于此?
    不可以!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拉着老奶奶跑了起来。
    可是,人怎么跑得过车轮。
    T-T,T-T,T-T。
    再见了——爸爸!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见了——这美丽的世界!
    再见了——邱泽!
    刹车闸发出了难听的如割锯般的声音……
    “快跑!”
    一股巨大的力量扑向了我。
    老奶奶滚到了马路边,我被撞得很痛,但却毫发未伤地跌倒在地上。
    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谁那么嘶声力竭地大吼“快跑”!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谁拼尽全力撞开了我。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味道。
    邱泽,为了我,你难道连命都可以不要吗?
    眼前一片血色的腥红,我几乎要晕倒了。
    我缓慢地回头。
    肇事司机从驾驶室中爬出来,面色涨红,双手不规则地颤抖,脸上露出了惊恐到极点的神情,他结结巴巴地说:“刹、刹、刹车……”
    邱泽呢?如果邱泽有事,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任性!
    车轮在哪里?邱泽侧身卧在路上。
    车轮仅离他一厘米!
    难道是关键时刻,该死的吉普车刹车闸突然有效了吗?
    我的心脏激烈地跳了起来,喘气的声音清晰可闻,几乎要尖叫起来了!
    趴在地上的邱泽却一动也不动,他怎么啦,没有流血啊!他怎么不站起来呢?
    天又开始旋转了。
    在马路那边惊愣的邱程李立勋清醒了过来,他们从车身下抱起邱泽。
    T-T,我昏昏沉沉地坐上了邱程的车。
    邱泽看起来很好,唇如玫瑰般的鲜红,眼睫毛密而长,像蝴蝶的翅膀,看不到他的眼睛,可是依然美得令人无法呼吸。
    他宁静得像一位沉睡的天使。
    他的头枕在我的膝上,抚摸着他柔软的黑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均匀。
    我伏下身子,用右耳听他的心跳。天知道,我听到的声音多么的动听,就像邱泽温情演奏的大提琴……
    吉贝医院的豪华病区三楼。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白色消毒棉花……我坐在床沿。
    杨欢欢递来一盅热汤,“卓思,吃一点吧,下午才有精力考试。”
    我接过乌鸡麦冬汤,灌了下去。
    大家担忧地望着我。
    我竟然还懂得微笑,只是声音听起来生硬而呆板:“谢谢”。
    房门开着,隐约可以听见病房之外,是李立勋压低了声音的暴吼:“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照X光拍片,血液检查,阿泽一点事都没有,你竟然咒他!”
    医生慢慢地解释:“虽然泽少爷一点伤都没有,他的脑部也没有碰撞,也查不出淤血的痕迹,可他的大脑的确陷入了睡眠状态。”
    “一派胡言!”吴晓彬急得直挠头。
    医生又说:“或者泽少爷在昏迷前碰见了什么事情,一些恐怖的他不愿看见的或者无力挽回的事情,会令人的大脑受到强烈的刺激,造成大脑细胞组织发生异常变化。”
    刺激?
    听到了这个词,大家都默契十足地望了望罪魁祸首——我。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扯动嘴角苦涩地笑了一下。
    “医生,泽大概什么时候会醒过来?”邱程他终于问到正题。
    医生表情沉重,艰难地说:“或者睡上一会就会醒,或者永远也不会。”
    “这怎么可能?”李立勋不可置信地说,“泽哪里也没伤到,一滴血也没流,怎么可能?”
    医生摇摇头,走了。
    我在床沿坐着,仿佛有千万把利剑扎在胸口,痛得都说不出话来。
    杨欢欢握着我的手,问:“你很冷吗?怎么一直抖个不停。”
    T-T,是的,我很冷,冷到快要窒息,麻木了。
    “你要不要紧?”杨欢欢安慰我,“你要好好地努力,泽他一定会知道的。”
    当当——墙上的时钟敲响了。
    我“腾”地站起来,说:“下午我还要考试呢。”
    大家都望着我,沉默了好一会。
    李立勋面无表情地说,“我载你去。”
    邱泽——我往门口走去,告诉自己——邱泽,我一定会遵守和你的约定,考上修德学院,而你也一定要遵守和我的约定啊——
    邱泽,失约的人可要接受严厉的惩罚!
    我走出病区。
    阳光明媚,景色如画。
    李立勋开车很快,T-T拐弯时车的倾斜幅度很大,T-T,没有系安全带的我有一次差点被甩下座位。
    车停在城西高中前时,李立勋突然开口了:“对不起。如果不是那一天晚上我殴揍森哲野,你就不会和邱泽决裂,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呜——真是善良的孩子!
    “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错。”我生涩地说,“泽不会怪任何一个人的。”
    李立勋眼眶似乎有点红了,他仰起头,竭力让泪水别从眼眶处掉出来。
    看着李立勋驾车绝尘而去,我才慢慢地对着天空又说了一句话:“T-T,这,全部都是我的错!”
    T-T,但是,我不哭!
    事情不到最绝望的时候,我不会让自己掉下一滴眼泪的!
    三天的考试很快就过去。
    转眼间,已经到了公布成绩的日子。
    吉贝医院三楼某一间病房内,有一股夏日早晨的清爽。
    我在读一本书,叫做《牧羊人的旅行》。
    “泽,这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牧羊人抱着赤诚的心,踏上了追求梦想的旅程。可是牧羊人的梦想是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呢。就是漫漫的旅行途中,牧羊人遇到过蓝色的天空碧绿的草场淳朴热情的人们,也遇到了凶狠的狼,丑陋的人性,最终牧羊人在一片空旷的原野上看见了一枝正在盛开的百合花,于是,他突然明白,梦想是不经意间自己撒落的一颗种子所开出来的美丽之花。”
    “泽,我就是那个迷茫的牧羊人,而你就是我的百合花……泽,你听到我在说话吗?你一定听得到的!” 
第一百一十六章
    “泽,我是卓思啊,爱着你的卓思,为寻找爱的救赎而踏上旅行之路的牧羊人啊!泽,你能不能再为我唱一枝歌啊!”
    “泽,今天是放榜的日子。我一定会考上修德学院的!”
    风吹起淡绿色的窗帘。
    门推开了。
    杨欢欢走了进来,心疼地说:“你又一整夜没睡吗?臭丫头,如果泽知道你这样折磨自己,那他会多难过啊!”
    我淡淡一笑,双脚太久没有移动,已经完全麻痹了。
    “成绩公布啦!”吴晓彬几乎是撞门进来,他风风火火地跑到邱泽身边,伏下身子,和邱泽咬耳朵,“卓思考上修德学院的特招生啦!”
    李立勋也来了,他淡淡地对我一笑,“恭喜恭喜。”
    邱程一进来就盯着我,生气地说:“卓思,你肯定又一整夜没睡了,眼圈又肿又黑的,如果邱泽醒过来,还以为我们欺负你呢。”
    努力安慰我的大家——我感激地笑笑,说:“我要去做凤梨甘蔗甜汤,要不要冰冻的呢,天气那么热,泽也要喝一些降火气。”
    杨欢欢拉住了我,眉眼之间皆是怒气,“你这死丫头,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吗?怎么可以这样不分昼夜!”
    “没关系的。”我往外走。
    杨欢欢的眼眶红了,她无奈地看着我。
    突然,吴晓彬霹雳一般地喊:“泽!泽!泽醒了!”
    李立勋第一个冲过去,左左右右地打量了五分钟,之后对吴晓彬横眉怒视。
    邱程也皱着眉只是摇头。
    呜——吴晓彬最擅长恶作剧了。
    T-T,这“狼来了”的故事最好不要用在这里!
    “真的啊!我刚刚看见泽的右眼动了一动,相信我,各位兄弟姐妹!”吴晓彬委屈地说,突然,语音里又充满了惊喜,“泽!泽!泽又动了!”
    李立勋、邱程、杨欢欢、刘男在床边又看了一个五分钟。
    李立勋终于忍不住,不耐烦地说:“吴晓彬,你要是再玩,看我不狠狠揍你一顿!”
    话音刚落,吴晓彬又兴奋地嚷了起来:“醒了,醒了,泽醒了!”
    病房里寂静无声,似乎连时间也凝滞不动。
    邱泽修长的手指动了一动,像准备随时拿起大提琴演奏一般。
    邱泽的眼睛睁开了,那一双丹凤眼仍然是像秋天湖泊一般清澈。
    邱泽笑了,就好像是风舞动了起来,花骨朵绽放了一样……
    奇迹!
    经过了这么些天,像天使一般优雅而圣洁的邱泽终于又回来啦,一种庞大的喜悦在我的血液里膨胀。
    被禁锢了二十多天的眼泪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
    “哥哥,”邱泽看着邱程,似乎刚刚睡醒一般,“阿勋,晓彬,欢欢,刘男……”
    大家笑眯眯地把我推到邱泽面前,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看,谁在这儿!”
    邱泽礼貌地笑了一下,然后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这个女生是谁啊?” 
第一百一十七章
    O_O,李立勋的嘴巴可以塞进十个鸡蛋。
    吴晓彬像被点了穴一样。
    邱程小心翼翼地问:“泽,我是谁?”
    “哥哥。”
    “你的名字呢?”
    “邱泽。”虽然很诧异,邱泽还是回答了。
    “那么,你还记得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邱程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就是单单不记得这个女生了?”
    “我认识这个女生吗?O_O”邱泽狐疑地问,“我不认识这个女生很奇怪吗?”
    轰隆隆——雷声在我耳畔疯狂地击打。
    此刻我最想做的是找一个无人的角落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这难道就是大脑陷入睡眠状态苏醒之后的后遗症吗?
    T-T,T-T,欲哭无泪的我。
    杨欢欢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柔声说:“泽应该只是暂时性遗忘而已。”
    我黯然地点头。
    呜……只要邱泽能醒过来,那就是忘记我也无所谓。
    我这样安慰自己。
    在心中却还是期望着邱泽忽然记得我,可是,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就两个月了,在李立勋他们的刻意安排下,我与邱泽相处的时光多到数不清,可就是奇怪,T-T无论怎样,邱泽待我就是平平常常。
    他似乎真的把我从脑海程序里永久地删掉了,呜……呜……
    这一天晚上,我和爸爸一起对坐了很久。
    “女儿,这就是你的故事。”爸爸的侧脸在灯光下显得年轻多了。
    “嗯,不过这已经是一个结束了的事情。”我沮丧地说。
    “可是,这真的是一个凄美的故事!”多愁善感的爸爸眼眶又红了。幸好,这是一个开明的爸爸,我和他几乎无话不谈。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T-T“凄美”又怎样?覆水难收的道理我是懂的。
    我还在灯光下坐着。
    爸爸去小院为他的花花草草浇水,他走出小院,拖着长长的软塑水管,在屋里的我忽然听见了他的大嗓门惊喜地大喊:“女儿,邱泽在外面!”
    邱泽?我不是在做梦吗?
    兔子也没有我跑得快!气喘吁吁的我站在小院门口。
    邱泽站在桃树下。
    翠绿的小船一般的桃树叶子一簇一簇的,在这些叶子中间居然被那一种小小的管状闪烁灯一圈一圈地围了起来。
    邱泽还像以前那样,温柔地微笑着。
    我欢喜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嗯,是这样的,”邱泽说,“我还是记不得你是谁,所以阿勋要我来这里试运气。”
    T-T,T-T,原来还是没有记起我。
    “阿勋说,我以前常常在桃花盛开的时候在这儿等你,”邱泽温声解释,“如果现在有电源的话,那么桃树上的粉色管状闪烁灯就会亮了。”
    我的心不禁变得好柔软,那一个记忆中的美少年的样子又浮现在脑海中。 
第一百一十八章
    粉红色的桃花落了下来,一片又一片。
    落在了少年比桃花还娇艳的红唇上。
    落在了少年微笑的眼睛上。
    落在了少年的肩上,衣领上,颈上,膝上……
    爸爸已经接过了邱泽手中的电线插头,往屋里走去。
    闪烁灯一下就亮了起来。
    树上有多少片叶子,似乎就有多少盏粉红色的闪烁灯。
    远远望去,似乎是一朵流光溢彩,绚丽无比的晚霞停留在高高的树上,有一种梦幻般的美丽。
    “你想起来了吗?”我问
    邱泽沉浸在美景之中,神色是那么的宁静,他苦苦思索,最后抱歉地说:“好像还是没有。”
    我失望地低下头。
    邱泽突然拖着我的手,指着桃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